夏天裡的一捧冰by池袋最強

芝麻小湯圓與萌萌的金主(* ´ ▽ ` *)


文案:

明星攻x金主受

又名《大浪淘屌》


《春夏秋冬》系列文
春天裡的一束花by池袋最強
冬天裡的一把火!by池袋最強

1、
金主把一張支票推給自己的情人。

彼時他的腿還沒合上,下面敞著口湧著液。

腰都挺不直的金主硬是裝逼地簽了個個性簽名。

情人露著結實的腿,挺翹的腿,晃著那一大根。

他瞥了眼金主的手,把支票抽了過來。

擦了把下身的濁液。

“我只收現金。”

金主好奇的問:
“擦起來比較爽?”
“不,插你比較爽。”
“……”
2、
俗話說的好。

柳暗花明又一屌。

夕陽西下,大屌人在天涯。

作為一個有錢有勢有翹臀的金主,自然有浪盡巨屌的資格。

只可惜第一位情人的第一次就把他肏翻了。

第二天都沒起的來,扶著小腰心有戚戚然。

他覺得他該護腎。

一根就好。

3、
情人長的很高,那活兒很長。

每次入到金主不行不行了,還有一截剩外面。

金主覺得情人應該有被包養的操守。

比如怎麼樣金主舒服怎麼來。

然並卵。

通常情況下,金主都是被牢牢釘在床上。

被迫地張著腿抬著臀,一點點把那東西吞進去。

一入就沒完沒了。

雖然很爽,但金主並不想變成大松貨。

他想著,是時候該換根屌了。

4、
金主讓手下去給他提了幾箱現金。

雖然錢不算多,但是加上兩人住的房子。

這分手費還是大方。

雖然情人非要用現金來擦屌呢。

他拖著虛軟的胯,坐在了沙發上。

下麵還墊了層墊子。

自從包養了情人以來,他幾乎每天都像是被小妖精吸光精氣的男人。

腳步虛浮,春情蕩漾。

啊呸!是面泛青色。

他再一次想,是時候換根屌了。

小又細的那種。

5、
箱子泛著冰冷的銀光。

一箱箱地堆在了客廳地毯的正中央。

情人從外面慢跑歸來,脖子上還掛著耳機。

帶著一身蓬勃的年輕氣息,湊到了金主的臉頰旁邊。

吧唧一聲,狠親了一口。

罷了直接無視那些箱子,一邊走向廚房一邊說。

“你要吃些什麼?”

金主下意識的回答:“煎蛋配火腿腸,要兩顆蛋。”

“昨晚沒吃夠?”
“……”

6、
就是這樣!有事沒事調侃他!

少開黃腔要死?

把一開始那小鹿斑比的眼睛,長長的眼睫毛。

一臉懵懂純真的情人還給他啊混蛋!

金主轉了個姿勢。

“我不要火腿,我要和你解約。”

話音剛落。

廚房就傳來巨大的碎盤聲。

金主嚇的跳了起來,還一不小心扯了菊花。

整個人都不好了。

7、
金主忍疼顛顛地來到廚房,就看見情人愣愣地維持一個動作。

忽然臉轉向金主這邊,眼神濕潤無辜道:“解約?你不要我了?”

一瞬間。

金主的心就軟了。

想當初他就是被情人這樣的小眼神給勾引到的。

時至今日,依舊無可抗力。

可金主猶豫許久,下定的決心哪能輕易變。

他點了點頭。

情人默默地收拾碎片。

不小心割了手,血滴答滴答的流。

8、
這瓊瑤的畫面配上情人的臉。

任誰看都心疼。

更何況很吃這套的金主。

金主瞬間憐香惜玉,上前摸著情人的手。

再對上情人頓時變得邪肆的眼神。

後悔已然來不及。

金主被情人的大屌分別釘在了冰箱上、牆壁上,廚房地面上。

紅紅的菊花照太陽。

9、
日子沒法過了。

金主痛不欲生。

他致電損友設計師,得來對方毫不留情的嘲笑。

致電模特,模特寬慰了他幾句讓他和情人好好過。

好好過個屁。

他都快被肏死了。

昨天在廚房被這樣那樣。

情人把虛軟的金主抱到了房間,摸著金主被啪啪啪拍腫的的屁股。

以一個難過的語調問金主為什麼要解約呢。

金主怒道:“因為我不想變成大松貨!”
“我幫你報瑜伽班吧。”
“嘎?”

