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裡的一束花by池袋最強

文案:


設計師受X打手攻

大綱文


《春夏秋冬》系列文
冬天裡的一把火!by池袋最強
夏天裡的一捧冰by池袋最強


1、
事情總是發生在淬不及防間,設計師剛從自己公司走出來,就被套了麻袋。

綁架搶劫撕票兇殺情殺在心裡滾了一輪。

設計師害怕的雙股戰戰。

只是他一向心寬。

時間一長。

甚至有些不著邊際地想,萬一情殺,他是不是有可能色誘一下綁匪?

綁匪在車上的路程裡,打了個電話。綁匪和對方說了個地點時間。

還把話筒湊到設計師嘴邊讓他叫了幾聲。

沒等設計師弄明白,是打給誰的電話,手機就被拿走了。

到了地,設計師被人一腳踹下了車。

狼狽不已。

這時候他聽到了熟悉的聲音。

是熟人。

2、
熟人是他認的乾哥,乾哥和設計師從小一起長大。

感情很好。

乾哥生意做的很大。

這場無妄之災也是因為乾哥前段時間收購了一家公司。

手段有些卑鄙。

這下那公司的老闆狗急跳牆,就把他逮過來了。

設計師被套著腦袋在那裡聽了老半天。

終於明白。

老闆是想乾哥把公司還回去,不然設計師就要被扔進河裡。

可是這位老闆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對他乾哥一口一個你的小情兒在我手上。

他不是他乾哥的小情兒啊。

設計師表示有些懵逼。

3、
無風不起浪。

小情兒也不是空穴來風。

乾哥接下裡的話坐實了小情兒。

他喜歡設計師,很多年了。

只要老闆不傷害設計師,他什麼都可以做。

設計師持續懵逼。

身後一股巨力。

設計師被提了起來。

連拖帶拽地,他被拉到一個地方。

麻袋被扒掉,設計師眯著眼適應光線,映入眼簾的,就是一張異常俊俏的臉。

4、
這位小哥黑髮黑眸,可五官卻很深邃,眼睛仔細一看,還帶著點深藍。

混血小哥臉上帶著一股子深深的憂鬱。

設計師小心臟撲通撲通地。

還沒心醉完,腳下一空。

他被小哥抱了起來,直接掛到了橋外。

小哥還安撫地摸了摸他的頭髮。

“別急,事情完了,我會把你弄上來的。”

設計師狼狽不已,吊在橋邊。

胸中鬱氣十足,雙手被縛,承受身體的壓力。

僅僅一瞬間,就雙手全麻了。

就算你很帥,也不可原諒啊混蛋。

設計師眼淚汪汪,悲憤地想。

5、
事情扯了很久。

小哥也沒接到放人的電話。

他看了眼設計師,有些焦躁地點了根煙。

臉上的憂鬱之色更濃了。

設計師一直被吊著,他眼睛紅紅地看著小哥,期期艾艾道:“可不可以讓我中場休息一下啊,我的手還要畫畫,現在都沒知覺了。”

這話也不知道戳中了小哥的那根神經。

小哥探身摸了摸設計師的手,看了眼顏色。

果然泛著黑紫。

小哥猶豫了會,就提著繩子把人提溜了上來。

設計師還沒晃過神。

人就到了小哥懷裡。

小哥胸膛結實,還散發著好聞的綠茶味。

還有沉穩的心跳聲。

不知為什麼。

設計師覺得自己鼻子熱熱的,有流鼻血的衝動。

6、
小哥在橋上待不住,要下去找老闆。

設計師顛顛地跟在男神後面。

哦對了。小哥直接晉級為男神,不得異議。

從後方看男神的身材。

翹臀長腿的。

黑色褲子隨著雙腿走動,一起一伏勾勒著臀線腰身。

設計師心癢癢的,手蠢蠢欲動地想上去捏一把臀肉,揉啊揉。

7、
然而他還是有賊心沒賊膽的。

畢竟男神的武力值擺在那。

輕舉妄動應該會被揍到骨折。

而且剛剛他賣萌裝純的形象才剛剛在男神心裡築基。

切不可因小失大。

設計師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那雙大長腿。

咽了咽口水。

8、
男神在前面走,渾然不知道後面有個小色胚上上下下視奸他。

其實怪不得男神會對設計師軟了心腸。

畢竟設計師一頭軟萌卷毛,臉上肉嘟嘟的。

一雙眼睛圓又大。

小乖小乖的看起來年紀小又純。

哪能想到對方內裡是個小泰迪。

而且還是個設計情趣內衣的小泰迪。

小泰迪跟在男神身後。

已經開始在腦子裡勾勒男神這好臀該穿的情趣內褲。

忽然男神在前面停住了。

9、
設計師還沒反應過來。

男神回身就把他拉進懷裡。

壓在牆上。

設計師雙眼瞪得溜圓。

這進展好快,男神對他強勢壁咚。

他該怎麼回應,是趁機摸腿還是捏臀呢?

