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裡的一把火!by池袋最強

文案:


煤老闆金主受X小明星攻

大綱文


《春夏秋冬》系列文
春天裡的一束花by池袋最強
夏天裡的一捧冰by池袋最強

1、
煤老闆小時候沒了娘,還在哭哭啼啼喊喝奶的年紀就被他爹帶到了礦上。

他爹是個糙漢不懂得帶孩子,煤老闆就在一堆大老爺們輪番照看中像個流浪兒一樣地長大了。

煤老闆自小就知道家裡窮,雖然他爹是工頭,但是他們都是一起睡大通鋪。

煤老闆嬌嬌小小的一隻放在一群四仰八叉的漢子中央,努力地學著男子氣概。

伸胳膊抻腿打呼嚕,結果沒多久又像只貓似的縮成一團被擠著睡著了。

2、
煤老闆因為經常在礦裡頭呆著,再加上男人不大會洗衣服,經常髒兮兮地一身去學校。
小朋友都不愛和他玩,嫌他髒。煤老闆不哭不鬧,一個人就這麼過。

只是有時候分組的時候沒人叫,課外活動的時候沒人找。

一切也還好。

3、
煤老闆下課後最愛飛奔回家看電視,裡面的大人小人在四四方方的盒子裡動來動去,可得勁了,煤老闆樂的不行。

他最愛裡面一個女娃娃,在那個本該看星斗士迷戀超人的年紀裡,他愛上了一個電視機裡的女娃娃。

那娃娃嫩生生的,長的特好看。額頭還點了個大紅丹,更襯得膚白,眼睛水潤潤的一雙桃花眼。

煤老闆扯著他爹,和他爸叨叨,一臉陷入悲傷春秋,困苦不已的模樣。

爹,我要娶她!

煤老闆看著電視機,再看看自己娃兒,這孩子,還真是到處都是戲啊。

4、
當然黏黏糊糊的後果就是吃了一頓青椒炒肉絲。

煤老闆糊了一臉淚扒在電視機前,口齒不清道:“媳媳婦,等著我娶你回家。”

煤老闆上初中的時候,他爹發家致富了。

有了錢他們也搬離了礦地,但他爹窮日子過慣了,即便他爹已經在別人眼裡是個暴發戶了, 他爹也還是勤勤懇懇的過日子。

奢侈驕橫是可恥的。

他爹這麼教育煤老闆。

5.
他爹雖然不過好日子,但自己娃娃可不能這麼教育。

煤老闆一拍大腿,就把上完高中的煤老闆送去了國外。

當時煤老闆已經出落成了唇紅齒白的小清新模樣,在學校裡還是勾的不少女孩子喜歡。

但煤老闆從小就沒受過多少好意,性格難免內向,對女孩子更是應付不來。

久而久之,便視女孩子為洪水猛獸,退避不及。

6、
煤老闆出了國,他一向不愛和家裡要錢,他爹也弄不清國內外的物價水準相差有多大。

一個月兩千,他爹問別人家孩子大學用多少,他也給煤老闆打多少。

可苦了煤老闆了,咬著一排細白的牙齒,課後拼命打工,住著地下室,頑強地在國外生存了下來。

過於窮苦的日子導致煤老闆除了那口流利的口語,一點在國外鍍金的即使感也沒有。

穿著寒酸,摳如鐵雞。

一分錢掰兩半來用。

7、
在國外熬了四年,煤老闆捧著畢業證回國了。

他爹吱呀吱呀,提前了兩個半小時騎著個自行車來接他。

煤老闆摸摸鼻頭,拿出在國外賺的錢請他爹坐了次出租。

單車放後尾箱。和他的許多行李一起。

他爹叨叨了幾句他浪費錢,就用手摸著那張畢業證嘖嘖不停,喜歡的緊。

他爹問煤老闆要做什麼,煤老闆看著窗外快速滑過的景色,隨意道:“下礦。”
他爹:“……”

