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慢吞吞的快遞小哥by暮櫻

文案:

“喏,我簽收了。”
晉鵬掏出麥克筆,在羅弘文手腕上寫上自己的名字,字跡神采飛揚得簡直讓人嘔血,偏偏這人還是似笑非笑的樣子,“我不會退貨的。”

這是個腹黑宅男攻X慢吞吞的快遞小哥的故事,HE,短篇。

【一】
  羅弘文是個快遞員。
  咳,先不論他是哪家公司,也不管他到底是年薪幾萬還是月薪幾萬…總之,他管自己這份工作叫“送溫暖的”。
  對,這孩子對自己的工作始終抱著認真負責的態度,覺得包裹裡的都是別人辛辛苦苦挑選的禮物,一包一包的,裡面全裝著溫暖和愛意啊!
  以至於和他一起工作的那些人都笑他,“嘿,你這年輕人,把包裹跟抱娃娃一樣放懷裡幹啥?直接往車子上一甩就行了嘛!”他還是不幹,也不知道為啥。
  “這樣不好。”他挺正直地這麼說,微微皺著眉,有種孩子氣的感覺。羅弘文長得其實挺普通的,皮膚被曬得微黑,放在大街上就會被馬上淹沒的長相,只是看起來挺順眼。
  他平常工作的時候會帶個帽子來遮陽,規規矩矩地把制服扣子系到最上面一顆…呃雖然他們那身制服就設計得超級隨便的…把鋼筆別在衣服口袋上,遞快遞時會雙手奉上,還認認真真地說一句,“抱歉來遲了,這是您的快遞,請簽收。”
  唔…認真得有點傻氣了不是?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在五星級酒店工作呢。
 
  不過羅弘文最大的毛病就是——“慢”。
  咦奇怪了如果速度慢的話…對做快遞這行的基本上是致命傷吧?隔三差五就會收到客戶的投訴就算你態度再好也不行…不過,羅弘文的業績可是他們公司最好的。
  這麼說吧,他做事是超級慢吞吞的,洗個澡得花一個半小時簡直跟數骨頭一樣,吃個飯,嘿,和那小子一起吃飯,就得做好把午睡時間也消磨光的心理準備!
  反應總是慢一拍就更不用說的了,跟他說“我們今天中午一起去吃飯哦!”得連說三遍,才能得到模模糊糊的一聲“恩”,如果真想和他一起吃,成,提前半小時抓人去,不然這呆子一接到客戶的電話會放棄自己的午飯時間去送的。
  哎呀哎呀說了這麼半天,羅弘文就是個除了在工作上毫不含糊從不推遲,其他時候都跟他名字一樣文氣一樣慢半拍的人。
  咳,慢吞吞的快遞小哥。
客戶你是鬧哪樣   
【二】
  一向敬業的快遞小哥羅弘文最近遇到了個難題,當然是關於工作上的。
  有一個客戶他的包裹積在他手上,怎麼送也送不出去。
  其實包裹積壓這倒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每個快遞員都會遇到這樣的事情,比如說客戶的電話怎麼打都打不通啦,比如說不小心把包裹弄壞或者弄丟啦…之類之類的。
  羅弘文對待工作一直抱著“夏天一般熱情”,弄丟包裹這問題倒沒發生過,客戶電話打不通這情況遇見了他就一直打啊打,這孩子心眼實,非打通不可。被掛了重來再被掛了又重來,待接通了老老實實地“喂,有您的包裹,請問多久送到您那兒?”他嗓子和他人說實話不太聯繫得起來,聽起來蠻像奶油小生的,又柔又軟,女性客戶聽了只覺得擊中了心底的一個柔軟角落,男性客戶聽了只想算了算了小孩子嘛。當然等他們見了真人會不會大呼坑爹,這又是另一碼事了。
  這個包裹它的位址離羅弘文住的地方非常近,說準確點就是他直接走下樓梯走三樓就能到,但問題是客戶不在啊!離得再近也沒用!把門鈴都按壞了都沒人開門!
  他每天跟吃一日三餐一樣按時在那兒按門鈴,搞得人家隔壁的大媽都認識他了,神色曖昧地看了他一眼,“小夥子,來找心上人啊?”
  心,心上人個頭啊?!他活了這麼多年還沒正兒八經談過幾場戀愛呢!有哪個女孩子願意和一個除了工作外做事都像蝸牛的傢伙談戀愛?等著他送玫瑰的時候自己種下的葡萄藤都結果子了!
 