設計師表示很方。

畢竟他還是很怕被骨折的。

10、
下一秒雖然小,但很明晰的喘息聲傳到了設計師耳邊。

他有些茫然地睜大眼睛。

表情又可憐又無措。

看的男神都有些想安慰他,畢竟裡面正在苟且的就是之前口口聲聲說愛設計師的乾哥。
然而外表可憐兮兮的設計師內心正在瘋狂的刷屏。

臥槽,現場版,誒喲乾哥不錯哦。

那啪嗒啪嗒快的和小馬達一樣,下面那位叫的好浪啊。

乾哥加油,幹翻那個磨人的小妖精!

咦,磨人的小妖精為什麼聲音有點耳熟。

哎喲喂不管了,男神懷裡好香,嘿嘿嘿。

11、
然而還沒在男神懷裡呆多久,男神就動了。

闖了進去。

因為老闆被打暈了捆在了一邊。

男神得去救人。

外人的突然闖入驚嚇到正在換姿勢的二人。

雙雙狼狽提褲捂襠。

設計師定晴一看。

喲呵!竟然還真是認識的,這不是前段時間鬧著要追他的小開嗎。

怎麼和乾哥幹了個爽呢?

12、
小開漲紅了臉,惶然之下看到拐角處設計師眨巴著眼睛看他。

當下差點沒暈過去。

“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樣的!”
“弟,不是你看到的那樣的!”

另外一道聲音插入,小開扭頭一看,是青著臉的乾哥。

設計師被他們倆吼得一抖。

尷尬症都快犯了。

也不知道面對此事說什麼好,好像不關他的事,又和他扯不開干係。

正糾結著,轉眼一看,男神把老闆抱在懷裡,沉著臉要走。

13、
設計師想跟上去。

結果被乾哥抓住了手。

只能眼巴巴地瞧著男神緊緊抱著老闆離開。

心裡憋屈地都快滴血了。

乾哥帶著一身吻痕抓痕,緊緊捏著設計師的肩膀。

“我喜歡你啊,我和他沒有半點關係。”

小開在旁邊釋放嘲諷:“呵,剛剛是誰壓著我不肯放的,你別聽他解釋,只有我才是真心喜歡你,他就是個禽獸!”

乾哥瞪向小開,小開不甘示弱的盯了回去。

設計師瞄了眼小開都快合不攏的腿。

小聲說:“我們要不要換個地方,再討論這個。”

14、
咖啡廳裡。

設計師和乾哥還有小開,呈三角方位而坐。

事情又重新對了一遍。

小開去設計師公司找人,剛好遇上了看見設計師被人綁走的公司保安。

小開急怒之下用了手段,找到了設計師被綁的位置。

然而他剛來,就碰上了和老闆對峙的乾哥。

兩個人聯手把老闆打暈綁了起來。

然後言辭不合兩個人也打了起來。

打著打著就莫名其妙的做了。

設計師默默地舉了一下手,中斷了小開的敘述。

“請問一下,從打到做是不是漏了一個環節,轉變的好突然,我有些接受不了。”

乾哥神色尷尬地咳了一聲:“不提這個了,你沒事吧。”

設計師摸了摸自己手腕,眼睛亮了起來。

“那個老闆是誰?”

15、
男神從飯館出來,手上提著外賣盒。

老闆呆在醫院裡頹廢不堪,什麼都吃不下。

這家飯館是他倆以前大學最愛來的。

他還記得老闆當時神采飛揚,要闖出大事業的模樣。

可人生風雲變幻,曾經風光不代表日後並不會落魄。

男神安慰不了老闆。

就像是即便呆在老闆身邊那麼多年。

老闆也還是不會喜歡他一樣。

16、
穿梭長長的小巷,一輛白色的小車吱地一聲停在男神身前。

車窗下降,露出了那頭絨絨的卷髮和小臉。

設計師在駕駛位上朝男神笑靨如花。

“好巧啊,我送你?”

男神無視他,繞過車身繼續走。

設計師皺了皺眉,有些委屈地看了眼四周。

找了個停車的地方便果斷下車走人。

顛顛的跟在男神身後。

設計師跟個小話嘮一樣叨叨叨。

是哪裡人啊。

長的可帥可帥啊。

家裡幾口人啊。

在哪上班啊。

戶口本還缺不缺個位置填個人啊。

17、
男神一臉異樣地轉頭看他。

“你問這些做什麼?”
“我想養你啊~”
“包養?”