8、
煤老闆變成真正的煤老闆,他也不是真的下礦,他做的是比較有技術含量的東西。

給整個礦場升了級。

也不知道是不是小時候髒兮兮落下了心理陰影,煤老闆總愛穿白襯衫,又不愛買新衣服。

每次下礦回來,就使勁得搓洗衣服,久而久之,衣服變黃,發透。

套在身上清清涼涼的,簡直堪比透視裝。

小明星見煤老闆第一眼時,煤老闆還人模人樣的,結果外頭的西裝一脫,看著裡面的透視裝,小明星無語凝噎。

趕緊短信助理買了十件白襯衫,自掏腰包讓自己金主穿的好一點。

當然他絕不承認是因為他想到煤老闆要穿著透視裝,在一群大老爺們面前混。

9、
說到煤老闆包養小明星,那可是很長的一個故事了。

這得扯到童年。

煤老闆害怕女人,但他心目中依舊存在一個女娃娃,就是那個電視上水潤潤的桃花眼。
女娃娃很出息,是個有名的小童星,經常在電視上看到她出沒。

只是後來一直演的是男娃子的角色。

煤老闆滿心以為初戀愛反串,這可怎麼辦喲,他爹更不能接受一個愛打扮成男娃的媳婦了。

按他爹說,女人就該和水一樣。

當然,女娃到底水不水,煤老闆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都快溺死在那雙大眼睛裡了。

10、
煤老闆在礦裡風裡來雨裡去的,奮鬥了好些年。

轉眼都到了該去媳婦的年紀了。

他爹慫恿著煤老闆去娶媳婦。

煤老闆作為一個耿直的boy當然得告訴他爹他所愛對象。

他爹知道是電視裡的女娃子之後差點一口氣沒上來。

包養女明星是可恥的!

他爹如是道。

煤老闆一聽就跪在祖牌邊自罰,他爹就搖頭歎息回房,說不管了。

兒大不中留,追求自己的愛情去吧。

11、
煤老闆作為一個暴發戶的富二代,自然該有個圈子。

不過煤老闆不太愛去混。

圈裡的人都當他是神秘的高嶺之花。

畢竟煤老闆雖然窮酸扣,但沒到不懂人情事理的地步。

一般聚會,也是會人模狗樣的去的。

那夜,煤老闆端著一杯紅酒,在舞池邊裝模作樣的喝。

他不愛喝,酒量淺。

很快白淨的臉上就一片緋紅。

大廳上的義大利吊燈也變成五彩斑斕的燈光。

小明星就這麼炫酷地,踩著七彩的燈光,出現在了煤老闆眼前。

12、
作為初戀好些年,煤老闆一下就認出了小明星。

當時他就懵逼了,好好的初戀,怎麼就成了男孩子了呢?

煤老闆差點就哭出來,更心塞的是,他發現他還是喜歡小明星。

不管小明星是男是女。

13、
煤老闆猶豫許久,終於捏著酒杯晃到了小明星面前。

小明星近看更帥了,簡直無可挑剔。

那雙桃花眼把煤老闆的三魂六魄都勾去了一半。

有些可惜的是,長的太高了。

煤老闆仰著頭。

小明星低著頭。

一個滿臉漲紅。

一個溫文爾雅。

煤老闆有些繃不住,期期艾艾道:“我能包養你嗎?”

小明星:“……”

14、
大抵因為煤老闆皮相好,沒給人轟出去。

小明星勉強地笑了笑,找了個托詞便遁走了。

煤老闆很難過,也討厭自己這順溜的嘴。

怎麼可以把包養就這麼順暢的說出來,小明星肯定再也不會理他了!

15、
煤老闆一難過,便吃了許多蛋糕,又喝了許多酒。

醉的稀裡糊塗的就被有心人士抱著了,滿臉浪笑的要帶煤老闆去開房。

剛好小明星和白月光在外面通話。

一進門就撞上了煤老闆和有心人。

他有些猶豫,正想擦肩而過時,煤老闆抬手就揪住了他的衣服。

一雙濕漉漉的大眼委屈地看著小明星:“我喜歡你,別不理我。”

16、
小明星也不知道動了那根神經。

從有心人身邊把煤老闆強行帶走了。

醉的垮垮的人托在他身上,呼著酒氣一遍又遍的說喜歡你。

小明星臉慢慢的,就紅了。

17、
小明星一身裝備,口罩墨鏡,帽子。

大晚上的和變態殺人狂一樣把煤老闆抱著。

不但快把煤老闆嚇哭,連計程車都不敢載。

小明星不會開車,助理也不在。

他搖晃煤老闆,問對方的車載哪。

煤老闆樂呵呵地拖著小明星的手去到低下停車場。

一水的豪車當中,放著一家破爛自行車。

煤老闆酡紅著臉,指著自行車和小明星道:“我的,祖傳的。”

小明星:“……”

