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奶茶的那個小哥by床頭跪

文案:


睡前小萌文~~

經常被人表白的校草攻……看上了門口奶茶店的那個小哥!
內容標籤:花季雨季 情有獨鍾 近水樓臺 種田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沈壬,麥楠茶 ┃ 配角: ┃ 其它:


1
每一所學校都會有那麼幾個口耳相傳的,神神秘秘的“校園傳說”。其中十個有八個跟戀愛有關。
比如“情人節的時候小樹林裡會傳來女孩的哭泣”、“在音樂教室的鋼琴後面接吻就能和戀人幸福一輩子”,又比如不知道怎麼流行起來的“在東門那家奶茶店請暗戀的人喝一杯雙份布丁的布丁奶綠就能告白成功。”



2
沈壬已經是第六次被不同年級段不同類型的女生請喝雙份布丁的布丁奶綠了。

那個女孩是在圖書館外攔下他的,手裡拎著書包的沈壬笑得很溫和,“抱歉,我不是很喜歡布丁。”
眼眶瞬間通紅的女孩看上去像是被打擊到了,但是還維持著鎮定:“是,是嗎,那麼推薦一下那家店的仙草奶茶,也挺好喝的……”
說完這句話她就走了,留下沈壬一個人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其實她誤會沈壬了——沈壬真的不喜歡布丁,而且沈壬平時不上人人也不上扣扣空間,對於這個在社交網路上瘋轉的校園傳說,他一無所知。
沈壬仔細回憶了過去一個月裡被六次攔下的神奇經歷,迷茫地回到寢室虛心下問室友。

室友們放下遊戲聽他說完,集體捶床板捶桌子:“臥槽你個遲鈍男無意識炫耀黨!”然後與他細說了那篇纏綿悱惻的日誌以及最新校園傳說。
沈壬:“……誒?”
室友們:“沈壬你個渣!傷了多少少女的心啊!”

沈壬摸摸鼻子沒說話,心想,就算知道那些女生是來表白的他也不會接受啊。因為他喜歡的是男生嘛。

3
這個讓沈壬鬱悶的校園傳說一直轟轟烈烈的持續了一個學期,中間到底有多少人借此表白成功誰也不知道,但是東門那家奶茶店的雙份布丁奶綠倒是真的越賣越好。

室友說:“嘖嘖,軟廣告做的真好。”

沈壬大一的時候活動都在西校區,很少去東門,大二的時候他搬了宿舍,搬到了東校區,開始在東門附近吃飯了,於是他就突然想起了那家傳說中的奶茶店。


——然後他發現,這家奶茶店很有個性,它的名字就叫“奶茶店”……
奶茶店的人氣沒有大一的時候那麼旺,但是還是很好,沈壬不太喜歡喝這種飲料,所以也沒有進去過,但是有時候替寢室裡一幫遊戲黨帶燒烤回去的時候經常路過,沈壬發現,無論中午晚上,奶茶店裡總是坐滿了人的樣子。

“生意真好啊。”沈壬每次都這樣想,“老闆一定很會做生意。”
從利用校園傳說打廣告就可以看出來了。

4

大二下學期,沈壬終於第一次踏進了“奶茶店”。
不是給自己買奶茶,是幫室友跑腿,準確的說是室友甲的女友想喝奶茶店的提拉米蘇,讓室友甲買了送到女生宿舍,但是室友甲正在大型副本裡面抽不出身,他在遊戲和妹子之間搖擺不定,最後只能厚著臉皮拜託老好人沈壬走一趟。

沈壬閑著也是閑著,就去了。

奶茶店門面比大一時小了一半,有一邊租出去給水果店了,本來那一半是賣關東煮和小吃的,大概是老闆太忙不能兼顧吧?
夏天還沒有來,走進奶茶店的時候,只有三三兩兩的學生坐在沙發上,面對面地打著三國殺,或者抱著筆記本在上網。
老闆在吧台後頭坐著,戴著耳機好像在打遊戲,店裡面很安靜。
沈壬走到吧台前面,突然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出聲,也不知道在猶豫什麼,扭捏了半天,說:
“老闆,一杯提拉米蘇。”

背對著沈壬的那個身影沒有動。一旁打著三國殺的一個男生笑了笑,說:“同學,你這樣叫他是聽不到的,看我的。”
然後起立,吸氣,吼道:“老闆,提拉米蘇!!!!!”
聲音大到沈壬耳朵都在嗡嗡嗡了。

不過這招的確有效,老闆這才摘下耳機,有點不耐煩地說:“來了來了不要吵……嘖嘖剛才在roll東西呢……”
他轉過身,盯著沈壬皺起眉頭:“提拉米蘇?冰的熱的?加西米還是珍珠?”