  再次打電話無果,按門鈴也無果的羅弘文抓了把自己的頭髮,挺苦惱地看著自己手裡的包裹,送貨人那欄寫著“晉鵬”這名字。
  他其實對這名字是有印象的。
  好歹也當快遞員這麼久了,羅弘文挺不擅長記人臉,但記起路線和人名倒是一溜一溜的,怪不得人家常取笑他,“小子你這一輩子,算是要送溫暖送到底囉!”
  嘖,那有什麼不好。

  他習慣性地皺著眉回憶了半天這個客戶…樣子實在是記不太清晰…好像個子挺高的,下巴尖尖皮膚蠻蒼白…在電話裡說話的聲音挺低…還有,簽收的字跡也很好看…
  其,其他的就真的想不起了啊!雖然他們離得這麼近而且也送了這麼多次快遞…對了平常這位晉鵬先生是挺好送貨的,因為每次和他打電話他多半都在家,很快就能簽收。而且他的包裹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很多,一個月大概有個五六起的樣子,每次都是小件物品,不明白為啥每次都買那麼多…這不是浪費快遞費嗎這是…
  咦,自己怎麼替一個陌生人擔心起費用來了?啊大概是晉鵬先生每次收到快遞都很高興的樣子…?雖然記不太清楚但的確每次都看到他微笑著接過呢…
  而且每次都會很有禮貌地對自己說“謝謝”。
  每次都,微笑著,很真誠地說,“謝謝你啊,下次也要麻煩了。”
  他盯了一片漆黑的手機螢幕半天,最後抱著“今天再打最後一次”的想法照著快遞單上的手機號打了過去,有可能又是“您所撥打的電話不在服務區…”“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不管怎麼說得再試一次。
  “嘟——嘟——”啊,通了。
  羅弘文莫名覺得自己心跳加速了,如果這次不接如果這次也送不掉怎麼辦…手心怎麼出汗啦又不是大事不過晉鵬先生的聲音好久都沒聽了似乎有一點想念…大概?
  “喂。”一個低沉的聲音傳來,還帶了一點沒睡醒的感覺,迷迷糊糊地問,“怎麼了?”
  八成是把自己當成他朋友的電話了?不過都下午五點了都還在睡這樣好嗎晉鵬先生…?
  羅弘文送了這麼久快遞,頭一次緊張了起來。他清了清嗓子,努力不讓對方察覺自己情緒波動,但語速還是加快了,“你好我是送快遞的請問你的包裹什麼時候簽收?”
  對方沉默了會,隨後輕笑一聲,“啊,是經常給我送快遞的那位小哥吧?名字叫…羅弘文對吧?”
  居然連自己名字也記得嗎…頭一次面對這樣的客戶慢吞吞的快遞小哥不知所措地咬到了自己舌頭,“唔,您,您的包裹…”
  “就放你那兒吧。”晉鵬打斷了他的話,“反正也是送給你的。”
  …啥?!
  在“一向好送的客戶這次怎麼都不接電話”到“仔細想想晉鵬先生真的是個蠻不錯的人嘛”最後是“啥?!人生第一次聽到客戶說包裹是給自己的!”
  簡直就跟一個蝸牛高高興興地甩進攪拌機裡等劇烈攪拌後就只剩肉渣了…這種行為沒兩樣好嗎?!
  羅弘文沒反應過來,他,大腦短路了。
啊,心神不定   
【三】
  羅弘文這幾個星期明顯有些心神不定。
  他吃飯的速度從一個半小時提高到了一個小時,嚇得和他一起吃的同事直拍他背,“你,你沒事嗎啊?吃得這麼快小心別噎著了啊?!來喝點水!”
  他目光游離了大概三十秒鐘,端起水杯喝了兩口,突然把袖子一甩,“我打電話去!”
  呃,呃?!同事看著他除了工作一向都如蝸牛爬一樣的步子突然加快,一轉眼就沒了影。
  “今天是週六吧…難得老子有閒心來陪這只知道的工作的小子吃個飯…”同事大叔默默看了看天空,“啊,可能是要變天了。”
  不過有一點他沒猜錯,這小子的確又是去工作了。
  或者說,是與工作相關。