18、
小明星騎著祖傳的自行車托著煤老闆吱呀吱呀地回到了自己的家。

他發現騎個自行車很便利。

連蹲在門口的狗仔都沒發現騎著單車的,看起來像變態殺人狂的人就是小明星。

將自行車放在樓下,小明星猶豫了會。

還是沒把自行車帶上去。

這麼破爛,應該也沒人偷吧。

小明星如是想。

19、
煤老闆剛進浴室,就呼啦地吐了。

小明星頓時皺起眉頭。

有些粗暴地給煤老闆脫衣服,結果下面的透視裝就清涼地露了出來。

小明星看著那紅紅的兩個笑點,慢悠悠地,立了起來。

煤老闆打了個寒戰,咕噥了一聲冷。

小明星仿佛才醒過來一樣,立刻撒開了手。

煤老闆往後倒,碰的一聲磕到了頭。

兩排眼淚頓時就嘩啦一聲,落了下來。

把小明星哭懵逼了。

20、
小明星把渾身濕漉漉,哭的濕噠噠的煤老闆抱回了床上。

床單白白的,上面坐著一位粉粉的煤老闆。

小明星覺得自己產生了些不該有的衝動。

他尷尬地進了浴室,許久沒出來。

21、
小明星不愛留人在家,他的房子也只有一間主臥。

也不知道信了什麼邪。

竟然就把煤老闆留了下來。

晚上關燈一起睡,煤老闆在邊邊縮成一團睡。

小明星躺了進去,就和沒人和他一起睡似的。

空蕩蕩,怪滲人。

小明星一把就把煤老闆撈了過來。

煤老闆閉著眼,很自覺地鑽進了小明星懷裡。

小明星:“……”

22、
到了半夜,煤老闆醒了過來。

一睜眼,烏漆抹黑的,他渾身一戰,眾多綁架土豪然後撕票新聞滑過腦海。

後知後覺的,才發現有人抱著他,微高的體溫,輕微的呼吸聲,還有好聞的檸檬味。

煤老闆心跳莫名加速了。

在夜裡仔細地睜大眼睛,直勾勾地看著抱著他的人。

翹翹的睫毛,挺直的鼻,好看的唇。

是小明星。

23、
煤老闆不但有賊心,還有賊膽。

總的來說,都怪眼前一切和夢一樣。

煤老闆克制不住自己,嗷嗚一聲就撲了上去。

嘖嘖嘖地親個不停。

24、
小明星被人活生生親醒,還沒來得及反應。

懷裡就鑽進了軟綿綿的身體。

煤老闆老不要臉地騎在他身上。

一副要強姦他的姿態。

小明星惶恐不已,下意識捂胸。

25、
本來睡前就有些想法,現在被軟臀蹭啊蹭。

煤老闆動作停了下來,感受到有東西頂在了他的臀部,有些害羞地在小明星身上喘氣。
那聲聲勾引,那手感極佳的腰肢翹臀。

小明星本來就是個彎男。

不上簡直豈可修。

26、
小明星摸著那涼涼的皮膚,掰開那雙臀頂進去的時候。

煤老闆在身下嗚嗚的哭了。

小明星感受到那不一般的緊致,摸了摸那裡,感受到有些濕潤。

澀澀的,是出血了。

小明星親了親煤老闆的鼻尖。

“第一次?”

煤老闆抽噠噠地搖頭。

小明星還沒來得及生那股莫名其妙的氣。

煤老闆就軟綿綿地小小聲的說:“我想著你弄過。”

27、
小明星沒來得及想那句,想著他弄過是什麼意思。

他揉了揉煤老闆的屁股,快速地動起了腰。

煤老闆哼哼唧唧,被肏的不要不要的。

後穴被頂的酸酸,不停的出著水。

剛剛火辣的疼也消了下去。

煤老闆自覺地抬起雙腿纏上了小明星的腰,卻被對方的快頻率聳動給晃了下來。

還沒再接再勵,就被小明星翻了個身,叼著脖子頂了進去。

28、
煤老闆哭唧唧地,被肏的腰軟腿戰。

小明星器大活好,時間還長。

弄的煤老闆第一次這般激烈,有些承受不住。

小明星看上去溫文爾雅,在床上就有些激狂。

在床上翻來覆去地把煤老闆肏了一輪。

拉著煤老闆雙手就下了床,一邊肏一邊頂到了落地窗前。

捏著煤老闆的兩枚紅果去蹭冰涼的玻璃窗。

後面啪啪啪的入,前面晃悠悠的在玻璃強勢用白色粘液畫畫。

那場面,汙的不行。

29、
煤老闆醒過來的時候,以為還在做夢。

他在一間寬大的房間裡面,白色的調調,一旁的落地窗光潔的很。

煤老闆就以為自己是在做夢,畢竟昨天他汙了落地窗的。

陽臺種著紅色的小花。

花骨朵從打開的窗戶壓進屋子。

煤老闆剛爬起來,差點沒疼的摔回去。

他嘶嘶地抽著氣,拿起旁邊放著的衣服穿上了。

30、
煤老闆覺得自己腿疼屁股疼,就不想穿褲子。

簡單的套著不複合他身量的襯衣就走道窗邊,看著花骨朵。

花骨朵看著很喜人,煤老闆眼神溫柔的摸了摸它。

在礦地那髒兮兮的地方,植株也會被積久成黑。

他喜歡植物本身的顏色。

31、
小明星進來的時候,就看到煤老闆光溜溜的兩條腿。

上面還留著很多草莓印。

他臉紅了紅,走過去想把人給抱回床上。

煤老闆轉過身來,眼神晶亮的說。

“原來不是夢啊。”