5

說句俗氣的話,沈壬從來不相信一見鍾情這種東西。他在上初三的時候明白自己喜歡男生,同時也確定了自己的第一個暗戀物件——跟他竹馬竹馬一起長大的鄰居家的哥哥。沈壬對那位竹馬哥哥的感情是經過日積月累了,沈壬也一直堅信,愛情都是培養出來的,絕對不可能有第一眼就動心到非他不可的情況。

這個觀點在這天被推翻了。

奶茶店的老闆和沈壬之前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他應該不是很大,二十五歲有沒有都是一個問題,臉部的線條很柔和,五官給人的感覺很舒服,分明是很溫柔的一張臉,配上他那皺著眉的不耐煩表情,竟然也意外的不違和。黑色的T恤上印著DOTA的logo和一個沈壬不認識的奇怪形象(——室友乙也有一件差不多的衣服,沈壬被科普過,知道那個奇怪的形象應該是某一個英雄),鬆鬆垮垮的,有幾分嬉皮的感覺。


跟隔壁鄰居大哥哥是完全不同的類型。
沈壬也不知道為什麼,一下子就覺得心跳加快了。

動心的感覺讓他束手無措。

“冰的,加……加西米吧。”
老闆沒有接話,轉身拿著不銹鋼的調酒杯(?)帥氣地開始加配料。
沈壬:……好帥!好像電視上的花式調酒師……

做完一杯奶茶,老闆封好口遞出來,沈壬給了錢,看老闆找了錢正準備坐回去接著打遊戲,不知道哪根筋抽了,突然說:“再來一杯提拉米蘇!”

老闆轉過身,一張= =臉。


6
沈壬變成了奶茶店的常客。
不玩遊戲的他本來就包攬了寢室裡的食物供應,現在其實也只不過是在“你們要吃什麼味道的蓋澆飯”之後再加一句“不如喝杯奶茶吧你們要什麼口味的”而已。


他隔兩天就會光顧奶茶店,打斷老闆無休止的網游之路然後點一堆奶茶拎著回寢室。老闆的臉總是很臭,只有沈壬掏錢的時候他才會有一點開心的感覺(……),嘴角翹起來,露出兩顆小虎牙,這樣的笑容對沈壬簡直是一擊必殺。


沈壬沒有進一步的打算——不如說他完全不知道怎麼進一步吧,這輩子只暗戀過一個人,雖然長著一張小學初中高中一路校草的王子臉,但他真的是一點戀愛經驗都沒有。


除了幫室友帶奶茶,沈壬偶爾也會抱著書來奶茶店裡看,點一杯鴛鴦在偏僻的一角坐一個下午。不過經常從看書成偷瞄在吧台後縮著的老闆。
看他換各種各樣看不懂的圖案的T恤衫,總是穿的那麼一條牛仔褲和萬年不變的人字拖,看他亂糟糟的頭髮,看他敲擊鍵盤的時候偶爾露出的齜牙咧嘴的表情。

心就會突然覺得很軟很軟。

7
沈壬在大二下學期快結束的時候和老闆說了第一句話。

某一天沈壬又在奶茶店坐到晚飯飯點,正準備買了食物會寢室的時候,難得沒有在玩遊戲的老闆突然把他叫住。

“喂,那邊那個,你叫什麼?”
“……我?”
老闆今天穿的是一件格子襯衫,入冬之後老闆也沒有放棄他那些五顏六色的T恤,偶爾換襯衫,奶茶店裡有空調,在老闆身上完全看不到冬天。
老闆依然是= =臉,“對啊,你叫什麼?”
沈壬覺得自己耳朵有點紅:“沈壬。”
老闆挑了一下眉:“嗯,就是你。”
沈壬:“???”