  羅弘文走了幾步,下意識地想去摸包裹又發現自己手上什麼都沒拿,穿著個白體恤臉上還有倆黑眼圈,明顯是休息狀態。
  他想了會,還是摸出了手機,直接重播,繼續打那個這兩天打了無數次的電話號碼。
  
  “…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他連續撥了三次,都是如此。
  自從那天晉鵬笑著說出那句“反正也是送給你的。”後他相當沒種掛了電話,電話掛完了又想起“人家是客戶怎麼能對客戶這樣呢!!!”猶豫了半天還是哆哆嗦嗦地重撥了回去。
  啊,距離他第一次把電話掛斷已經過了半小時。
  那邊人似乎已經起來了,說話沒那麼含糊,還是帶著笑意的好聽嗓音,“早啊,快遞小哥。”
  什麼很早嗎已經下午了?!這位先生你的作息時間到底有多混亂啊而且…怎麼聽起來我們倆很熟的樣子…?
  誒,雖然是送過那麼多次快遞啦…
  他再度企圖讓自己嚴肅一點,“先生您的包裹…”
  “啊你今天吃的什麼?”對方再度很不給面子地打斷了他,還問了個詭異的問題,“啊我今天睡了一天呢我打算去弄個速食麵什麼的…”
  吃速食麵是沒有營養的。他心裡默默想著,不留神已經把這句話說了出來。
  “啊不能吃速食麵嗎…真傷腦筋呢我一直都吃這個的…難得出一次差有不習慣這裡的伙食真是麻煩…這是的妹子絕對領域倒是不錯看的…”
  一邊嘀嘀咕咕著別人聽不懂的話,一邊傳來翻箱倒櫃的聲音,那個很低沉很華麗的聲音突然開朗得跟沒頭腦一樣,“啊找到了~兩星期前買的藍莓麵包~”
  晉鵬先生快住手?!那個明顯也是不能吃的好嗎?!到底是怎樣的粗神經啊這人!!!