10、
明明他才是金主!

金主呼次呼次地喘著粗氣,女瑜伽師在幫他矯正形體。

金主身子骨軟,可肌耐力不夠。

他一邊哀嚎連連,一邊看著電視機上情人言笑晏晏。

與女主角談情說愛。

簡直不知廉恥!

金主憤怒道,準備待會就大電話給情人公司的高層。

以後不許接這種有親密接觸的戲。

11、
情人工作回來。

金主如死狗般趴在沙發上。

四肢癱軟,旁邊還夾著筆記型電腦。

顯然剛開完視訊會議。

金主就不行了,躺在沙發上起不來。

情人憐惜地吻了吻金主。

把熊貓仔圍裙穿上,就去給金主做飯。

12、
金主吃完飯,依舊哀哀地喊疼。

情人拿精油給金主推背。

撩撥的金主不行了,才濕潤著雙眼,一邊勾著金主一邊說;

“我問了醫生了,一周兩次最佳。”
“……”

情人悠悠地從金主身上下來,拉過被子蓋住了金主的一柱擎天。
“晚安~”
“……”

這日子過不下去了!日!

13、
瑜伽照練。

日子照過。

公司照開。

可是每天一肏沒有了。

金主憋的面色發青,就差沒自己坐上去自己動了。

然而每當這個時候,情人都四兩撥千斤。

把金主放倒在一邊。

溫溫柔柔的說:“醫生說……”
“一周兩次才健康!老子知道!”
“所以說……”
“老子包養你就是為了找肏的!你不滿足我的話!包養你幹什麼!管吃管喝的還不如請個保姆!”
“……”

14、
欲求不滿的金主吃了炸藥,啪啪啪的把自己的火氣發了出去。

好半天他才發現情人半天都沒出聲了。

膽戰心驚地抬眼一看。

就見情人竟然眼裡有光。

在哭?!!

金主頓時萎了。

他期期艾艾地湊了上去,想拉情人的衣角。

情人轉了個身。

好像擦了擦眼淚。

媽了個雞……把老婆罵哭了怎麼辦,急線上等。

15、
金主上前摟腰。

情人掙扎。

壁咚。

情人掙扎。

強吻。

情人掙扎。

獻菊花。

金主被抱起。

扔到了床上。

被大屌釘了一遍又一遍。

各種姿勢各種角度各種場地。

16、
完事後,情人撫摸金主的小腰歎息。

“果然送你去練瑜伽是對的,緊了不少。”
“……你不是說……一周兩次嗎?”
“這次不是你自己想要嗎?可不能怪我要個不停了。”
“……”
“還敢解約嗎,嗯?”

金主顫抖了一下,他竟然從那聲嗯中聽出了濃濃的惡意。

金主連忙搖頭,表示再也不敢了。

心裡想著,先服軟,他胡三漢會再回來的!

事後他致電模特,模特那邊哈哈哈大笑。

“你家那位,切開來全是黑的,哈哈哈哈。”
“說的好像你的柯基就很光榮一樣!”
“好過你家湯圓啊!”
“啊呸!不要臉!湯圓是你叫的嘛!”
“當初是誰不要臉的說是你家小湯圓的,傻了吧,懵逼了吧!萬萬沒想到是芝麻陷的吧哈哈哈哈哈哈!”
“……”

金主氣憤地把笑喪狂的模特電話給掛了。

17、
黑芝麻餡的情人和自家師兄出來吃飯。

師兄前段時間退圈息影。

情人約了幾次,好不容易,才約到曾經的小天王。

小明星懶懶散散,帶著漁夫帽,穿著涼鞋就過來了。

情人在一家熟人開的店裡,喝著小酒。

見小明星,便推了杯給他。

熟練遞煙。

小明星搖頭。

“我家那位不喜歡我抽煙。”

被措不及防秀了一臉的情人:“……”

18、
小明星為了自己喜歡的人,高調出櫃退圈。

情人擔心萬一兩人不在一起,小明星沒有了退路。

哪知這擔憂一出來,小明星就怒了。

“他能不要我?他敢不要我?!”

罷了咬牙切齒。

仿佛情敵已在身前。

情人默。

他明明只是擔心師兄不愛。

誰知師兄只擔心情敵。

19、
喝酒聊天。

情人索然無味。

小明星無時無刻都在秀恩愛。

他已麻木。

想到自己金主。

更是歎氣。

無奈地諮詢師兄。

得來確實哈哈大笑。

師兄一邊笑一邊抹淚:“我家小糖果只會軟綿綿的任我來,讓我怎麼都愛不夠。你家那位,騎不行,又嫌大,來來去去,還不就是嫌你活不好唄!”