小明星還沒介面,煤老闆又說了句:“那我可以包養你嗎。”

煤老闆拖著快被肏斷的小腰一拐一拐地走到小明星面前。

“我會對你好的。”

他握著小明星的手,雙眼帶著渴望道。

33、
煤老闆快快樂樂如願的和小明星呆在了一塊。

他拿著手機吧嗒吧嗒的計算著,好不容易,忍痛從在礦場那麼多年攢下的工資裡,拿出了第一筆包養費。

小明星不以為然,畢竟他是知道煤老闆家境還不錯。

他接過那筆錢隨手塞在了床頭櫃裡。

煤老闆眼巴巴的看著。

小明星不高興了,挑眉看著煤老闆。
“不願意?”

煤老闆瘋狂搖頭,巴在了小明星身上,眨巴著眼睛。

“我願意的。”

34、
小明星在圈子裡算的上咖位。

孩童便已出道,在圈裡打滾多年。

見過髒的也遇過髒的。

他獨善其身,感情史更是除了白蓮花之外一片空白。

和煤老闆在一起的機遇,堪稱奇葩。

然而他就覺得煤老闆軟軟糯糯,心疼錢心疼的不行,還是豪邁地給他花的樣子很可愛。
小明星從不缺錢。

只是煤老闆一口一個包養,小明星也就順從地附和煤老闆奇異的愛好。

畢竟有錢人,都有些怪癖。

35、
煤老闆多年工資去了一半,雖然和小明星呆在一塊就很快樂。

但是他總該想想下一個月的包養費該怎麼賺。

煤老闆知道別人是怎麼看他的。

一個暴發戶的富二代,還摳門。

沒有絲毫內涵。

這樣的他,小明星怎麼會喜歡。

除了包養這個蠢辦法,他也不知道才能和小明星在一起。

36、
煤老闆雖然家裡有錢,但有錢的是他爹。

作為一個耿直的Boy,煤老闆認為,他爹掙得是他爹的。

他掙的才是他的。

至此為了包養費,早出晚歸。

本來人雖然瘦,但臉上還有點肉。

這樣折騰下來,包子臉也沒了。

小明星有些心疼。

37、
兩人大多數約會的地方都在小明星家,以為小明星畢竟是個公眾人物。

煤老闆和小明星在家裡的每一個地方都滾過。

一天滾完床單,小明星捏了捏煤老闆腰上的肉。

卻發現本該軟嘟嘟的地方已經消失不見,只剩下硬邦邦的骨頭。

小明星皺眉,忽然衝動道:“要不你搬來和我一起住吧。”


38、
話說出口,他就有些後悔。

他想把煤老闆養胖。可他連自己都養不好。

煤老闆臉色還帶著高潮後的紅暈。

他轉過頭一臉驚喜的和小明星說:“好啊。”