男神震驚不已。

看著設計師仰頭看他,那雙大眼睛還眨巴眨巴的。

看起來那麼純真,心思竟然如此壞。

竟然想以綁架事件脅迫他,逼迫他出賣自己的肉體。

借此進一步的報復曾經他們曾經綁架過他。

18、
摧毀他的精神支柱,折磨他的肉體,若干年後再用錢砸他的臉。

讓他滾。

男神都能想像到設計師高高在上對他嘲諷MAX。

他心碎不已,卻又想到在醫院的老闆。

屈辱地落下了淚,好半晌,艱難地點頭。

設計師:“?”
19、
設計師不明所以,但是男神同意了就好。

雖然是哭著同意的。

總覺得男神的形象有些崩塌,但是不影響對方的皮相足夠吸引人。

設計師顛顛地陪著男神去給老闆送了飯。

然後載著男神回了公司。

這幾天他光是靠著對男神的回憶,都已經設計出了幾款男士絲襪。

男神穿上了肯定很合適。

事實上那句養你的意思是,他想把男神當做他的專屬模特。

只要能當他模特。

吃穿用度他包了。

20、
畢竟男神是他這麼多年以來,唯一位一眼就認定,這是屬於他的繆斯。

怎麼可以放過。

可男神卻直接說包養了。

雖然有些害羞。

但是小泰迪設計師怎麼會放過這樣的好機會。

畢竟他對男神也有這樣那樣的意思。

當然就就嘿嘿嘿地接受了。

21、
設計師帶著男神一頭紮進他的設計屋。

設計屋很亂。

還有幾具人體模型,模型很完整。和充氣娃娃差不多,胯下還有根塑膠的大屌。

塑膠的大屌被一層黑色內褲緊緊包裹著。

黑內褲的緞帶還有小扣連接在絲襪上。

襯著那塑膠的腹肌,簡直喪心病狂至極!

男神看著這一切神經緊緊崩著,身上每一塊肌肉都在蓄力,看著撅著屁股在一堆箱子裡翻找的設計師。

他都能想像到對方用那張未成年的臉,舉著奇怪的性玩具朝他嘿嘿嘿地走過來的模樣。

得先發制人,男神緊緊盯著對方的一拱一拱地翹臀,心裡暗暗地想。

22、
設計師終於找到了那套紅黑相交的情趣內衣。

他氣喘吁吁地從紙箱堆裡爬了出來。

舉著衣服轉頭看著男神笑。

紅撲撲的小臉看起來很可愛。

可手裡拿著的東西,可就沒那麼萌了。

那是幾根緞帶系著一黑色的皮兜,是個丁丁套。

上面還有一個黑色鐵環連結著兩根長條的緞帶。

設計師舉著那件哪哪都擋不住的情趣內衣朝男神笑道。

“脫吧~穿上試試。”

23、
男神咬著牙,努力壓抑著自己身體的顫抖。

同時眼睛緊緊地盯著設計師,生怕對方看到他的肉體後對他做一些禽獸不如的事情。

設計師默默地舉著內衣,看著男神生不如死臉。

突然就有些心軟了。

男神好像接受不了的樣子,要不要就算了吧。

設計師剛手一放下,男神就撲了上來。

把情趣內衣奪了過去:“我穿!”

男神看著設計師的臉,生怕對方拿出更汙的弄西玩弄他的肉體。

設計師笑了,憐愛地摸了摸男神的頭:“不著急,還有很多呢。”

男神:“……”

24、
男神身材真的很好。

他身高將近一米九,腿的比例更是完美。

皮膚微白,身體上覆蓋的肌肉結實而不誇張。

設計師拎著內衣坐在椅子上,看著美男在眼前脫衣。

哈達子流啊流。

直到看到那胯下尺寸。

設計師猛地吸溜一聲,被嚇的把口水咽了回去。

果然是混血。

果然種族天賦。

可怕!太可怕了!

設計師默默地看了眼自己手裡的情趣內衣,總感覺那個丁丁套好像有些兜不住。

25、
男神一身白皮膚,抬腿將丁丁套套在了丁丁上。

那紅色的緞帶覆蓋在胯骨上,兩根捆成一股陷入了兩瓣挺翹地臀肉裡。

乳尖帶著淡粉,裸露在外,像背帶的緞帶繞到他的雙肩,從後背直下,與臀縫中的紅色緞帶相結合。

設計師看的一愣一愣的。

突然就亢奮了。

果然是他的繆斯。

完美!