被質疑活好的情人:“……”

20、
金主在公司管賬,收到一條微信。

上面是連結位址。

點開一開,琳琅滿目的床上用品。

無不是助興所用。

緊接著情人的消息過來。

“喜歡哪個?自己挑。”

金主紅了臉。

立刻黑了螢幕,半天憋了句。

“流氓!”

21.
金主唉唉歎息,覺得情人畫風早已不對,他該習慣。

忽然想到半年前。

他被邀請首映。

那是情人的戲。

當時還不認識情人。

就被戲中那穿白襯衫,純情地暗戀女主的小殺手給迷暈了。

用金主的話來講。

他開槍的時候,愛情的子彈直擊我心。

酸的不行,就是看上了顏值。

誰知道後來還真是被情人的槍射了一遍又一遍。

在床上。

是流氓子彈。

22、
金主看上情人之後。

立刻採取行動。

金主是個說幹就幹的BOY。

鮮花跑車配美人。

金主裝逼地捧花候在情人公司門口。

半天沒等來人,電話一問才知道情人早就從後門走了。

明星走正門,這不可能。

尤其還是有名的明星。

金主明白犯傻了。

再接再厲,送花送戲送鑰匙。

好一出霸道總裁愛上我。

23、
情人表示拒接。

金主氣憤問曰:“為什麼?”

情人摸了摸下巴,有些苦惱。

彼時金主已經打入敵方內部。

通過種種糾纏,get到了機會。

兩人在隱蔽地咖啡廳裡面對面的喝咖啡。

金主一臉邪魅狂狷。

“你知不知道你接下來的戲就掐在我手上。”

情人饒有興致地托著下巴:“所以呢。”

“所以你就收了我吧。”

金主表情一秒入戲,可憐兮兮,雙眼濕潤如小型犬。

24、
金主明戀的那段時間很魔怔。

越得不到越想要。

加之情人新戲上映。

和女主角進進出出,前前後後。

綜藝報紙微博,滿天滿地的緋聞。

金主急的嘴巴長泡。

看著那些報紙緋聞,差點沒把眼睛瞪脫眶。

再看著被退回來的一眾禮物。

金主傷感的轉頭和管家說:“有錢有什麼用,買不到感情。”

說罷歎息上樓。

悲傷春秋。

25、
管家忠心耿耿,特地邀請了模特來給金主解心結。

模特邁著一雙大長腿,一臉睿智地上了樓。

也不知道嘮嗑了什麼。

等金主下來。

重煥光彩。

模特一臉睿智地走了。

獨留管家感歎的背影。

金主雙眼發亮對管家說:“快,快幫我報一個演技速成班。”

管家:“……”

26、
也不知從哪打聽到的,說情人愛反差萌。

上了一段時間表演班

制定了七十二條追妻企劃。

便促成了如今咖啡廳裡霸道總裁和憐愛忠犬自由切換的一幕。

情人噴笑。

若有所思地打量了金主好一會。

伸手點了點金主的臉頰。

笑容如沐春風,雙眸神色憐愛:“乖。”

金主:“……”

咦,劇本好像有些不對?

說好的霸道忠犬攻X清冷美人受呢?

27、
那場談話到後來,金主成功的要到了情人的電話號碼。

咖啡廳一別後,情人沒說接受,也沒說不接受。

當然,金主已經完全無視了情人一開始的拒絕接受。

畢竟他是霸道總裁。

畢竟他是金主。

霸道總裁的金主寫兩份文件就看一眼手機。

眼巴巴的,小可憐的神情像水一樣在眼底轉悠著,都快溢出來了。

終於鈴聲響起。

情人在電話裡,聲音含笑,讓他往樓下看。

金主扔下鋼筆,探頭一看。

情人身穿簡單襯衫短褲,帶著個墨鏡在樓下朝他招手。

笑的要多招人,有多招人。

28、
情人頂著一個誰都能把他認出來的造型,硬是拉了金主去了遊樂場。

真是驚心動魄的一天。

金主第二天在床上氣若遊絲的回想。

只能找出這麼一個形容詞。

手機在地毯上嗡嗡地響起。

金主艱難伸手去夠。

電話接通,情人在那頭問:
“來我劇組看戲嗎?”
“……”能改天嘛,他好累……
“不想來?”
“……不,想去。”

29、
金主拿著杯咖啡,坐在劇場的椅子上。

抬著小下巴看著情人綁著威亞在天上飛來飛去。

明明兩個人受的是同樣的摧殘。

為什麼情人還是精力十足。

這人是鐵臂阿童木嗎?