  “對了你怎麼不說話,”那邊的人大概是沒聽到他吭聲便有些疑惑,“奇怪啊我問了很多釣到妹子能啪啪啪的傢伙都說他們在生活中就聊這種話題啊…”
  不您的朋友一定是損友,對,損友,詛咒你一輩子找不到戀人的損友。
  “吃,吃了…是蒜苗炒肉絲…”為了不傷害晉鵬先生的心他只好回答了這個死蠢的問題,“先生您的快遞…”
  “不是都說了那是給你的嗎。”一下子收斂笑意,突然嚴肅又認真…還莫名帶了點蠱惑味道的聲音實在是太犯規了…說到底晉鵬先生你是怎麼做到在沒神經的開朗二缺和強勢魅惑的BOSS之間轉換的…?!
  “但是…”這要怎麼去交代?!不管熟不熟的問題,難道讓他去跟上面說,“哦,客戶說這是他送我的,所以我自己簽了。”這算是哪門子天下掉的餡餅啊?!
  “這樣吧~”一下子又轉換成陽光少年模式真是夠了夠了,“我這兩天在外地出差…通信可能不太方便,我過幾天就回來~等我囉~”
  “誒好…”不知為啥他就答應了這個…相當自來熟的約定。原因也說不太出來…?就為了對方像普通朋友一樣的說話,平時送快遞時的一聲謝謝…還有…
  這大概是他頭一次想和客戶…一直以來快遞單上冷冰冰的姓名,電話和住址,送快遞時連人的臉都沒怎麼仔細打量就只記得字跡…這樣的存在成為朋友吧。
  聽起來,也似乎不壞。。
  “啊要記得和我打電話喲!”自來熟的晉鵬先生決定把自來熟發揮到底,“一定要記得哦!”
  “啊…恩。”
  從那之後他們就開始電話交流了,晉鵬先生的快遞包裹又到了幾個,真不知道他一天到晚都在買些什麼東西…有大有小,他挨個收好,等他回來再給。
  電話多半是晉鵬先生打來的,最開始是在深夜,他睡得迷迷糊糊聽著對方的聲音就跟催眠曲一樣,電話那頭嘮嘮叨叨了半天後來意識到他不對勁,“啊…這好像是正常人的作息時間吧…?對不起我遊戲打嗨了所以…晚安。”
  他連回聲“晚安”的力氣都沒有就直接進入了睡眠,夢裡他拿著包裹在等人,等啊等啊最後什麼都沒等到,只有一隻貓從腳邊跑過,尾巴尖上還帶塊白斑。
  他睜開眼,發現自己手裡還握著聽筒。
  晉鵬先生的作息時間似乎有點混亂,現在是午飯時間大概他還睡覺吧…其實也不是怎麼想打電話只是想問問他多久回來而且想聽下他說話…
  啊咧,有什麼奇怪的念頭冒出來了。
  羅弘文還沒反應過來,手機就響了,“我有一隻小毛驢,我從來也不騎。 有一天我心血來潮,騎著去趕集…”的兒歌歡快唱到一半,他接了,“喂?”
  “啊早上好…”那邊的人打了個呵欠,挺慵懶的感覺,他想起了正在伸懶腰的貓,“我剛起來就見你給我打電話了,真巧。”
  “對不起打攪你休息了…”他慌忙道歉,對方只輕輕鬆松地說,“沒關係沒關係,我都起來了,我剛還想打給你呢!”
  唔,總覺得…很溫暖。
  這種“想著對方”“也被對方想著”的感覺…他們交流得最多的是在電話裡面,現實接觸沒交談過幾次,竟意外地成為了朋友…不得不說緣分還真是奇妙的東西。
  “對了,我明天就回來了。”晉鵬先生大大咧咧地說,“我請你來家裡吃飯?你也辛苦了嘛況且我們家離得很近的…”
  如果羅弘文稍微留心一點,會注意到“我們家離得很近的”這句話似乎很奇怪,他送快遞的當然知道客戶的住址,但是為什麼晉鵬先生會知道他的住址…?
  但當時他只什麼都沒想,只微微漲紅了臉,說了一聲“好”。
  慢吞吞的快遞小哥和喜歡手辦又陰險的宅男先生  
【四】

  晉鵬先生是個…不知道該說是“人如其名”還是“聲如其人”還是…總之,是個很優秀的人。
  羅弘文常常被取笑的一句話就是“聽你聲音挺嫩的,還以為是一小白臉呢!怎麼一見面就是個黑炭頭啊!”他雖然不會說什麼還是覺得…挺無辜的。長相是爹媽給的這怎麼能怪他呢。不過晉鵬先生還真是…
  羅弘文知道自己動作慢,又不好意思讓別人久等。本來約好了是下午六點到晉鵬先生家吃飯,他一點鐘就開始忙活了,從衣櫃裡翻出公司制服穿好把包裹拿上…咦不對吧今天是去朋友家吃飯又不是工作…他又把制服脫下找了件白襯衫,還一邊琢磨著要不要買點水果送去…這東搞一下西搞一下,正好六點整時,他從電梯裡出來,按響了晉鵬先生先生家門口的門鈴。
  羅弘文是很慢吞吞的人,但是他的優點是從不遲到,通常他會提前很久做準備。不然那些在學校裡的小姑娘們只有下課時間才能簽收到快遞…這得提前記住。
  他咽了口唾沫,再次按響門鈴,這扇門以前自己也按響過很多次也和主人接觸過很多次…怎麼沒有一次有這種感覺?
  果然是,成為了“朋友”的關係吧。
  有人來開了門。
  有點蒼白的臉,呃後來羅弘文知道這是因為他長期不出門的緣故…微長的黑髮,丹鳳眼眼尾翹起,可能是剛起來的緣故還隱約有點朦朧,本來是沒什麼表情的臉見是他,迅速露出一絲微笑。“早上好。”
  不管什麼時候都說早上好這是有點怪異…但是看著這張臉和聽著低沉的聲音無法說出有異議的話…就,就好像沉睡中的豹子一樣?這形容詞是有點怪但和晉鵬先生意外相配呢…
  