太完美了!

26、
設計師激動地起身,想要撲到男神身上抓著對方的手,來哭訴自己的激動心情。

男神瞪著眼。

看著設計師一臉如狼似虎的奔了過來。

果然!

這人要對他做禽獸不如的事情了!

男神雙眼瞬間冷凝,手上肌肉暴起。

推拉,下踢腿,壓肩。

完美放倒。

被掐著後頸壓在地上,屁股高撅一臉懵逼的設計師:“?”

27、
事情好像有些不太對。

設計師有些懵。

剛剛一頓折騰,期間還撞到了設計師的桌子。

就那麼剛剛好。

一瓶綠茶味的潤滑油咕嚕嚕地轉到了兩人身旁。

設計師顫抖著身體,連帶著小屁股也在抖啊抖。

他有些緊張的咽了咽口水,回頭看了男神一眼。

也不知道是不是角度問題。

男神竟然被電到了。

這人禽獸不成竟然還想勾引他!

腦回路不在一個頻道上的結果就是設計師連冤枉都沒來得及喊,就被人扒了褲子。

28、
設計師像一個頻死的小泰迪一樣撲騰著四隻爪子。

就差沒哭唧唧地喊不要不要了。

潤滑液瓶口嗶剝一聲。

綠茶味蔓延到設計師鼻尖。

雖然不是沒想過把男神睡了。

可這幸福來得太突然了。

他還沒有準備好承受那天賦異稟的大丁丁啊!

他還沒準備好久在這玩辦公室嘿嘿嘿啊!

29、
男神力氣很大,一下子就箍住了設計師的腰身。

設計師一聲細白嫩肉的,輕輕一掐就留下粉色的印子。

男神情不自禁地放輕力道。

設計師立刻撲騰地往前爬。

被抓著腳踝拖了回來。

把著臀,後穴就擠上了濕涼的潤滑液。

設計師休閒西裝在身,現在被扒的只剩下一件白襯衫。

擴張的差不多了,就被人捏著乳頭插了後穴。

設計師雙眼一下子就濕了。

男神好鬼畜,好痛!

30、
兩個處男的碰撞。

腦洞突破天際的混血對上淫而不蕩的小泰迪。

當然是小泰迪被艸的嗷嗷叫。

男神一插進去就被小穴絞的差點射出來。

憋著一口氣啪嗒啪嗒地肏。

設計師閉緊雙眼,一下下地挨著疼。

小聲地叫著。

樓下是他的公司,人來人往的。

他在樓上的老闆辦公室裡被肏的不要不要的。

還不敢叫。

簡直一個慘字了得。

31、
設計師的第一次托混血的種族天賦,解鎖了各種姿勢。

男神食髓知味。

到後面設計師後穴都合不攏,吐著白色的濁液,想離開。

被男神抱回了原位。

男神把綿軟地設計師翻了個身,拉開設計師想合上的大腿,從前面頂了進去。

白色的粘液被擠了出來。

設計師酡紅著臉,軟軟地哼了一聲。

累的都快睡著了,還是被摟著腰被人快速聳動抽插著。

無力地手攀附著男神的肩膀,紅腫的乳尖被對方結實的胸膛壓著摩擦。

綿軟的後穴被持續地頂撞著敏感處,一陣戰慄的收縮。

又再一次被插射。

射了一肚子的精液。

32、
窗外啾啾啾鳥兒聲響。

設計師砸吧嘖嘴,翻了個身。

頓時酸疼的眼淚花都飆出來了。

想他設計情趣內衣這麼多年。

萬片從中過,從來不來不擼種。

知識即是力量。

然而積累了如此之多的知識。

初夜還是被肏的翻不了身。

還是被男神絕對壓制。

男神還是個小處男,一點兒都不留情。

差點被被肏的脫肛。

33、
他昨晚接近暈厥,強打起精神讓男神把他送回自己家。

到車上就不省人事了。

身上乾爽。

赤裸的皮膚服帖的軟被。

室內空調溫度剛剛好,不冷也不熱。

如果不是腰特別疼,臀部更疼。

他真的想繼續回籠覺。

他再也不敢質疑為什麼乾哥和小開為什麼就這麼突然地做了起來了。

男神和他也是說幹就幹。

完全沒有一點點徵兆。

挨操說來就來。

34、
在床上蠕動了半晌,設計師後知後覺地發現屋裡沒人。

男神不在屋裡?

竟然不留下來和他一起睡??

拔屌無情???