老闆:“你喜歡喝什麼?”
沈壬:“鴛,鴛鴦……”
老闆:“哦。”

然後老闆就面無表情地快速調了一杯鴛鴦,沈壬一頭霧水。
老闆:“有人請你喝奶茶,問你願不願意把號碼給她。”
沈壬:“……啊?”
老闆看傻子一樣地看著他:“啊什麼?有人追你啊,長得不錯的妹子哦,號碼給不給?”
沈壬慌了,沒想到自己和老闆的第一段對話居然是這樣,就在他在心裡組織語言的時候,老闆有出聲了:“大男人不要磨磨蹭蹭的,不想給就直接拒絕。”

沈壬:“……那,那你幫我謝謝她?號碼就不用了。”
老闆撇了下嘴:“這就對了嘛。麻煩。”

沈壬提了奶茶就灰溜溜地跑了。

8

跟老闆熟起來是在奶茶店的牆上漸漸出現了各種“3桌那個小帥哥每天都來”“3桌鴛鴦哥長得不錯哦”“人人網發來賀電”的紙條之後。
總是被女生拜託問沈壬要電話的老闆已經會和沈壬開玩笑了:“鴛鴦哥你魅力真大,我最近生意不錯。”
然後一翻臉:“遊戲都不能好好玩了。”
沈壬訕笑:“這也不能怪我。”
老闆:“你早點確定一個女朋友,讓他們別再往我這裡跑了吧。”
沈壬:“……會有人嫌棄自己生意好嗎。”
老闆沒回答。

沈壬只覺得他在開玩笑,能在大一的時候利用校園傳說賺錢的老闆,怎麼會嫌棄人來得多了?

不過他私心裡也有點不想讓這種情況持續下去了,於是他說:“那你就跟他們講我有女朋友了吧。”
老闆笑道:“哪有你這種人,送上來的桃花都不要。”
沈壬心想,我想要你這朵桃花,說出來一定會把你嚇到。



9

大三的時候課程表有了調整,每個週一的早上沈壬都沒有課。
他在心裡掙扎了兩個星期之後,決定週一早上也到奶茶店去看書。

奶茶店早上的生意冷清,基本上是沒有人的,所以這就間接地讓他們兩個人孤男寡男共處一室了。
不過讓沈壬洩氣的是,就算是整家店裡只有他們兩個人,老闆還是只一個勁地打他的遊戲,好像沒發覺沈壬的存在似的。

“被無視”的烏雲籠罩在沈壬的頭上,他在心裡唉聲歎氣,臉上卻不動聲色,捧著不知道看過多少遍的《發條橙》一直在3號桌坐到了午飯時間。
下午就兩點有一節課,他拿著錢出去買了碗拉麵,準備在奶茶店吃午飯。
中午的時候人稍微多了一點,老闆沒有再打遊戲,在吧台間忙忙碌碌的調奶茶。四周的桌子都坐了人,3號桌卻一直空著好像在等他回來似的。

沈壬笑了笑,坐下準備吃飯,卻聽到老闆的身影隔了吧台前排隊的一大堆人傳了過來:“鴛鴦哥。”
於是整個店的人都盯著他,沈壬臉有點紅,問:“什麼?”
老闆俐落地把調酒杯裡的奶茶倒進塑膠杯裡,笑著說:“幫我買一碗牛肉刀削吧,不要香菜。”


10
老好人沈壬週二到週五都會幫室友帶飯。
週一週六周日,就給奶茶店老闆帶飯。

意識到這一點的沈壬自己也翻了個白眼,心想我真是勞碌命啊!
一邊這麼想卻一邊笑得合不攏嘴完全沒顧忌安靜憂鬱鴛鴦哥的形象。

有一段時間老闆還會自己點今天要吃什麼,過了大半個學期,沈壬摸清了他的習慣,就不等他說,自己去買了,反正在老闆忙起來的時候問他也只會回答“隨便”。


再到後來,就不止是週一,只要中午有空,沈壬就會給他帶午飯,誰讓學生的飯點正好是老闆最忙的時候呢,看著老闆要空著肚子從十一點忙到一點沈壬就心疼了。

室友們都以為沈壬有了妹子,每天陪妹子吃飯所以不給他們帶了,紛紛以頭搶地地哭訴沈壬重色輕友,沈壬正色道:“每天在房間裡打遊戲對身體不好,去買飯可以適當運動。”