金主腦袋裡莫名其妙地浮現了這個形象。

情人拍完了一場。

拿著毛巾擦了擦汗。

坐在金主一旁讓化妝師補妝。

金主轉身眼也不眨地打量著情人。

發現對方除了臉上因為上鏡而白的滲人之外。

從脖子到手指。

都是白裡透粉。

金主咽了咽口水。

突然有點想吃湯圓。

30、
後來就算沒有情人邀請。

金主也有事沒事就來劇組看情人。

金主給情人起了個外號叫小湯圓。

那時他倆還沒成功地建立包養關係。

金主越想越喜歡卻也只敢偷偷的叫。

結果面對情人的時候,傻不溜秋的就順口說了出來。

情人愣了愣。

當時他正脫了一半的衣服。

在上妝。

別想歪。

血淋淋的特效妝從肩左到腰右,看的金主都疼生生的。

情人轉頭一看金主的臉色,以為他暈血,就讓他出去休息溜達。

金主挺了挺腰身:“我不怕的,小湯圓。”

情人:“……”
化妝師:“……”

31、
金主哈哈哈地笑了一會,假裝有事就溜達出了化粧室。

剛一出門就把腦袋磕在牆上。

尷尬的無法自拔。

他的沉穩霸道形象。

現在在小湯圓的心目中就只剩下猥瑣大叔了吧。

金主不免有些哭唧唧。

也沒真的哭出來。

就是有些頹。

32、
頹廢的金主繼續在片場四處晃悠。

這一晃悠竟然讓他聽到了有人說情人的壞話。

金主一頓,停下腳步。

把那些碎語聽了個全。

大抵是說他就是情人的金主。

靠男人上位。

噁心的同性戀。

金主臉色青了。

雖然他們說的,就是他想對情人做的。

可心裡的不舒服,揮之不去。

33、

金主沒有像電視劇一樣,闖進去讓人難堪。

這件事鬧大了,總歸受害的還是情人。

他冷漠地看了那兩個人一眼,記住了樣子。

回身就打聽到人家的身份。

以投資商的名義。

讓人把那兩個人送出劇組。

情商低的人,通常也混的不好。

管不住自己的嘴,終究會得到教訓。

34、
金主凝神看著情人在片場上揮汗雨下。

希望治癒自己的心煩意亂,沒治癒成功。

反而致鬱了。

情人在拍吻戲,和女主在天空中。

花瓣撒的到處都是。

才子佳人從半空中旋轉而下,一束光打在二人身上。

金主眯著眼看了半天。

他的小湯圓,就該怎麼活著。

活在漂亮的成就,身份背景裡。

金主沉默地抽了根煙。

轉身離去。

35、
金主放棄包養小湯圓的計畫了。

在片場很酷很帥的離開。

一回去就停不下哭唧唧。

他抱著個酒瓶稀裡嘩啦一頓狂灌。

一邊看月亮一邊傷感。

這個月亮怎麼越看越像他家湯圓。

想著想著鼻涕眼淚有下來了。

金主知道自己這樣太沒男子氣概了。

但是他真的忍不住。

他很喜歡小湯圓,太喜歡了。

小湯圓就像一道白月光。

當然,金主不知道,月光也有可能是黃色的。

SO SAD。

36、
在家裡沒頹多久,就被模特強行拉去打三缺一。

模特和設計師各霸一方桌角。

三缺一嘛,今天多了一個人。

是一笑的可萌可萌的小鮮肉。

是煤老闆。

金主好奇地打量了會。

眼神甩倒設計師身上讓人介紹。

設計師搓了圈麻將,隨口道:“是我朋友的朋友。”

金主哦了一聲,繼續頹廢。

設計師笑著朝金主眨了眨右眼:“你猜他男朋友是誰?”

金主有些好奇的望過去。

剛好看見煤老闆害羞地垂下臉,露出雪白的頸子。

設計師笑嘻嘻的說:“你湯圓的師兄哦。”

37、
金主當下眉頭就皺起了。

這兩人明明知道他不想再繼續追小湯圓了。

為什麼還這麼做?