設計師抱著被子把自己裹成春捲。

昏昏沉沉地想著。

腦袋很暈。

呼吸間像是要著火。

設計師身體上的疼還沒緩過去,就發現自己發燒了。

把自己折騰成這樣的人還不在。完事就跑。

設計師頓時就委屈地拉高被子蓋著臉。

果然,長的好看的人都是渣。

男神更是渣中之渣!


35、
渣中之渣的男神的很早就起了。

在設計師睡著的時候擼著袖管,賢慧地整理了設計師的屋子。

設計師的家,繼承了設計師體內的泰迪,那放浪不羈的畫風。

亂成狗窩。

男神秉著小潔癖的精神,強行將狗窩整理出人屋。

罷了便賢慧地出門買菜。

回來做了一鍋粥給設計師留了一半。

另外一半就送去給老闆。

老闆依舊頹廢。

看到男神也沒多大反應,幽幽地看著窗外。

35、
男神拖了把椅子照看了老闆一會。

心裡惦記著還在睡的設計師。

雖然對方很汙很禽獸。

可畢竟自己幹了更禽獸的事情。

想想就害羞。

男神雙頰飛紅地削蘋果。

老闆沉默地轉過頭,想和男神說出院的事情。

赫然就見到對方脖子上碩大的一個吻痕。

頓時就繼續沉默了,無力地把腦袋轉回了窗外。

36、
男神在醫院沒呆多久,就趕回設計師屋裡。

他留了個心。

拿了設計師的鑰匙。

去藥店買了藥。

他回了設計師的房子。

剛推門就看到設計師趴在桌子上,有一搭沒一搭的喝著碗裡的冷粥。

男神立刻走上去拿開對方手裡的勺子。

設計師看到男神眼睛亮了亮,可對方把他的勺子給強行拿走了頓時嘴巴就抿起來了。

他眉頭皺的急巴巴的,臉上還有因為發燒暈上的緋紅。

一頭卷毛也焉巴巴地貼在腦門上。

渣男神竟然連粥都不讓他喝了。

太過分了!

37、
男神看著設計師不正常的緋紅。

摸額拂臉。

果然一手滾燙。

把軟趴趴帶著高溫的設計師攬入懷裡。

抱著設計師回房。

設計師手艱難地夠著碗,聲音沙啞道:“餓,想喝粥。”

男神心裡軟的一塌糊塗。

情不自禁地親了親設計師的額頭:“冷的,我待會熱給你喝。”

設計師迷糊地看了眼男神。

揪著對方領口低低道:“要肉。”

“嗯,有肉。”


38、
設計師要肉,男神就加肉。

把那鍋冷粥倒了。

男神把雞胸肉切成細絲,用鹽和油醃。

鍋煮白米粥,半熟時倒入雞絲,

放薑絲、加鹽、起鍋。

中途等粥好的時候還繞去了房間。

給設計師喝了點溫水。

設計師迷迷糊糊看到男神的臉。

對方的睫毛長而翹。

設計師病了還不壓抑泰迪的本性。

硬是拉著男神撩騷。

非要親一親對方的長睫毛。

39、
男神臉被逼的通紅。

畢竟在昨天之前。

他還是一個純情的小處男。

開了葷,定性就沒那麼高了。

被設計師撩了幾下。

就壓著對方到床上一通親。

親的設計師腦袋暈暈的,差點又死在美色下。

男神給設計師掖了掖被子,出去熬粥。

40、
設計師睡得迷糊。

男神把他叫起來的時候還生了些小脾氣。

結果香噴噴的雞粒粥下去。什麼脾氣都沒了。

好吃的不行,砸吧砸吧嘴還要。

男神不給他吃那麼多。

反而要他喝藥。

設計師怨念地看了男神好久。

也沒把人看動。

他憋屈的說:“明明是我包養你啊,我才是你的衣食父母,我要喝粥怎麼就不行了呢。”

41、
男神的表情頓時就僵了。

愣愣地看了設計師半晌,才恍然般點了點頭。

有些失魂落魄地說:“我出去給你裝一碗。”

設計師直覺得好像說錯了話。

但是他的反射弧有些長。

半天沒反應過來自己說錯了什麼。

難道是不該說再喝一碗的?

