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讓你幫我把跳蛋拿出來!!!!!by汪思聰

文案:

店長先生,我只是想請您幫幫我把跳蛋拿出來而已!

重要的事
1.看到段子就想寫
2.但是文筆又不好……。
3.短。
4.粗。
5.來操我啊

現代 情趣店店長攻X蠢萌受 肉 短篇 HE


  蘇奕看著床頭櫃最底層裡的黑色按摩棒和跳蛋,又看了看自己早已勃起的下身,終於還是咽了咽口水,顫抖著手把那粗大的按摩棒拿在自己手裡。
  他有些吃驚的看著自己一手都握不住的尺寸,自從他上次偷偷摸摸去買回來後,一直忘不了那情趣店店長的模樣,每次只要一拿起就會不由的想起那人似是詫異而又略帶嘲諷的神情。
  他咬咬牙狠下心終於打算用,但是看著眼前那龐然大物,又想想自己那還未經歷風雨洗禮的雛菊,他想想還是先潤濕好了。
  於是他拿著按摩棒湊近自己嘴鼻處,按摩棒散發出男性濃厚的荷爾蒙氣息,蘇奕似乎看見男人的巨大在自己面前,一口便含住了按摩棒的頂端,荷爾蒙在他嘴裡更是蕩漾。
  蘇奕嘴裡困難的吞咽著黑色的按摩棒,手下卻早已鑽進自己的褲子裡,興奮的擼動著自己早已硬到不行的陰莖。
  他似乎看到一個男人將他的陰莖插入自己嘴裡,用力的在他口中沖刺著。
  “嗚嗚…………老公……用力些操我……。”
  來不及吞咽的唾液順著臉頰滑落到床單上,那烏黑的陰莖也早已被他的唾液惹的濕透,整個陰莖正上而下泛著水光。
  他面色潮紅眼神迷離嘴裡還嗚嗚咽咽的吞吐著巨物,男人粗糙的大掌在他身上滑動,路過他的乳頭又捻了捻“老公摸摸我的乳頭,舔舔我的奶子……”
  他將自己臉邊的唾液粘在手上,復又找到自己的乳頭,發了狠的揉搓捏,之後又輕輕的撫摸著“老公再舔舔我另一邊的乳頭……”,那本來粉粉嫩嫩的乳首在如此粗暴的對待下變得紅腫,活像女人胸部的乳頭。
  而他的另一只手早已順著陰莖劃到那脊椎骨處,輕輕柔柔的按壓著那處小穴,而小穴早已情動不已,滑膩膩的液體順著他白皙的臀部滴落在床單上,兩條白皙的腿在床上擺成了M字形,稠稠的黏液弄濕了臀部下的床單。
  他毫無阻攔的用手指進入自己體內,但是那纖細的手指卻並不能滿足他的情欲。更惹得液體沾滿更個手掌,空虛感更加明顯。
  他艱難的睜開自己的眼睛,被情欲而染上了一層薄薄的水霧,跳蛋孤零零的在床邊呆著,他一伸手就將那跳蛋納入自己掌心,狠下心便直接往自己小穴裡塞,粉嫩嫩的小穴早已被腸液濡濕,跳蛋在他臀部的收縮下越進越深,突兀不知碰到了什麼,跳蛋就突然在小穴裡嗡嗡的開始運作。
  蘇奕原本癡迷的吞咽按摩棒,被跳蛋激的猛地睜開了雙眼。
  跳蛋上的小突起不停的刺激著小穴裡的敏感,蘇奕興奮的不停擺頭面色更紅,身下的陰莖硬的已經貼到了肚子“嗚嗚…………”
  跳蛋越進越深,終於在碰到一處時,蘇奕嗚咽著閉上了眼,身上的陰莖連續不斷的噴射出乳白透明的液體,不少精液沾到了他的乳頭和下巴。
  蘇奕疲倦而又舒適的沉沉睡死在床上。而小穴裡的跳蛋仍不止不休的跳動刺激著。



  蘇奕是被跳蛋的刺激弄醒的,他的身下又已不知饑渴的硬起。
  他有些煩惱的看著自己的陰莖,隨手擼了兩下射不出就放棄了。沒有被拉的太過嚴實的窗簾有光透過而照進了他的房間。
  他望了望外面的天空,已成了黃昏的色彩。
  身體上的酸痛讓他難以動身,他為難的撅起屁股想將那裡面的跳蛋拿出來,渾圓又白皙的臀部高高翹起,他反轉過身子想將手伸進拿出也不過是徒勞無功。跳蛋反而越進越深,他難耐的呻吟了一聲,面色又開始變得潮紅。
  然後蘇奕就有些慌張了,跳蛋是無線控制的,當初買的時候太過丟人他就直接買了就跑,哪能想到如今他不知怎麼將跳蛋從他體內拿出來。
  這要是不拿出來,之後怎麼辦,夾著跳蛋去見人嗎………………!!!  他試著將跳蛋當成排洩物一樣排出,但也無可奈何,跳蛋死死卡在小穴裡,沒了之前的潤滑,小穴變得緊繃又敏感,而跳蛋又不停的跳蛋刺激著。
  終於在他慌張了一個小時後,他決定去找那個情趣店店主幫忙。就算是丟人也不能去醫院啊,這要是鬧大了他就丟人丟大了,大不了他以後再也不去那家情趣店,再也不走那條路了。
  他無可奈何的穿上了自己松垮的黑色風衣,大大的下擺遮住了臀部讓他有了一絲安全感。
  走進浴室梳洗之後,他看著鏡中人原本白皙如今略帶潮紅的臉以及含著水霧的眼。
  應該不大明顯了吧。蘇奕暗暗壓下自己心中的恐懼,邁出了自己的房間。
  