兩個人就這樣同居了。

煤老闆樂呵呵的回家收拾行李。

有人在隱蔽的地方,相機聲哢嚓哢嚓。

39、
煤老闆沒什麼錢,但他還是努力的攢包養費禮物費。

他想給小明星買些好的東西。

對於喜歡的人,他總想把全世界都獻給他。

只是最近小明星越發纏人了。

早上起來硬是不讓他走,在床上抱著他滾來滾去,就是不願意讓他上班。

煤老闆臉上帶笑,這真是甜蜜的煩惱。

40、
被當作甜蜜的煩惱的小明星,他現在一心考慮著怎麼把煤老闆養好。

為此,他還和經濟人說了,要休息一段時間。

戴著眼鏡,他上網查詢食譜。

電話鈴聲響起,他看了一眼。

臉上一凝。

猶豫了會,還是起身接了電話。

是白月光。

41、
煤老闆精挑細選,好不容易選好兩枚袖口。

他和小明星同居之後,小明星總是不愛用他帶過去的套套。

得知是從街邊一塊錢投出來一個之後,更是面黑如鍋。

煤老闆騎著自行車。

路過社區的居委會,有人在拍安全套。

煤老闆克制不住自己,停下腳踏車。

紅著臉要了幾個套套後,居委會的阿姨讓他寫夫妻兩人的名字。

煤老闆想了想,燙著耳朵把他和小明星的名字寫了進去。

沒敢寫真名,取了諧音。

完了把免費的安全套和價值幾千塊的袖口一起放在單車籃子裡。

晃悠悠的回家。

42、
回了家,飯香撲鼻。

煤老闆帶著幸福臉,溜達到在廚房裡,立在忙碌的小明星身後。

伸手壁咚。

小明星放下鏟子。

反手壁咚。

被堵在牆邊吻的雙臉通紅,煤老闆小口小口的喘著氣。

從廚房裡逃了出來。

後來吃飯的時候,煤老闆塞了一嘴的糖醋排骨。紅色的醬汁糊在嘴邊不自知。

小明星湊過去親了親他唇邊,眼神略深的說:“好甜。”

煤老闆愣在那裡,腦袋都快冒煙了。

43、
好甜的梗並沒有就此打住。

飯後。小明星摟著煤老闆,手放在對方軟軟的肚子上。

一邊揉一邊親煤老闆的耳垂。

“又香又甜的,叫你小糖果好不好。”

煤老闆咬著唇,眼睛潤潤地看了看小明星。

害羞地埋進對方的頸項裡面,直不起腰。

44、
煤老闆想約會,可他窮,又不願意小明星花錢。

兩個人又沒車。

煤老闆想到新聞台播的過幾天有流星雨。

他和小明星商量了會,就打算出門找個地方看流星雨。

煤老闆騎著祖傳的自行陳,後面放著個小明星。

吱呀吱呀了一路。

小明星依舊墨鏡面罩帽子結結實實的。

煤老闆在前面奮力踩單車。

45、
到了地兒,煤老闆感覺小明星在發著抖。

雖然臉上蓋得很嚴實,但身體卻穿的少。

煤老闆心疼的不行,把圍巾取了下來。

那是一條褐色的圍巾,煤老闆他爹,一個大老爺們親自做的。

可見其情意,可見多溫暖。

煤老闆把自家小明星裹得嚴嚴實實的。

來的路上看到有位奶奶賣紅薯。

他和小明星說了一聲,就跑去買紅薯去了。

46、
小明星滿眼柔情地看著煤老闆離去。

他撫摸著脖子上的圍巾,臉上掛著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傻笑。

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小明星看了眼來電顯示。

頓時表情就繃緊了。

他接起了電話,電話那頭說了些什麼。

小明星大怒:“你瘋了?”

好一會,他才壓抑道:“你等著,我馬上過去。”

47、
煤老闆和老奶奶打了個招呼,從兜裡摸出了零碎的散錢。

他和小明星在一塊兩個多月了。

兩個月的包養費把他銀行卡裡掏空了。

僅余身上少量現金。

他看著一個個肥肥胖胖,冒著騰騰熱氣的烤紅薯,咽了咽口水。

48、
煤老闆想到凍得發抖的小明星。

他問老奶奶多少錢。

老奶奶樂呵呵道:“五元唉,小夥。”

煤老闆點了點剩下的錢,大抵只能賣一個,便全給了出去。

讓老奶奶挑個大的,甜的,多一兩塊也無所謂。

把熱騰騰的烤紅薯揣兜裡。

老奶奶笑了:“給女朋友吃哇?”