可是他好餓啊。

下次他就聽話。

這次實在太苦了,腰疼屁股疼,好暈。

不吃多點實在熬不住。

42、
男神就稀裡糊塗地和設計師在一塊了。

設計師發現男神真的是有顆少女心。

勤儉持家。

洗衣做飯。

還喜歡看狗血韓劇。

偶爾設計師和他玩玩小情趣。

把設計好的情趣內衣讓男神穿上。

男神會害羞地把衣服一件件脫了。

掛著那些叮叮噹當的東西把設計師壓倒嘿嘿嘿。

嘿到第二天設計師爬不起來。

還是男神把人摟著去浴室洗漱。

43、
設計師赤身裸體。

穿著男神的衣服。

白白的兩條腿從衣擺伸了出來。

上面還有星星點點的吻痕。

他張著嘴,眼睛慵懶地看著男神。

男神拿著牙刷溫柔地給設計師刷牙。

設計師很滿意。

總覺得自己得來了個好寶貝。

不由感概。

幸虧上天讓他們相遇。

44、
男神神色一變,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接下來便低落地給設計師快速洗漱完畢。

就把莫名其妙地設計師推到了浴室外面。

一個人躲在浴室裡沉默地傷感。

設計師果然還是沒有忘了當時的綁架。

果然還是要等他愛上了設計師,再對他虐身虐心把錢甩在他臉上讓他滾。

可是怎麼辦呢。

男神低下頭抓了抓頭髮。

他好像真的喜歡上設計師了。

他不想滾。

45、
設計師美男在手,簡直天下他有。

每天都樂顛顛的。幹什麼都有氣力。

回家還有男神的好廚藝伺候著。

有新出的情趣內衣還可以先找男神試上一試。

靈感如湧泉,設計稿一幅幅地,簡直人生贏家,走上巔峰。

只是男神越來越憂鬱。

直到設計師把第一份模特辛苦費,即是包養費交給男神的時候。

他甚至都能看到男神眼底閃爍的淚花。

設計師:“?”

46、
除了男神時不時地,突如其來的傷感。

兩個人還是好好的過日子的。

除了男神的老闆。

男神在屋裡忙碌碌地準備著。

設計師緊緊尾隨。

男神轉到哪裡。

設計師就跟到哪裡。

一張臉鼓的和包子一樣、

幼稚兮兮地拉著男神的衣擺吐槽老闆這麼大個人還不會照顧自己。

47、
男神有些好笑,回身摟著他的腰。

“他受了那麼大打擊,我和他這麼多年朋友,總該照料。”

設計師撇了撇嘴,氣悶地揪著男神的衣擺。

“可是……可是我也很需要你的照顧啊。”
“你需要我什麼照顧。”

設計師皺眉想了想,半天沒想出來,就跑到大門口。

用身體擋住門:“那你得陪我一會,昨天的稿子還沒畫完。”

男神走了過去,把人直接攔腰抱了起來。

走了幾步把設計師放沙發上。

親了親臉,低聲道:“我知道你半夜偷偷溜起來畫了。等我回來。”

48、
設計師見被拆穿,也不鬧了。

他以前作息混亂,經常熬夜,三餐也不正常。

男神被他包養了之後。

發現這個問題,時間到了老逮著他去睡覺。

通常他看著男神寬闊的肩,修長的腿,還有美好的顏。

都會很沒骨氣地滾到人家懷裡。

49
到了床上腳丫子晃啊晃,勾呀勾。

撩男神和他嘿嘿嘿。

第二天自作孽地起不來床。

但是趕稿的時候。

男神就不嘿嘿嘿了。

設計師不關床頭燈,看著男神的臉,都幸福的不行。

靈感爆棚,起來畫稿。

沒想到,還是被人逮住了把柄。


50、
設計師甜蜜蜜地抱著軟枕在床上滾。

徹底戀愛的設計師渾身都散發著小粉紅。

臉上盡是傻笑。

突然手機鈴聲響了。

接通。

是金主。

金主是設計師的朋友,最近和他家芝麻陷的小情人蜜裡調油。

竟然還記得他這個朋友?

設計師有些感動。

電話那頭直接嚷嚷著三缺一,讓他去。

51、
設計師收拾好自己就去了。

那頭小卷毛被他自己膠的蓬鬆柔軟的。

金主見到他了,都情不自禁地把他拖大懷裡狠揉捏一把。

一邊揉一邊說:“喔唷,我家小泰迪思春了哦,看著一臉的粉紅。”

設計師雙手抱頭從金主手下拯救會自己的顏值與尊嚴。

然後仰著小下巴說:“就是思春了,嘿嘿嘿,我和你說,我家男神……”

一下巴拉巴拉兩萬字吹噓自家男神多美多美,腿多長多長。

說著說著。

龍七對,清一色,大對子。

啪啪啪,全糊了。

設計師臉都快樂歪了。

52、
煤老闆出了一張八筒,笑著問設計師:“你們是怎麼開始的?”

設計師那緩慢,悠長的反射弧,終於歸為。

他和男神是怎麼在一起的?