  門上的鈴鐺叮鈴鈴的響了起來,店長略帶慵懶的聲音從櫃台之下傳出“歡迎。”
  蘇奕一路上夾著屁股做人,他根本不敢抬起頭。他分明感受到自己的小穴又開始變得濕潤,跳蛋不停的在小穴裡亂撞,卻次次都碰到他的敏感地帶。他強忍著沒敢呻吟出聲。
  “那個……”他站在櫃台前,四顧之後確定店裡再無其他人,又看著那個男人在空中晃動的黑色發絲。“你……你能不能……唔啊……”
  男人聞聲終於抬起了頭,宛如黑幕一般的眼睛盯著面前的人。“?”
  蘇奕閉上眼咬咬牙“你能不能……幫我……啊……把我身體裡的跳蛋……拿出來?”
  一陣詭異的安靜。
  他疑惑的睜開眼,男人的臉就那樣出現在面前,纖長的睫毛在暖黃色的燈光似乎撒下了一片淡淡的陰影。
  蘇奕有些後怕的往後退了兩步,見男人就是那樣盯著他,心裡的失落也是越來越深。是啊人家和他又沒關系,憑什麼幫一個不認識的男人做這麼惡心的事。他斂下自己的睫毛,“抱歉打擾了。”轉身就想走出去。
  “我是不是見過你?”男人慵懶的聲線在他身後響起,讓他頓時定住了腳步。
  蘇奕羞恥的點了點頭,“一個月前我來買了……跳蛋和按摩棒。”
  “進來吧。”
  言罷男人轉身走進了情趣店後的房間,蘇奕一個人怔怔的呆在原地,他……沒有聽錯?男人要幫他?



