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背好白好瘦by靜水邊

天啦嚕好萌好萌好萌互相暗戀神馬的 (//´/◒/`//)
吼吼吼靜水邊的文真的很對我胃口耶



文案:


  這只是一個梗……
  很早的時候糗百上看來的段子,當時就很萌,終於忍不住寫了。
  呆萌受VS冰山攻,雙向暗戀……小短文,5-8章OVER

  隨意看

  ACT1:

  戴蒙已經半年沒有剪過頭髮了,天氣雖然熱的要死,他卻懶的要命,整天就宅在宿舍裡打魔獸,跟著工會一幫水貨還在開荒海山(TBC早期本,不懂的妹子可以無視……)
  YY裡團長的聲音鏗鏘有力:“不要站在BOSS後面!小心被爆菊啊各位!哦哦哦哦!!爆菊啦爆菊啦!!”
  戴蒙內心無限吐槽:“爆你妹啊爆……”
  宿舍的窗戶都大敞著,沒有一絲風悶的懊糟,戴蒙的發梢已經接近肩膀,忍了半天終於找了個紮零食袋子的牛皮筋把頭髮胡亂紮了個馬尾。
  結果汗還是一個勁的淌下來,於是乾脆把T恤也給脫了,光了個膀子團補。
  也不知打了多久,等到終於把阿克過了戴蒙才徹底松了口氣。
  晃晃悠悠的起來倒水,剛轉過身就看見對面樓的走廊陽臺上站了一堆的爺們……
  看到他的正面時,集體很默契的發出了一陣噓聲。
  戴蒙握著水杯徹底僵硬了,他小心翼翼的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電腦,心想難道我剛剛劃水都被發現了?!
  等等……貌似隔那麼遠不可能看得到的吧喂……
  對面樓有人沖他吹了聲口哨:“喂,兄弟,你的背很美哦!”
  戴蒙循聲看過去,眼尖的看清出了站在說話的男生旁邊的人的臉。
  正是校草兵杉。
  戴蒙愣了半晌,然後默默的臉紅了……
  他小心瞄了一眼穿衣鏡裡面自己的背影,因為常年宅在宿舍的關係,此刻只有兩個字可以形容:
  白,瘦!
  他抓了抓頭髮,摸到自己的馬尾,猛然間恍然大悟,然後內心各種草泥馬狂奔而來寸草不生咆哮過後萬籟俱寂……
  他做了一個自己一直以來都無法理解的動作……
  雙手交叉,捂住了自己的胸……


  ACT2:

  戴蒙每個星期一一大早的公共大課都不會逃,不論前一天開荒開的多晚都會在第二天早上涅槃一般掙扎著爬起來。
  因為只有在這堂課上,戴蒙才能看見兵杉。
  所以當他星期一剛進教室,發現兵杉前面的位子還空著的時候,內心無比歡喜的迅速而優雅的一屁股坐了下來。
  當然坐下以後戴蒙就後悔了,他發現他正正好好不偏不倚的背對著兵杉。
  然後他想到了那天兵杉也看見了他的背。
  而且他還當著兵杉的面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最後戴蒙很慶倖他今天穿衣服了……
  他今天穿衣服了……
  今天穿衣服了……
  穿衣服了……
  衣服了……
  服了……
  了……
  這根本不是重點好不好……
  於是戴蒙內心的草泥馬群體內牛滿面,45°角仰望天空淡淡的憂桑了……
  可惜他的草泥馬還沒來得及憂桑多久,戴蒙彆扭的感覺到有什麼東西碰到了他背上。
  剛開始他沒在意,以為是後面誰的書放在了外面碰到了他,結果時間久了戴蒙發現,這個碰已經從局部延伸到了整體,片面發展到了全面,量變發生了質變……
  戴蒙確定,有人在摸他的背。
  戴蒙猶豫了很久,他以一種幾乎扭曲的角度緩緩的轉過了頭。
  身後五個男生,兩個在睡覺,一個在玩手機,一個對著鏡子在擠青春痘,最後一個兵杉正好與他的視線撞了個正著。
  對方的眸子烏沉沉的,一瞬不瞬的盯著他。
  戴蒙當然不會認為摸他的是兵杉,如果有可能他摸兵杉還差不多……
  在得出這個結論之後,戴蒙有些傷心的轉回了腦袋……
  他自暴自棄的想,摸就摸吧,我就當你給我搓背了……


  ACT3:

  戴蒙晚上的時候又被工會拉去開荒BT,整個團隊像打了雞血一樣的滅的死去活來……
  他們寢室四個人,和他一樣的本地人回家了,另外兩個都是有家室的,在校外租了房子很少回來,所以工會活動的時候戴蒙從來不帶耳機,直接開了YY連接小音箱。
  團長咆哮般的怒吼聲源源不斷的傳出來:“最愛冰山你團補的什麼貨啊!!你在玩雞巴嗎?!敢不敢認真點啊!!”
  戴蒙心虛的四周看了一眼,然後默默的調小了音量……
  在打三臉的時候,戴蒙放在滑鼠旁邊的手機歡快的震動起來。
  戴蒙被嚇了一跳,握著滑鼠的手一滑,下一秒唯一一個給BOSS上BUFF的術士倒了……
  然後系統提示,最愛冰山被移出了團隊……
  戴蒙鬱悶的拿過手機,發現是一個陌生號碼發來的短信:“你不熱麼?幹嘛還穿著衣服。”
  戴蒙一頭霧水,剛準備當垃圾短信刪了,同樣的號碼緊接著又來了一條:“你把靠右邊的窗戶關了,留左面的,快點把衣服脫了。”
  戴蒙徹底震精了,他猛的回頭盯著對面宿舍樓,發現沒人才籲了一口氣,他鎮定的編輯了一條短信發還回去:“你是誰,想幹嘛?”
  對方很快的回了一條:“你的背很白很瘦,我想再看看。”
  戴蒙突然福如心至,激動的回信道:“你是今天早上給我搓背的人?!”
  給我搓背的人……
  搓背的人……
  背的人……
  的人……
  人……
  這次對方整整過兩個多小時,在戴蒙已經躺床上快要睡著的時候,才終於發來了回信。
  戴蒙困得眯著眼半天才看清楚短信內容。
  “那個不是搓背。”
  過了一會兒,又發來一條。
  “是性·騷·擾。”