對啊……

包養。

設計師有些艱難地開口道:“包養算嗎?”

金主在一旁噗地一聲,菊花茶碰了一地。

他驚呆地看著設計師:“包養怎麼能算談戀愛。”

設計師一臉呆滯,緩慢道:“可是……我們之間……很像談戀愛啊,包養什麼的,雖然算是前提條件,但是……”

“別但是了!包養那裡算是談戀愛啊!我之前因為我家那位,就是搞錯了差點沒被折騰死,你又不是不知道。”

“可是我之前……並沒有包養他,只是想養他當我的私人模特……他自己說要包養……”

設計師噤聲了。

他覺得他自己好像從都到尾,都誤會了些什麼。
53、
晚上男神回家。

發現家裡燈敞亮著。

設計師坐在沙發上有一搭沒一搭地轉著筆,發呆。

今天老闆那裡有事,男神幫了忙許久。

老闆好不容易恢復過來,忙起了事業。

他讓男神和以前一樣回去當他的助手。

可男神猶豫了。

不為別的。

只為了那個包養了他的設計師。

那個不懂得好好照顧自己的設計師。

54、
設計師今天耍賴的時候,男神反問他。

你需要我什麼照顧。

設計師回答不上來。

可男神卻知道。

當時他看著設計師,心裡滿是柔情。

設計師愛熬夜,心情差要吃甜,趕稿要忘了時間,平時愛賴床容易錯過上班時間。

吃飯只吃肉不吃菜,菜必須和肉配著炒的香香的才能喂幾口。

晚上愛踢被子。

看電視容易睡著。

喜歡光腳跑來跑去。

喜歡給陽臺養的植物取名字。

喜歡貓卻不敢養,之前跑過一隻,傷心了許久。

設計師的一切,他越知道,越喜歡,陷得越深。

而一切。

他明白,只是包養而已。

55、
設計師呆呆地坐在沙發上。

男神過來抱他。

他窩在男神懷裡啊,眼巴巴地看著男神翹翹地睫毛:“你喜歡我嗎?”

男神的身體忽然就僵硬了。

接下來該說什麼。

他和設計師在一塊那麼久了。

從來沒說過喜歡。

會不會,說了喜歡的下一秒。

一切就結束了。

56、
男神心思亂亂的。

設計師卻誤會了。

他連忙抱緊了男神的腰:“我不問了不問了,沒事了沒事的,當我沒說過。”

他把臉埋進男神的懷裡。

心裡卻一樣再害怕。

喜歡說出來,一切就結束了。

就像金主對他說的一樣。

包養是盡責,喜歡是說愛。


57、
他和乾哥有好長一段時間沒聯繫了。

自從上次乾哥和他表白後。

設計師覺得。

如果不喜歡那個人,就最好別給希望。

雖然狠了點,但是至少這麼做。

那個人也能儘快走出來。

乾哥約他出去,他能推就推。

可是這次不一樣的是,乾哥說和男神有關。

他知道他倆在一塊。

他有事要和設計師說。

關於男神的事。

58、
剛一到地,坐下來還沒喝口熱茶。

乾哥就把一份文件推給了設計師。

設計師展開一看。

內容差不多就是男神和老闆一直保持曖昧的關係。

男神是故意和他在一起的。

一切都是為了把老闆的公司搶回來。

老闆現在拿著設計師在要脅乾哥。

59、
設計師看著那些荒謬的結論。

他不相信。

直到乾哥面色沉重地將威脅短信遞了過來。

上面是設計師的照片。

沒有露光,可也知道是沒穿衣服的。

那一臉潮紅,想也知道是經歷過性事。

豔照。

設計師只覺得那一刻像是給人插了刀。

疼的他眼淚都流了出來。

60、
設計師眼睛紅紅地看著乾哥。

“我還是不相信,除非他親口對我說。”
“你還有什麼不信的,他們就是一夥的,他沒有愛過你!他從頭到尾!都是喜歡那個老闆!”