煤老闆嗯了一聲,篤定地點了點頭,笑的眼睛都彎成月牙。

49、
煤老闆揣著滾燙的紅薯,像是抱著一顆滾燙的心。

他沒什麼浪漫因數,但覺得在流星雨下。

他抱著紅薯喂小明星,小明星抱著他。

想想都覺得甜滋滋。

回了原地。

空蕩蕩的,只有那輛單車安靜的放在那裡。

天上忽然閃過一道流光。

煤老闆茫然地看著天空。

漆黑的夜裡下起了閃亮的流星雨。

而他,獨身一人,享了這場美景盛宴。

50、
煤老闆默默的推著單車走了一路。

剛到小明星樓下就被一群記者包圍住。

刺眼的閃光燈此起彼伏。

混亂的追問聲在耳邊不斷響起。

煤老闆驚恐交加,聽著那些人嘴裡的詞彙一個個響起。

同性戀、包養、出櫃、吸毒、還有小明星的名字。和另外一個他從沒聽過的名字。

51、
煤老闆白著臉,話筒砸到了他的臉上,疼的他冒出眼淚,他也不出聲。

他想離開,卻被更多的記者推擠著。

不知是誰退了他一把。

煤老闆狼狽地連人帶車,一起摔倒在地上。

手腕到手肘的地方被老舊的單車翹起的鐵邊劃了長長的口子。

鮮血濺了一地。

52、
警衛姍姍來遲,驅趕聚成一片的記者堆。

煤老闆捂著那不停淌血的手臂,手忙腳亂的從地上爬起來。

也不知道這般狼狽地模樣被拍了多少張。

他蹭著警衛趕人的功夫,跑了出去。

手掌心捂著溫熱的血。

煤老闆卻覺得渾身都是冷的。

往日的一幕幕,飛速的滑過。

53
小明星經常出去打電話。

他拿起手機小明星緊張的反應。

還有阿言。

他真的沒聽過剛剛記者說出的那個名字嗎。

白月光的名字,不就是有言字。

他在小明星家,很多個地方,都發現過阿言的痕跡。

霸道的,肆意地宣揚自己的存在感。

漱口杯、放碟機、CD架、餐具、言字出現過的頻率。

他記得清清楚楚。
54、
失血過多,加上情緒失控。

煤老闆狠狠地一踉蹌,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耳朵嗡嗡作響,黑暗從兩邊侵蝕了視野。

煤老闆喃喃地念著小明星的名字,逐漸昏迷。

等醒來的時候,是在醫院。

他爹坐在旁邊抽煙,一身冷凝。

煤老闆手上包著長長的醫用紗布,他捂著手愣愣地坐了起來。

他爹將手裡的煙嘴按熄,嚴肅地對煤老闆說:“你出國吧。”

55、
煤老闆蒙了。

他爹把雜誌遞到他眼前。

煤老闆一瞬間,覺得自己仿佛得了閱讀障礙一般。

他一個字一個字,艱難地看著雜誌上的字。

小明星摟著白月光進屋的照片一清二楚。

還有他在鏡頭下方狼狽摔倒的照片。

標題很大。

勁爆消息!小天王身陷三角戀

白言吸毒後情難自禁,自爆情史。

金主包養,同性出櫃!

小天王身陷驚天醜聞。

56、
煤老闆把雜誌合起,他看著旁邊憔悴了不少的老爹。

“我想去見他,行嗎?”
“你還沒胡鬧夠?!”

這是他爹第一次對他發那麼大火。

直接將手裡本該遞給煤老闆的水杯砸到了地上。

煤老闆面色發白,沒有被他爹嚇到。

依舊執拗道:“我要見他,我想見他。”

57、
煤老闆被他爹強硬的帶回家裡,幾乎是半軟禁地不給他出門。

他爹馬不停蹄的給自己兒子辦理出國手續。

因為狗仔無孔不入的騷擾。

他爹首次大手筆的花費,請了保安,買了別墅。

搬離了那間他們爺倆住了十多年的平房。

因為小明星的事。

他們爺倆從小到大的事情都被挖的一乾二淨。

八卦雜誌上更是不堪入目,微博上的攻擊更是片刻沒有消停。

煤老闆看著那些攻擊沒有被擊倒。

他好不容易,找打機會,給小明星打電話。

電話那頭傳來的,卻不是小明星的聲音。

那一刻,煤老闆覺得自己從內到外,分崩離析。

58、
白月光是小明星帶著出道的。

當時兩人在同一所大學,白月光是師弟,小明星是師兄。

公司安排組成男團,但小明星的人氣高太多。

總得有個噱頭。

兄弟情深,基情賣腐。

走的大多數是那個套路。

也許真有假戲真做這回事。

59、
小明星確實心動過。

他們因為是組合,所以住在一個房子。

白月光是他的初戀。

後來,娛樂圈的漆黑漩渦,小明星不肯踏。

白月光卻熬不住彼此間人氣的巨大失落感。

自此漸行漸遠。

60、
白月光接受了其他人對他的暗示,走前他對小明星絕望地說過。

他實在無法忍受兩人的巨大差距,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

無論怎麼做,小明星都像是在施捨他。

他自尊心沒辦法接受。

說完便搬離了二人的宿舍。

小明星落寂地坐在二人曾經大鬧過的臥室裡,抓著頭髮。

難道說,離開被潛會有更好的路?

為什麼不努力的試著去拼一下呢。

明明已經有了足夠好的平臺。

可人心永遠是不會滿足的。

小明星心裡明白。

61、
白月光離開了,可並沒有和小明星斷絕聯繫。

雖然白月光單飛了,但作為師兄的小明星,也在情面上照應一二。

更何況,兩個人還真的有過那麼一段。

可在一個月前,白月光的狀態就不正常了。

他經常給小明星發寫奇怪的短信。

頗為致鬱。

有事沒事還說起兩個人的過往。

小明星看著那些短信,心裡有些煩躁。

又害怕小糖果看到。

生活過的戰戰兢兢。

62、
白月光玩脫了。

小明星瞭解了一下,才知道白月光一個月前和金主分手了。

而且染上了毒癮,怪不得一直不正常。

在小明星等著自己小糖果去買紅薯的時候。

白月光電話來了。

對方在那頭嘻嘻地笑著,語序混亂的表達著他倆的情史。

罷了還叫了聲小明星的名字道:“你知道我現在在見誰嗎?記者哦?”