蘇奕隨著店主走進了裡面的房間,開了燈之後才發現裡面只有一張塞滿了房間的大床。暖黃色的燈光照在黑色的大床上,顯現出濃濃的情欲味。
然後店主就去關了店門,再之後他就和店主面對面尷尬的沉默。
蘇奕想著還是速戰速決,拿出了跳蛋之後就趕緊離開,於是剛准備開口破了這迷之沉默,體內的跳蛋適時的又碰到了敏感處,他面色一紅甜膩膩的呻吟就隨著剛開的嘴冒了出來。
“店主啊啊……嗚……。”真是羞死人,蘇奕立馬轉過身子將背部對著店長,用手捂住自己那作孽的嘴。身下早已高高翹起,身後那處他也明顯感到了濡濕。
“撲哧。”身後傳來男人小聲而低沉的笑。
他慌到臉紅上耳垂,粉色鋪上了整個臉頰。眼眸裡水霧更深。
突兀蘇奕感覺到身後溫熱的體溫,男人早已靠近到他身後。“脫吧,”他冷清的聲音與體溫形成鮮明對比,似是感受到自己的態度,又淺淺的加了句“乖。”
蘇奕閉上眼咬著下唇,把自己身下的黑色長褲直接褪下,白皙溫潤的腿在黑色上衣的襯托下更是分明。
男人的神情還是那般平靜,不過他那雙眼睛已微微瞇起,像是老虎盯上了自己的獵物,只差出手將獵物緊緊抓住。
蘇奕還來不及回過神就被男人撲倒在了黑色大床上,雙手被男人抓過頭頂,雙腿反被大大岔開,小穴裡的液體流淌的更歡,而白色的內褲早就被潤濕。男人盯著他粉嫩又帶著潮紅的臉以及紅透了的耳垂,俯下身子伸出了舌頭就舔過了耳垂。果不其然聽到人細細的唔嚀抵拒聲“店主嗚啊……不……。”
他迷迷糊糊的眨巴了好幾下眼睛,腦子裡還是亂成了漿糊,這是怎麼回事。
蘇奕勉強停下自己的喘息“啊……啊那個我不……我不是來……打炮的……唔唔……”
“我知道……”男人低沉的聲音在他耳邊,成熟男人性感的聲音透過他的耳膜直達心髒,蘇奕覺得自己的心髒好像漏跳了一拍。“但是不潤濕不能取出跳蛋不是嗎?嗯?”
蘇奕被男人舔的神志不清,只能勉強思考,在又一次被舔過耳垂低低嬌喘後,只能胡亂的點頭,也沒有了之前的抵拒,小穴的淫液已經潤濕了床單,濕濕的一小片在黑色的床單上更加明顯。
男人手下早已動作起來,將他的衣服扣子早已解開,衣服也被高高的推上胸口,兩個粉嫩嫩的乳頭孤零零的在蘇奕雪白的胸口顫抖。
男人順著耳垂舔過他呈現了一條溫潤弧度的脖頸,在燈光的照耀下撒下淺淺的陰影,男人不動聲色的看著他動情的模樣,嘴裡不自覺的吐露著甜膩的嬌喘呻吟,眼睛也緊緊閉起,那細如蝶翼的睫毛也微微隨著身子顫抖。
他無法自已勾起了嘴角,淺淺的笑容綻在了他平日裡平靜的臉上。又伸出舌頭細細舔過了人的脖頸和瘦削的鎖骨。
兩指纖長輕輕捻著蘇奕的乳頭,漸漸的就腫大了好幾倍。他終於有些不能平靜的看著身下人雪白細膩的皮膚在黑色的大床上,在自己的身下。
他瞇起眼,狂風驟雨的舔弄著人的乳首,一手攬著人盈盈可握的腰肢,另一手早已隔著他的內褲戲弄的在蘇奕的陰莖小孔上打轉刺激,不一會就吐出不少的黏液。男人輕輕笑出聲。
蘇奕抬起自己的右臂遮住自己的眉眼,但那絲毫不能阻絕那紅透了的臉。以及嬌喘的聲音,他勉強讓自己不發出,卻被刺激的喘息不斷。
男人早已順著一路滑下,舔過他的肚臍他的小腹,然後隔著內褲用舌尖逗著陰莖,順著內褲舔弄著他的陰莖。
“嗚嗚…………不……不要……舔……髒……嗚嗚……不要……。”蘇奕吃驚的把人與自己離開,卻被男人緊緊喊住了頂端,再深深一吸,溫熱的口腔將他的陰莖包裹其中,蘇奕頓時就噴射而出,男人避退不及,黏膩乳白色的精液射到了黑色的床上,以及還有不少直接射到了他淡粉的嘴唇上。
他也被怔住,回過神來直接伸出舌頭卷著唇上的精液入口。淡淡的味道在嘴裡縈繞。
蘇奕也那樣怔著看人把自己的精液吞食入腹,“對……對不起!!”
男人從品嘗精液中回過神來,直接摁倒人親吻他的嘴唇,將舌頭伸入他的口腔狂風肆虐,蘇奕困難的和他交換著唾液,來不及吞咽的順著臉頰低落到黑色大床上。
而手下毫不留情的扒開了他的內褲,手心卻溫柔的揉弄著他的陰莖,乘人沉迷於親吻之中,他的手逐漸向下光臨了那小穴,臀部早已滑膩膩的一片。他伸出手指輕輕探入那小穴,緊致溫熱的小穴癡迷的包裹著他的手指,還自發自覺的往小穴深處卷入。
他將自己硬挺的陰莖和蘇奕的陰莖對著擼動,兩條陰莖不停的摩擦。手下仍溫柔的在小穴裡卷動著淫液。
男人將自己的陰莖慢慢向後移動,開始將龜頭探入那小穴。
他停下和蘇奕的親吻,看著人紅腫的唇瓣,輕輕的又印了上去。“我能進去嗎 嗯?”
蘇奕早已進入情欲,“嗚嗚……操我……操……我啊……”
男人再次覆上他的唇瓣,同時身下猛地緊緊插入那緊致小穴,用力的在小穴裡抽插,肌膚與肌膚的摩擦碰撞,男人的睪丸在他的臀瓣上發狠撞擊發出“啪啪啪”的聲音。
“啊……啊啊……慢些……太……太大了……啊”他嚶嚀著。
男人的陰莖在小穴裡不停的沖刺著,他憋的太久,終於能如了自己心願。
跳蛋被男人的頂撞進入的越深,似乎跳動的越歡。
陰莖在撞到了一處時,蘇奕那早已射過的陰莖又顫巍巍的硬起,難耐的只能吐出一些黏液。
蘇奕在跳蛋和陰莖的雙重刺激下止不住的嬌喘呻吟,甜膩膩的味道在房間蔓延。
“啊啊……撞到了……啊……我要射……我要……嗚嗚……”
“再等等……我們一起……”男人的聲音沒了原本的平靜。
蘇奕只能聽到男人低沉的喘息和聲音。他將手臂挽上了男人的脖頸,“啊啊……大力些……用力操我……老公……啊……”
男人聽到之後發了狠的咬虐著他的唇瓣,和他癡迷的交換著唾液,身下更加猛的撞擊沖刺。
“啊啊…………”蘇奕感到自己體內被男人溫熱的精液澆灌,淋的深處的小穴刺激不斷。
男人和蘇奕同時射了,他的精液在黑色的床上到處都是。
隨後累的癱倒在了黑色的大床上。
男人笑著拔出了自己陰莖,看著自己的精液隨著動作慢慢流出置於他的大腿和床單上,跳蛋也隨著滾出了蘇奕的體內。
他俯下身子又輕輕吻了一下蘇奕的額頭,蘇奕不適的蹭了蹭人,在睡夢中嚶嚀著“店主,要幫我把跳蛋拿出來哦……。”
“嗯,拿出來了,你也別想再跑了。”

Comment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回到此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