設計師不停的擦眼淚。

哽咽道:“我不信,除非他和我說,他不想和我在一起了。”

乾哥見勸不行,就來狠的。

“就算你想被他騙,可你哥我也不想受這樣的威脅。他們那邊的意思是讓我把買下的股份退回去,既然可以花錢解決,那就解決。可你不能繼續和他在一起。不然欺騙敲詐無窮無盡。我……”

設計師搖頭,他抹了把眼淚。

“那邊要多少錢,我來給,哥哥你不用幫我付,我來給……”
“這不是錢的問題……”
“我知道,可不管怎麼樣,我要明白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61、
設計師腦袋一片混沌。

他只想找到男神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

然而家裡沒人。

男神電話也不接。

他蹲在客廳裡,猶豫了許久。

飯桌上還有男神給他留的飯還有小紙條。

怎麼樣,他都不願意相信一切都是騙局。

哪怕是包養也好,他也不願意相信。

男神從頭到尾,都在騙他。

62、
設計師在家裡緩了一會,他致電乾哥,要了老闆的地址。

他慌張地起身出門。

打車到了老闆的位置。

剛一下車。

就看到老闆和男神從辦公樓裡走了出啦。

老闆低頭看著手上的檔說些什麼。

沒有注意到馬路上的車輛。

一個車飛馳而來。

男神驚慌失措。

近乎是飛撲過去,絲毫沒有在乎自己是否也會被碾成肉泥。

把老闆拉近懷裡。

臉上盡是害怕的神情。

設計師虛軟地靠在牆上。

不需要解釋,他明白了。

63、
他失魂落魄地想走。

男神卻在馬路的另外一邊看到了設計師。

他的小泰迪失落地在街的那一頭。

圓圓的眼睛滿是黯淡。

又似看破了些什麼。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是男神覺得,如果就這樣讓他的小泰迪走了。

好像會真的失去了他。

男神不管不顧地追了上去。

他感覺到身後有人拉扯了他一下。

可男神並沒有回頭。

他滿心滿眼的。

都是他的設計師。

64、
設計師想跑。

可他又沒有特別想跑。

他很喜歡男神。

他對男神一見鍾情。

即使是知道了是欺騙。

他也想要對方追上來,哪怕是欺騙他也好。

也說愛他,也說喜歡他。

也一直一直,都呆在他身邊。

65、
跑的不快,很快男神就把人給追上來。

他一把將設計師攬進懷裡。

大聲道:“你跑什麼!”
“你不喜歡我!”
“什麼?”
“你騙我!”
“啊?”

男神實力懵逼了。

這時候也沒辦法開狗血的腦洞了。

小泰迪的眼淚巴拉巴拉的一陣狂掉。

他還沒搞清楚是怎麼回事,就被這通話給砸懵了頭。

66、
只好緊緊地抱住懷裡躁動的小泰迪。

設計師憋著一口氣。

雖然很想當面對質。

可是事到臨頭,卻又不敢說了。

生怕下一秒聽到的答案。

是他害怕的。

男神不放手,皺著眉頭認真地看他:“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設計師哽了哽,有些憋屈地說:“豔照……”
“啊?”
“我的豔照洩露出去了。”
“什麼?!是誰!怎麼回事!什麼照片!”

看著進入狂暴狀態的男神。

設計師莫名地安心了。

67、
“是你發的嗎?”
“哈?”

男神猛地停住了,他接受了半天的信息量才猛地知道了是怎麼回事。

設計師以為他和他在一起是有目的的。

豔照也是被他卑鄙地拍的。

男神反應過來。

只覺得渾身都冷了。

他鬆開了設計師,無法克制地,雙眼就紅了。

“你覺得是我拍的?一切都是因為有目的?”

男神的腦洞又克制不住地打開了。

他已經腦補到了設計師誤會厭棄。

他流浪到他鄉,心情鬱鬱,最後抑鬱而終,臨死前給設計師打電話。

卻被對方殘忍地掛斷。

僅僅是腦補,男神便已經落下淚來。

68、
設計師看到男神哭,當時就什麼都不管了。

雖然兩個人腦回路還是不在一個頻道上。

但是架不住喜歡的心情。

他趕緊摟著男神:“你別哭啊,我錯了我錯了。”

這回輪到男神不管不顧了,捂著臉不吭聲。

差點沒把設計師急瘋。

他連忙把事情的前因後果,順便把金主的包養論告訴男神。

罷了膽戰心驚地等著男神的反應。

結果男神紅著雙眼看著他,有些彆扭的說:“明明就是你一開始要包養我的,怎麼輪到我故意接近你了呢。”

“是是是,別哭了。”

“明明就是你一開始就想讓我愛你,然後報復我們綁架你。”

“是是是……啊?什麼?”

“你一直都像我愛你,現在我愛你了,你卻覺得我欺騙了你……”

“啊?你愛我?”

“我要流浪天涯了,你還會掛掉我最後一個電話……”

“啊???什麼電話!”

男神已經完全奔潰。

眼淚停不下來。

設計師也不管男神到底說什麼了。

畢竟男神對他說了我愛你,夠了。

他緊緊摟著男神的腰,低低在對方耳邊說:“我也愛你,南昇。”

Comment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回到此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