63、
白月光清醒後,不願出門。

小明星氣個半死,恨不得把人從樓上踢下去。

他的小糖果一晚上都沒回來。

他心急如焚。

又想到昨天樓下那些狗仔,覺得小糖果不會來也好。

他給小糖果打了一晚上的電話,都沒人接。

最後終於接通。

是小糖果的爸爸。

對方在電話那頭冷漠的讓小明星別再耽誤他兒子,他兒子承擔不起娛樂圈的污水。

小明星有些激動,努力地勸著伯父。

對方堵了一句:“你管好你的吸毒男友就好,我家兒子馬上就要出國了,不勞你費心。”

說完啪的一聲掛了電話。

小明星看著手機,生生地愣住了。

64、
小明星不是沒看到網上翻天覆地的黑水。

他如今只想看到他的小糖果。

確認他的小糖果一切安好。

他看到那些報導視頻,他的糖果被人撞到在地上,流了那麼多血。

讓他紅了眼。

65、
煤老闆在家裡養了一周的傷,終於找了機會溜了出去。

他想著,不管怎麼說。

就算是分手,也該當面說。

就算小明星沒喜歡過他。可他們曾經在一起過。

他很幸福,這已經足夠了。

小明星忘不了白月光也很正常的。

他們曾經那麼般配。

他偷偷查看過兩人以前的視頻。

小明星看著白月光的眼睛,裡面那樣的神采,他從來都沒看見過。

66、
而且,小明星被傳出包養的醜聞。

也是因為他的錯。他不能繼續拖累小明星。

煤老闆心裡酸酸的,手指磨蹭著自己的手機。

還好拍了不少小明星的照片。

分手以後,大概可以拿來睹物思人。

心裡越來越酸。

煤老闆幾乎是忍著淚的。

67、
他再一次撥通了小明星的電話。

電話馬上就被接通了。

小明星的聲音在那邊很著急,劈裡啪啦說了一大段話。

問他手上的傷怎麼樣了,還有沒傷到哪裡,現在在哪,心情是不是很差。

煤老闆被這通焦急的詢問問蒙了。

他好半天才結結巴巴的說了自己的位置。

小明星說馬上趕來,便掛了電話。

68、
聽到小明星馬上過來。

煤老闆焦急的在原地轉了幾圈。

拿出手機仔細看了看自己的臉。

他這幾天都沒睡好,眼袋很大,小明星會不會嫌棄他。

煤老闆立刻沒空悲傷春秋了,他舉著手機,不停著打理著頭髮。

心砰砰的跳著,像是第一次見小明星一樣。

愛戀而悸動。

好半晌,煤老闆肩膀一垮,嘴巴抿了起來。

他可是要分手的人,弄得那麼好看給誰看。

69、
小明星打車過來,他太急了,出門只帶了一個口罩。

他幾乎幾天都沒睡,滿臉胡渣,眼底都是血絲。

憔悴不已。

任誰,都不會認出來他就是那報紙上,已經持續占了幾天版頭的小天王。

他遠遠的就在車上看到他的小糖果在樹底下站著。

手上還纏著繃帶。

下了車,他朝小糖果走了過去。

離得越近,越能明顯發現小糖果瘦了一圈。

眼簾上還帶著些許微紅。

小明星的心狠狠地揪了起來。

他疼,真疼。

70、
煤老闆看著小明星離自己越來越近。

他渾身上下,每一寸皮膚,每一個細胞,都在叫囂著撲到小明星懷裡。

可煤老闆忍住了。

咬牙忍著。

他故作冷漠臉,阻止了小明星要抱住他的舉動。

“我們合約解除吧。”

小明星胸膛上還抵著被煤老闆推拒的手。

小明星的眼睛睜了睜,抬手握住了煤老闆的手腕。

有些措不及防道:“什麼?”

71 、
煤老闆結結巴巴,鼓足了勇氣。

“我的意思是,我不會再包養你了。我們……”

話好沒說完,就被小明星強行抱緊了。

小明星在煤老闆了脖子蹭了許久。

感受到熟悉的氣息。

他閉著眼睛喟歎道:“沒關係,你別包養我了,我來包養你吧。”
“……”

72、
煤老闆再一次掙扎起來。

小明星以為把人抱的太緊,所以他的小糖果不舒服。

他鬆開了手,就看見他家小糖果迫不及待把手從他掌中抽了出來。

認真嚴肅的說:“我是說真的,我們分手吧。”

小明星好半天才反應過來。

當下便再難掩傷心落魄的神情。

“為什麼,因為你你要出國,因為你不想被我連累嗎?”