  下一秒沉睡中的豹子就變成了路邊吊著野花的貓,“其實我今天很早就起來做飯了!等湯好了就能吃了!只不過剛剛才把睡衣換下來恩…來,拖鞋!”他直接把拖鞋遞到了呆站著不動的羅弘文腳邊,還調笑了一句,“要我幫你穿嗎?”
  “不,不用了。”還在發愣的羅弘文漲紅了臉一把自己穿好拖鞋,跟著他走進了屋。
  
  晉鵬先生的屋子挺大但是挺空的,裝飾沒幾個,倒是有幾個大大的玻璃櫃子,裡面立著好些模型一樣的東西…還有自己小時候喜歡的多啦A夢和聖鬥士之類,其餘的就是些女孩子…
  “啊,那就是我買的東西。”注意到他的視線,晉鵬回頭對他笑笑,“覺得很奇怪對嗎?這麼大人了…還喜歡這些。”
  “不不不,”他慌忙搖頭,“這只是晉鵬先生您個人的愛好吧…我覺得很可愛呢!那些多啦A夢的模型有些我都沒看到過…這收藏很有趣啊!”
  “別叫‘您’。”對方似乎感到他挺有趣,用看食物的眼神打量著他,“你不介意?”
  “不,不介意!”為什麼要介意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愛好…羅弘文突然意識到自己還順便帶了包裹下來,想著反正要吃飯就乾脆一直簽收了,他把一直抱在懷裡的幾個包裹拿出來,索性都不是很重,“請簽收您的快遞!”雙手遞上,不自覺又回到了工作模式,只是他想去胸前摸鋼筆時卻摸了個空。
  “我來吧。”晉鵬接過去幾樣,把最小的那個留給了他,一個個地簽收,再一個個地當面打開。
  唔,裡面基本上全是模型,造型各異,還有裙擺飄飄的女孩子。
  晉鵬先生很珍惜地撫摸著那些模型,跟撫摸自己的孩子一樣,甚至還看了看女孩子裙擺的皺褶…最後長舒了一口氣,“幸好,沒有損壞。”目光溫柔,笑意悠長,如果不知道底細的人,還以為他剛剛在商戰裡打了個大勝戰,保住了自己公司珍貴的資料。
  “原來被損壞過嗎?”羅弘文挺不解地問,他從來都是很小心地對待每一件包裹,還從來沒發生過這種事情。
  “啊,經常。”說這話時晉鵬的臉色沉了下來,周身的氣壓也低了下來,“原來你還沒負責這片區的時候…那位快遞員可常常把我心愛的孩子的手臂不經意碰斷,要麼就是組裝得好好的拆開一看頭掉了…馬尾也落了…”他看了一眼羅弘文,表情柔和了起來,“不過還好,你來了之後,從來沒發生過這種事。”
  “是,是嗎。”那時羅弘文還不知道對於某些宅男來說手辦就跟他的命根子一樣重要,只是單純被誇獎了有些不好意思。“這些都是我該做的…”
  “說起來我還記得,”晉鵬慢慢開口道,聲音極輕地訴說著回憶,“可能你自己都記不清了…大約是幾個月前吧,你剛來負責這個片區的時候,那天下著暴雨,你先給我打了電話說抱歉要晚點上來,我想你說是這麼說,其實今天根本不會來了吧。”
  他對著羅弘文微微笑了,“沒想到你卻來了。一身都是水,卻把包裹護在懷裡,還一口一個‘不好意思我來晚了,這是您的包裹請簽收’…我當時就想,這小子可真傻。”
  “我那時還問了你為什麼這麼大的雨也要來,你還挺不在乎地說,‘如果要送的是重要東西客戶會等急的呀!每件包裹都是很重要的!’我當時就咯噔一下,心想這回栽了。”
  