但是當他拎著拉麵/炒年糕/烏冬面走進奶茶店,看到老闆帶著耳機對YY吼著“大師仇恨拉住了,秀秀不要群加,那邊的羊氣場插好了沒”的時候,卻是甘之若飴的。


這就是朋友和喜歡的人的差別麼= =

11
室友甲的妹子是個很八卦的人。有一天來他們寢室玩的時候,見到沈壬就開始說網上流傳的那些事。
沈壬臉皮子薄,被她那些“富有文藝氣質的憂鬱王子”“等待陽光的花美男”“透過鴛鴦奶茶想到了誰”的描述弄得恨不得把頭塞進抽屜,不過後來話題歪到了他感興趣的方面——

神秘的奶茶店老闆。

“奶茶店本來是有兩個老闆的。”
“……嗯?”
“在我們來之前……其實到大一的時候都還是有兩個老闆,現在的店面不是少了一半麼,本來還有一半是賣關東煮啊壽司啊這些小吃的,兩個老闆一人負責一邊吧,他們倆長得有點像,應該是兩兄弟吧。”

“……”
“還記得雙份布丁奶綠的那篇日誌麼?那其實是一個現在已經畢業的學姐寫的,她用雙份布丁奶綠追走的就是本來負責小吃的那個老闆。”
“誒?”沈壬問,“那篇日誌是真事?”
妹子點點頭:“是啊,我有朋友和那個學姐認識,聽說那個被追走的老闆現在在考公務員,他和學姐已經準備結婚了。”
沈壬:“……哦。”
妹子又說:“唉,其實一邊賣小吃一邊賣奶茶也挺好的,現在只喝得到奶茶了。”
沈壬沉默著,妹子說:“本來奶茶店是有名字的,一半的店面租給別人以後,前面的名字就被拿下來了,然後現在就變成了搞笑的‘奶茶店’。”
沈壬笑道:“我覺得現在就很好。”

12

聽完了故事,日子還是要照過的。
那妹子的隻言片語裡仿佛有什麼極重要的訊息,沈壬抓不住,但有時他安靜地看老闆認真打遊戲,或者漫不經心調奶茶的臉,居然能在那些表情中,讀出與以往不一樣的情緒來。


老闆他,是“被拋下的那一個”。

13
沈壬只是不經意地跟老闆提起自己想要搬出來住,但是找不到房子。
他是期待老闆說我樓上住的地方有空房間你要不要住進來的,不過老闆只是說:“哦,那我幫你看看吧。”

沈壬有一點失落。
冬天過去了,春天也悄悄的走了,老闆身上的T恤和格子襯衫換了一件又一件。
這個城市難熬的夏天就快要到了。

老闆有用心地幫他打聽,但是沈壬心不在此,每次看了房間之後都想出理由推脫,最後老闆被他弄煩,甩了一句龜毛,就不再幫他注意租房資訊。
沈壬此時心態卻是M到了極致,雖然被罵,但是好歹老闆走出奶茶店,陪他在太陽底下逛了這麼久,他心裡已經很開心了。

暗戀中的傻子也知道需要改變戰術了。

某一天老闆發短信給他說中午想吃酸辣粉,他回了一條今天幫室友帶飯可能顧不上老闆了。老闆半天沒回短信,過了好半會兒,打來電話:“你還沒搬出去?”

沈壬忍笑:“是啊,找不到房子。”
老闆在那頭沉默了一會兒:“………………奶茶店樓上有房間,800一個月租給你。”
沈壬心滿意足地:“好啊。”


14

在熱浪席捲這個城市的前幾天,沈壬成功住進了老闆的家裡,房間就在奶茶店的樓上。
兩室一廳的房間意外的不亂,給沈壬的房間傢俱床鋪一應俱全,想必是以前那位小老闆住過的地方。
老闆對他的登堂入室也沒表現出特別的情緒。只是幫他整理房間的時候似乎有一些,彆扭。