打了差不多一個小時,被設計師百般調侃。

金主搓不下去了,起身出去抽根煙。

模特跟著出來了。

模特身量高。

站在金主面前簡直是總攻。

模特咬著根煙,湊到金主唇邊。

兩人煙頭交接。

互相點煙。

金主漫不經心,沒留意到模特眼底的狡黠。

38、
等模特退開身子。

情人竟然出現在他眼前。

金主詫異地睜大眼睛。

差點以為是自己太過想念產生幻覺。

情人臉色不是很好的看著他倆。

模特把楞巴巴的金主摟在自個懷裡。

笑著朝情人和小明星打了個招呼。

原來是小明星來接自己的煤老闆。

順手就把和自己一塊喝酒的情人帶過來了。

就那麼剛剛好。

便撞到了金主和模特,極其像接吻的一幕。

39、
情人上下打量了模特好一會。

金主眼巴巴地瞅著情人一會。

模特似笑非笑。

轉身進了包間。

小明星和情人耳語兩句,便進去帶自家小糖果回家。

情人沒等小明星出來。

就轉身想走。

金主心下騷動著,實在忍不住。

就跟著情人跑了。

40、
這些天情人發短信給他,他為了不讓自己回。

都把手機交給管家的兒子,他的助理保管。

助理鐵面無私,因為金主交代過無論如何也不能給。

所以不管金主如何哭唧唧。

助理都把手機藏的牢牢的。

更有甚至。

直接把短信刪除了。

金主差點沒上嘴把人咬死。

助理也只是淡定的說了句。

“小湯圓。”

金主頓時就蔫了。

41、
小湯圓在前面不緊不慢的走著。

金主在後面戰戰巍巍的跟著。

情人在前方停了下來。

轉身看著金主,忽然冷嗤一聲。

一個還燃著的香煙從他指尖狠擲在地上。

火氣十足。

金主在後面都感受的到那強烈的目光。

忍不住抖上兩抖。

情人畫風……好像有些不對啊。

42、
情人幾步靠近金主。

天色已經是晚上。

他倆在會所的後花園。

花園裡的小燈不是很明亮。

但是金主還是能看到情人眼睛裡的冷光。

情人聲音冷漠道:“你在玩我?”
“……?”
“所以泡上手就不想要了?”
“……??”
“一切不過就是個遊戲?”
“……???”

冤枉啊,他壓根就不知道情人在說什麼。

43、
金主出於掉線狀態。

一臉懵逼。

情人看著反而是誤會了。

以為對方沉默以示抗議。

情人黑化了。

情人力大無窮。

直接把金主拖到後花園裡的小石山的地方。

就要把金主褲子扒了。

金主驚慌失措,捂著風吹蛋蛋凉的雞雞。

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用萬金油總是沒錯的。

金主漲紅了臉開口:“你聽我解釋。”

情人直接把手指頂進了他的嘴裡。

用行動證明了,他不聽不聽。

44、
金主都快哭了。

雖然他英俊瀟灑,多金多才,細腰翹臀。

雖然他曾經想過找個心愛的肏人或被肏。

但是不清不楚的。

做了很令人傷心啊。

他還沒給包養費呢。

他還沒準備燭光紅酒紅玫瑰呢。

後方一陣疼痛,情人頂了進來。

金主眼淚當時就下來了。

稀裡嘩啦。

哭的鼻子都紅了。

45、
情人頂了沒幾下,就發現人哭的身子都在顫抖。

深深地吸了口氣。

他抽了出來。

幫金主穿好褲子。

罷了還不嫌棄金主的鼻涕眼淚,在金主的嘴上親了親。

“算了算了,你不喜歡,勉強沒有意思。怪我自作多情。”

那袖子給金主擦了擦眼淚。

便給小明星打了個電話。

讓人過來接金主。

金主屁股很疼,人也很懵。

還沒想明白不喜歡和自作多情是什麼意思。

情人就走了。

模特過來接金主,看見他眼睛紅紅的坐在石板凳上。

有些驚訝的說:“你還是被甩了?”

還是被甩是什麼意思!他明明是放手好嗎!放手!

46、
金主帶著受傷的菊花和碎了一地的玻璃心。

他總覺得自己錯過了什麼。

半夜到助理的房間裡把人搖醒。

襯著床頭黃光,金主一臉陰沉的逼問。

“我家湯圓在這個星期給我發了多少條短信?”