73、
煤老闆張著嘴,有些無言。

小明星等了半天,也沒有回應。

小明星雙眼漸漸濕潤了,他長長的歎了口氣。

看著煤老闆,努力的笑著說。

“也是,你這幾天,因為我受了不少折磨吧,實在是對不起。是我任性了,這麼敏感的情況下,不應該逼著你和我在一起。你出國,也好,也好。”

74、
煤老闆一時間都快整理不好自己的語言了。

怎麼好像和他想的有些不一樣。

那天他給小明星打電話。

裡頭的人應該是白言。

白言說小明星已經決定和他共進退了,讓煤老闆識趣一些,不要再增加小明星的負擔了。

當時煤老闆想反駁,可想到那些報導,想到家裡白言的那些生活痕跡。

便再多的話,也說不出來了。

75、
如果小明星是這麼決定的,煤老闆覺得自己應該支持的。

不管怎麼說。

從他開始,也可以從他結束。

如果能讓小明星處境好一些。

哪怕是再難受,他都願意接受的。

可現在,一切都不太一樣。

小明星鬆開了他的手。

回身一步步走著,步伐頹廢,背影低靡。

煤老闆再也忍不住一開始的衝動,沖上去摟住小明星的腰。

把臉埋在小明星的背脊裡,悶悶的,帶著些許哭腔說。

“你不是說,要和白言共進退,不要我了嗎。你怎麼可以不要我。”

76、
小明星猛地回身,緊緊抱住煤老闆。

語氣帶著虛張聲勢的兇狠:“誰他媽不要你了!明明就是你不想包養我了!有你這樣的金主嗎!”

“你見過金主穿的比明星還窮酸的嗎!”

“你見過金主是被明星養在家裡好吃好喝的供著嗎!”

“你見過金主的衣服都是明星掏腰包買的嗎!”

“你見過給金主花錢花的比自己還兇猛的明星嗎!”

“你包養我那麼久!我那點讓你不滿意了!”

“ 看星星吃街邊攤!我一個大明星遮遮掩掩陪你壓馬路!我還不夠好嗎?!”

“還有!你天天領那些用起來難受的要死的避孕套,我那次不是陪你用了!有說過什麼嗎?”

“說!你要接觸和我的包養合約,打算再去包養誰!國外的帥哥嗎?!我不准!”

77、
煤老闆被說的一愣一愣的。

聽到避孕套的事情,他漲紅了臉。

小聲反駁道:“避孕套,你每次做到後面,不都不用了嗎……”

小明星臉頓時紅了,繼續怒道:“我不管!你說!你是不是看上了外國的男明星!所以不願意繼續包養我了!”

這都哪跟哪!

煤老闆有些欲哭無淚。

忽然,他那緩慢有遲鈍,而且很長的反射弧突然抽搐了一下。

後來,煤老闆無數次感謝自己那一次的靈光一閃。

78、
等小明星凶完,煤老闆就抿了抿唇,有些扭捏的說:“你……你是不是喜歡我?”

小明星差點一口氣上不來。

口是心非道:“誰喜歡你了!不就只是包養關係嗎?!”

煤老闆的眼神頓時就黯淡下來了。

小明星瞧著他的樣子,頓時也軟了下來。

他摟住煤老闆的腰,在他脖子旁邊小聲嘀咕。

“不喜歡你的話,怎麼會願意幹那麼多丟臉的事情,我可是大明星好嘛!”

煤老闆皺著眉頭反駁:“哪裡丟臉了,我覺得很浪漫啊……”

身下的話語,都淹沒在小明星覆蓋上來的唇中。


79、
煤老闆揪緊了小明星的衣服,喘了幾下。

他睜開小明星黏糊的吻。

有些害羞的說:“我喜歡你。”

小明星嗯了一聲,又來親他。

煤老闆皺眉躲開,認真道:“我說我喜歡你!不是包養!”

小明星不耐煩的說:“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

煤老闆有些驚慌:“你怎麼知道的!”

小明星重新堵住了他的唇。

自然是那一次。

他在酒會上,煤老闆喝醉了,眼睛裡滿是渴望地看著他。

扯著他的衣服,說的那一句我喜歡你。

煤老闆曾經說過,對他是一見鍾情。

而他,又何嘗不是。

=========
the end


Comment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回到此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