幫老闆帶飯,變成了給老闆做飯。
第一次吃到沈壬做的蛋炒飯的時候,老闆有一點驚訝,調侃了幾句萬能好男人鴛鴦哥之後,就握著勺子沉默了。
也不知道想起了誰。

沈壬一直都是慢吞吞的個性,絕不急於求成,他知道老闆透過他看到另外一個人,他不在意。
他最擅長的就是細水流長,慢慢地侵入老闆的生活,他已經成功的從路人變成同居人了,從同居人到愛人……也不會太遠吧。

15
暑假的時候沈壬留在了這個城市,找了份短期工作,不讓自己閑著。
老闆的生意清閒了,不過也不是沒有,大學附近有幾座寫字樓的白領也愛來喝奶茶的。

那天沈壬下班,卻發現奶茶店關了。
從後門上樓,住的地方亮著燈,推門進去,老闆坐在沙發上,煙頭丟了一地,雲霧繚繞之間,老闆的臉有點模糊。
沈壬咳了兩聲,走到他身邊坐下。

茶几上放了一張請柬。
沈壬不動聲色地看了一眼,“麥楠葉先生與程可心小姐”,兩個燙了金的名字印在上面。
老闆說:“我弟要結婚了。”
沈壬:“嗯。”然後伸手把他的頭攬過來,放在自己肩膀上。
老闆手一抖,煙差點掉在地上,他劇烈地咳嗽了起來,好像咳出了眼淚。

16
沈壬開始學做奶茶了。
高材生在做奶茶這方面經驗完全為零……用麥老闆的話說:“沒見過你這麼笨的人!簡直是披著王子皮的狗熊!”

披著王子皮的狗熊又不小心多加了奶少加了糖,搖調酒杯的時候蓋子沒蓋緊,奶茶濺了出來。
麥老闆炸毛:“你給我認真一點!!!!”
狗熊看他精神不錯,就不逗他了,開始認真聆聽老闆教誨,學習不同奶茶的做法。
整個暑假的培訓之後,沈壬在開學初上崗了。

沒課的時候他負責做奶茶,麥老闆負責打遊戲。
回家他還要做飯,麥老闆接著打遊戲。

鴛鴦哥變成奶茶店小老闆的消息不脛而走,奶茶店的生意又紅火了一段時間。除了室友甲全是光棍的遊戲宅室友們組團來看他,借他的光搭訕妹子。

17
七夕那一天,奶茶店推出了兩款新口味的奶茶,一款叫暗戀,一款叫愛戀。
老闆對沈壬的創意嗤之以鼻,不就是一款黑巧克力為主調,一款奶油為主調嗎!
不過那一天生意好到爆棚,老闆和沈壬雙雙上陣,做奶茶到手酸脖子酸,一天賣出去數百杯的愛戀和暗戀。

晚八點,奶茶店閉門歇業,老闆沖到樓上開遊戲做七夕任務,沈壬留下來打掃店鋪。
老闆在遊戲裡也是個光棍,高大威猛的天策男號騎著白馬,在長安街上溜達,找不到一起做七夕任務的搭檔。
沈壬來敲門,老闆在世界上喊了半個小時都沒找到搭檔,臉有點臭,沈壬一張笑臉,手上遞來一杯奶茶:“別玩太晚,早點睡。”
老闆接過裝在星巴克杯裡的奶茶,小聲說了謝謝,沈壬轉身回房間了。

奶茶是溫熱的。
老闆插上吸管喝了一口,清甜的奶綠,滑嫩的布丁。

叮!遊戲系統音。
[私聊]沈小老闆:七夕任務?
老闆叼著吸管打字:
[私聊]麥大老闆:兩個男號怎麼做?
[私聊]沈小老闆:不能做嗎?官網上好像說可以做的……

老闆還沒打完字,頂著沈小老闆名字的純陽號已經到他身邊了。
[附近]沈小老闆:去NPC那裡看看吧。
[附近]麥大老闆:哦。
兩人組了隊,去找任務NPC。

麥老闆手裡的奶茶喝見了底,裡面還剩很多布丁。
“這小子,說了布丁只加兩勺就……”
然後麥老闆就像被掐住了脖子一樣,咽掉了下半句話,臉刷地紅了起來。

END



Comment

No title

這樣就沒了qwq
求番外嗷嗚嗚嗚

  • 2016/02/05 (Fri) 11:53
  • Mio #-
  • URL
  • 編輯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回到此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