助理抱著被子坐了起來。

面無表情道:“132條。”

金主倒吸了口涼氣。

他顫抖著嗓音問:“內容呢?”
“刪了。”
“……”
金主差點讓助理死在自己手裡。

47、
金主抱著手機,就像是抱著熾熱的大板磚。

拿不得,扔不得。

撓心撓肺。

想到今晚後花園裡的種種一切。

金主臊的耳根發紅。

他家湯圓,會不會……也喜歡他?

哎呀……好羞。

金主少男心了半天。

才狠狠地捏了自己一把。

找到情人的號碼,猶猶豫豫嗎,刪刪減減。

好半天,才以一個很酷的語氣,把短信發了過去。

“喂,你要和我在一起嗎?”

48、
那邊好久好久都沒回。

金主眼巴巴的抱著手機許久。

眼裡的紅血絲都熬出來了,也沒等來情人的回音。

他咬著唇。

重新編輯了條短信發了出去。

“可以包養你嘛?”

那頭很快就發了一排“……”

金主有些緊張的咽了咽口水。

打算再發一條短信的時候。

那邊回了一句。

“好。”

這是接受了他的包養?

金主有些懵地坐在床邊,心裡奇怪的,沒多少高興。

49、
兩人竟然真的就在一起了。

情人答應之後。

收拾著行李,就住進了金主家。

嚴謹地奉行了被包養的原則。

上得廳堂,下得廚房,暖的大床。

兼之一根大屌。

金主初夜差點就被肏尿。

第二天都沒爬的起來。

總感覺情人是帶著些許怒氣地在弄他。

讓金主並沒有感覺多好。

他寬慰自己。

包養的到小湯圓,不錯了,作為金主,他也很成功。

努力地笑了笑,苦中作樂。

50、
情人和金主住的越久,感覺越怪異。

包養的感覺太過強烈。

漸漸的金主心裡也不太高興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

兩人滾完床單後。

金主刷新微博,看到頭條熱博。

是情人和女藝人的。

這個女藝人,已經是不止一次和情人傳緋聞。

並且兩個人佔據了微博熱榜許久。

金主有些灰心。

他拿了張支票。

假裝逼格,實際上眼睛卻含著些許期待。

“我們解約吧。”

51、
情人的表情微不可見的僵了一下。

把支票拿了過來。

擦去下體的粘液。

金主眉毛微挑。

第二日再接再厲。

他讓下屬搬來幾箱現金。

再和情人陰陽怪氣的處下去。

他受不了。

他的小湯圓變成芝麻陷的了。

他也受不了。

他追情人的時候,他明白情人不是這樣的。

只是他中間抽身離去。

中間發生了什麼,他卻始終不能知曉。

究竟是少了什麼,才讓兩人之間變成了純交易。

52、
床事不符。

過於激烈。

身體虛弱。

都是理由,不過就是因為沒有愛了而已。

哪怕是那個晚上,情人在後花園強行對他這樣那樣。

都有夾雜著情感。

金主苦惱不已。

私底下求助過設計師。

對方只給了他四個字。

欲擒故縱。

53、
然而欲擒故縱有副作用。

叫狗急跳牆。

啊不,這個詞不能用在他家小湯圓身上。

只是幾次試探下來。

金主悲劇的發現,自家小湯圓黑化的更加嚴重了。

這是個嚴峻的問題。

收到那條情趣用品的短信。

金主害羞過後,陷入森森的傷感當中。

沉溺在狗血的劇情無法自拔。

他家情人,果然不愛他。

要用道具這樣那樣他,也不肯來碰他。

金主傷悲春秋,自憐自艾。

看到情人的緋聞又跳出來秀存在感,金主出離憤怒了。

54、
情人和師兄告辭回家。

剛進家門。

屋內一片漆黑。

情人敏感地感受到了什麼。

他皺了皺眉。

大概知曉這次不能靠演技把事情給扯過去。

燈剛打開,就看見金主抱著雙臂坐在沙發前。

茶几上散著淩亂的紙幣。

情人眼底的郁色更加濃厚了。

他閉了閉眼,搶在金主面前說:“行吧,解約……”

正準備和情人攤牌的金主。

嘎的一聲,沒音了。

55、
情人沉默不已,轉身就進了房間。

金主眼淚啪嗒一聲就下來了。

一邊抽泣一邊在心裡罵。

什麼鬼欲擒故縱。

什麼鬼假裝高冷不在乎。

什麼鬼讓他裝逼讓他飛。

設計師和模特說的都是屁話!!