  “打開來看看?”被他溫柔的看著,聽著低低的聲音訴說,簡直就像指頭尖都被麻痹了一樣,動彈不得,羅弘文跟夢游一樣一步一個指示,打開了那個放在他懷裡的,最初別人說要送給他的包裹。
  是一個首飾盒。
  “喏,我簽收了。”
  晉鵬掏出麥克筆,在羅弘文手腕上寫上自己的名字,字跡神采飛揚得簡直讓人嘔血,偏偏這人還是似笑非笑的樣子,“我不會退貨的。”
  “所以,這個東西是你的了。”他把首飾盒打開,一枚簡潔的戒指刺得人眼睛發花,“本來一開始一直都在暗中留意你…心想每次送快遞的時候見見就好了,這麼認真到傻氣的小子…後來覺得不滿足,就想盡了辦法來調查,最後知道你就住我家樓上…”
  “那麼你是逃不掉的。”對方很惡劣地笑起來,但唇角弧度還是優雅得叫人傷心,“我每個月支付寶裡的錢都用光都沒讓你多看我一眼…就只好用這個辦法了。恩,這次你總算記得我,在乎我了吧?”相當惡劣的,從一開始就設好的陷阱。
  他就直愣愣地踩了進去,還相當心甘情願。

  “雖然一開始就送戒指進展是有點快…但他們說反正最後也是要送的!所以沒關係!我從來沒啪啪啪過熬了好久真希望可以調進度條啊…抱歉你餓了吧?可以吃飯了。”
  從腹黑BOSS一下子轉換為熱血陽光青年什麼的…挺順手的嘛晉鵬先生。
  “所以,”他湊過來親了親一直在發愣的羅弘文的臉頰,“和我交往下?恩?”
  雖是疑問句但明顯不容質疑。
  “啊…”一直握著首飾盒沒反應過來,還一直呆下去的快遞小哥直愣愣地盯了他半天,可能連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那樣,輕輕地點了下頭。
  因為一次快遞,或者說幾星期的電話…而開始的戀愛,算是一見鍾情還算是草率呢?總要有一個開始吧,就像客戶慢慢變成朋友,最後變成戀人那樣。
  先開始才知道結果。
  不過吃飯吃到一半的時候羅弘文終於反應過來了,跟按了複讀機一樣盯著手裡的東西,“戒指…戒指…戒指…”
  晉鵬歎了口氣,自己喜歡的是個除了工作其他反應都超慢的傢伙呢…不過這點也很可愛了就是。他索性把對方臉上的米粒擦掉,笑嘻嘻地說,“恩,你已經收下的戒指啊。等下我幫你戴吧。”
  不管怎樣,總算把人弄到手了。
  慢吞吞的快遞小哥和喜歡手辦又陰險的宅男先生…?雖然將來可能會導致一個在分發包裹一個對著手辦傻笑…這種局面,但是也不壞?
  都有彼此的世界,但都互相喜歡。
  已經足夠。
  FIN.
  送上小劇場:
  羅弘文歎了口氣,對著兩眼放光的晉鵬先生搖頭,“晉鵬先生你還是要注意適度…這個月我手上已經有了三件你的包裹呢…還有其他快遞公司的…下次我去問問,不知道還積了多少呢。買手辦可以,但是要適度啊真的…”
  “其他快遞公司的?”晉鵬的臉黑了下來,“你跟他們很熟嗎?”
  “同行嘛…經常一起吃飯的,都很熟的。”說出這句話的羅弘文,第二天破天荒地請了一個星期的病假沒去上班。
  至於晉鵬…他那個月沒買手辦,但是他依然非常滿足。

Comment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回到此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