他的小湯圓要跑了!要跑了!嚶!!!

56、
金主很沒骨氣的跟進了房間。

雙眼紅紅的憋著哽咽。

跟在情人屁股後面。

情人拿什麼,他就從情人手裡搶過什麼。

幼稚兮兮的阻止對方離開。

情人沉著臉,既然收拾不到東西。

他就兩手空空的要離開。

金主瞬間憋不住了。

立刻上前摟腰。

各種撒嬌打滾。

就差沒騎在情人身上舔舔舔了。

57、
情人被撩撥的不行,摟著人的屁股就轉身拎上了床。

他居高臨下的看著金主,低聲道:
“還敢和我鬧解約嗎?”
“……”金主無聲搖頭。
“還敢不回我短信嘛。”
“……”金主猛烈搖頭。
“包養我這段時間爽嗎?”
“……”金主都快哭出來了。

他抿唇委屈地摟上了情人的腰。

在對方臉上親了又親。

態度軟綿綿,眼神很可憐地求原諒。

看著很可口很配合的金主。

情人將臉埋到對方的脖子裡。

慢慢地勾起了唇。

對黑芝麻湯圓,裡面的餡都快溢到身上的金主,還毫不知情。

只是無比慶倖,情人消氣。

哪怕下場是他這一晚上,情人的東西幾乎沒從他體內離開過。

肏的他差點虛脫。

58、
第二天,小腰差點斷掉的金主,自然再也不敢提換根屌的事情。

他前段時間很是囂張。

也不過是想試出個一二。

看看情人喜不喜歡他。

結果沒試出來。

自己損傷嚴重。

差點把情人給試沒了。

金主再也不敢聽設計師和模特的意見。

用作死證明愛情。

他知道他喜歡小湯圓,就行了。別的,也就不求了,不敢求了。

59、
設計師把金主約出來喝茶。

看到對方面帶桃粉,打趣道:“又春風滿面的,成了?”

金主搖了搖頭:“成個屁,人都差點跑了。”

設計師有些訝異:“不會吧,不可能啊。”

“算了吧,我再不聽你們的了。”

“你甘心被你家黑芝麻湯圓壓的死死的?”

“什麼壓得死死的。別叫他黑芝麻。”

設計師嘖的一聲,有些感概:“這就護上了,唉,不爭氣!”

金主瞪了他一眼:“我就不該信你這個情場浪子的話!你自己都試過真愛。”

“嘿!你這個沒良心的,當初可是你求著我幫你出謀劃策的。”

“可別說了,你前段時間被吊在橋上那檔事,圈子裡都傳遍了。”

設計師面色一僵,那件事他也是受害。

不過他也因為這樣遇上他的繆斯,對他來說,這事是福不是禍。

60、
金主乖巧地上了班就回家等情人給他做飯吃。

之前為了釣情人胃口。

明知道情人在家做了飯等他。

金主也故意的很晚回去。

讓情人等的飯菜都涼了。

見情人沒生氣。

金主反而覺得對方不在乎自己。

越是在意的人,反而小事生氣。

不過金主倒是沒想過自家湯圓是黑芝麻。

有時候事情往往是反效果。

61、
金主乖巧回家。

情人卻不在了。

留資訊一條,據說飛國外拍個廣告。

看著空蕩蕩的屋子。

金主一下子就敏感地感受到。

情人還沒消氣。

他有些慌亂,在屋內轉了幾圈。

總覺得該把缺失的那環給補上。

他開車回本宅。

再一次從床上把助理搖了起來。

逼問半夢半醒的助理:“那些短信,你真的刪光了?”

62、
助理眼神閃了閃。

沉默點頭。

金主憤怒搖,差點沒把助理給弄下床。

金主怒道:“你騙我!你眼神不對!”

助理沉默以對。

金主更怒了。

“你再不說我立刻把李助理發配邊疆!”

早就看出來這兩人看對眼了。

果然,話音剛落,助理的眉毛就皺了起來。

他頓了頓,把自己手機遞了過去,低低道:“不要告訴我爸。”

金主一把搶過手機。

一溜煙地躥回了房間。

63、
像是抱著一個巨大的秘密。

又像是萬分期待的禮物。

金主把手機揣在懷裡。

其實他早就想知道這個資訊了。

只是在情人手機裡沒翻到過。

今天實在是不行,不太抱著希望過來問助理。

還真沒想到,竟然成了。

他點開助理的手機。

上面他和李助理笑的傻兮兮的,金主被秀了一臉。

默默地抹了把臉,金主戳開了手機短信。

果然看到了一大片,來自他自己手機,轉發的短信。

64、
“你今天來片場嗎?”2015.5.1 9:10

“很忙?回我一下,你之前不是說喜歡酥餅嗎,我給你帶了。”2015.5.1 9:50

“你今天不會過來了,那明天呢?下班過來也行,我等你。” 2015.5.1 21:45

“昨天本來想著今天帶你去一個地方的。” 2015.5.2 10:45

“剛剛拍戲的時候,威亞突然斷了一根,差點就摔下去了,突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見面的時候,再和你說。” 2015.5.2 16:45

金主讀著都出了一聲冷汗。

情人差點就出事了在片場,他怎麼一點都不知道。

他睜大眼睛,仔細地看了接下來的事情。

都是些瑣瑣碎碎的短信。

生活日常。

金主自認為,如果一個人長期不回他短信。

而且沒有原因,他肯定早就不想搭理那個人了。

可情人沒有停下。

依舊斷斷續續的發著短信。

65、
短信看到後面,金主的眼淚完全控制不住。

“你好久沒回我短信了,是不是和別人說的一樣,只是圖個新鮮。” 2015.5.14 13:45
“為什麼不再堅持的久一些?” 2015.5.14 13:46

“其實再說多一次,我不會拒絕的,哪怕你只是鬧著玩。”2015.5.14 14:15

“我有沒告訴過你,你是第一個陪我去遊樂園的人。” 2015.5.15 16:22

“說實話,我一直覺得,去遊樂園就算是約會。那天我很緊張的,可能你沒看出來。2015.5.15 18:30

“你那天為了保護我,很辛苦,可我卻很高興。” 2015.5.15 21:30

“我是個很自私的人,你不能對我好了之後,又若無其事的離開。” 2015.5.16 21:40

“我在你家門口,你助理說你不想見到我,是真的?” 2015.5.17 20:31

“我沒有要糾纏你的意思,但和我見一面吧。” 2015.5.18 19:01

“我今天仔細想了想,你一開始就沒有要追求我的意思,總覺得我現在所作所為,只是自作多情而已。” 2015.5.19 18:01

“我想和你在一起,哪怕只是包養。” 2015.5.20 20:00

短信就此結束。

66、
金主終於明白自己錯過什麼。

他錯過了一場告白。

努力回想那天晚上。

他出去打麻將,時間已經是二十五號了。

會所裡他遇到情人。

情人所說的玩玩而已。

竟然是這個意思。

當時他的反應呢。

是沒有反應。

在當時情人看來,那算是默認吧。

那後來呢,他那條:“喂,你要和我在一起嗎?我可以包養你嗎?”

在情人眼裡,所有的開始,是不是,都只是玩玩而已。

67、
那他後來的種種試探。

行為放肆,到底是在試探真心,還是在踐踏真心。

情人說行吧解約。

裡面的意思,不是賭氣。

是真的想和他解約的意思嗎?

金主再也無法在床上待下去。

他從床上跳了起來。

光著腳沖到了助理的房間。

雙眼通紅地瞪著助理:“你為什麼要那麼做。”

助理面色不變:“少爺,他是個男的。”
“你沒權利那麼做。”
“少爺,你已經過了可以兒戲的年紀。”
“你明明可以刪了短信的,為什麼要留下來。”

助理眼神閃了閃,終究有些無奈的說:“雖說不可兒戲,但……”

接下去的話,金主也明白。

68、
他把手機扔回給助理。

“給你個將功補過的機會,立刻,馬上,給我弄到飛到他身邊的機票。”

“少爺……”

“我不管!我湯圓要沒了,那你也完蛋了!”

金主連夜飛到了國外。

時差的原因,最終摸索到情人的酒店門口,他已然昏昏欲睡。

蹲在門口軟綿綿的,金主給情人打電話。

情人接到電話,有些驚訝地打開門。

金主蹲在下方,軟軟地張開手:“你五月二十號的問題我回答你,我不包養你,我們徹底解約了。”

情人愣住了,他的心仿佛空了一拍。

金主緩緩起身,看著對方頓時沉下去的臉,伸手把情人的腰摟住。

“現在我們解約了,你要和我在一起嗎?我愛你,不是包養而已。”

the end

Comment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回到此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