  ACT4:

  在戴蒙同學少得可憐的人生經驗中,性騷擾這種東西簡直就是傳說中的傳說。
  比他前幾天的捂胸口還要來的不靠譜……
  在穿衣鏡前研究了自己背部半天的戴蒙,堅定的將那個號碼設定了新的連絡人名稱。
  性騷擾的搓背師傅。
  戴蒙看了半天覺得很滿意,於是重新套好T恤,穿著短褲人字拖去食堂打飯。
  無論何時,廁所和食堂都是最能體現天朝那龐大的十三億人口基數的最佳場合。
  戴蒙排著隊打飯,前路茫茫的他心力交瘁,並且後方大部隊還不停的湧上來,擠得他落腳地都快沒了。
  食堂裡沒有空調,幾個吊頂的電風扇轉的飛快,戴蒙總覺得它們隨時都會掉下來,橫掃千里,血流成河……
  好吧,這其實一直都是他在上大學之前的希望……
  戴蒙呆呆的看著天花板,半晌才感覺到背後有人推他,他下意識的往前蹭了蹭,身後的人又跟了上來,手還是推在他背上。
  於是反射弧很長的戴蒙同學終於在關鍵時刻找到了直角線,瞬間反彈進了腦回路。
  他被人搓背……不,被人性騷擾了!
  戴蒙深吸一口氣,內心的小草泥馬們躍躍欲試的抬起了頭,哼唱起了藍精靈們的詠歎調……當然這個詠歎調在兵杉的近距離俊臉的刺激下
  ,直接拐彎成了:知道真相的我,眼淚掉下來……
  兵杉面無表情的看著戴蒙。
  戴蒙突然覺得自作多情的自己真是苦逼死了……


  ACT5:

  如果你暗戀的好久的人就站在你身後,你會怎麼做?
  A:抓緊機會,和對方搭訕,在最短時間內瞭解對方喜好,星座,血型,爭取用最快速度發展出共同語言,先愛帶動後愛,攜手奔向新世界……
  B:假裝一不小心踩到對方,然後道歉,然後再踩,再道歉,再踩,再再道歉……不斷循環往復直到對方對你印象深刻,想到你就腳趾頭疼……
  C:……你用背影萌死他!
  俗話說,只要在街上被發過傳單(……)的姑娘就是好姑娘,被發過好人卡(……)的爺們就是真漢子!
  所以,被搓……不,能被性騷擾的背一定是好背!
  於是戴蒙將全身屬性增值點全部灌注到了背部,決定多角度淋漓精緻的在兵杉面前展現出來,讓對方充分感受到他的背部攻擊……
  食堂大媽不耐煩的掄著鐵勺敲了敲戴蒙面前的飯盆:“小夥子你能彆扭了麼,阿姨再給你加塊紅燒肉好不叫?”
  戴蒙突然覺得很感動,小心翼翼的問道:“……那阿姨你要收我錢麼?”
  答案自然是食堂大媽很不客氣的在他飯卡上又扣了1塊……
  戴蒙默默的看著飯卡上僅存的2元,戀戀不捨的又看了一眼放在不遠處的古老肉,剛想歎氣就被身後突然伸過來的手臂給憋了回去。
  兵杉的飯卡幾乎擦到了他的耳際,聲音平靜無波:“我要一份古老肉。”


  ACT6:

  戴蒙在那一刻覺得,刷卡的男人真是帥呆了……
  雖然刷的是飯卡……
  他默默的把臉扣在飯盆裡,想著剛剛兵杉伸手的動作,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然後又默默的歎了口氣,戴蒙想,他要是食堂裡的讀卡器那該多好啊……
  腦補著兵杉的手按在戴蒙牌讀卡器上,注:部位為戴蒙胸部(……),面無表情的冷冷道:“一份古老肉。”
  ……………………戴蒙又把臉扣回了飯盆裡。
  貼著大腿的手機輕輕的震動了一下,戴蒙打開一看發現是性騷擾的搓背師父(……這名字突然覺得好長!)發來的短信。
  “你為什麼不點古老肉,我記得你最喜歡那個。”
  戴蒙挺直了背,狐疑的四周看了看,才謹慎的編輯道:“我錢不夠了……你在哪啊?你怎麼知道我愛吃古老肉?”發完,有些緊張的握著
  手機,低頭往嘴裡扒飯。
  大概過了5分鐘,對方的短信才發過來,簡簡單單的一個命令句。
  “你往右邊看。”
  戴蒙的眼珠子移到了右眼角,然後便靜止不動了。
  他右邊的桌角上放著一小碟可愛的古老肉。
  對方的短信又發了過來。
  “獎勵你今天很棒的背部運動,我很喜歡。”


  ACT7:

  兵杉面無表情的收起手機,看見戴蒙紅著臉將古老肉撥進了自己碗裡。
  身邊的友人A看見他驚訝道:“誒,你剛去幹嗎了?”
  兵杉喝了口湯,淡淡道:“投食。”
  友人A:“……你養寵物了麼?”
  兵杉平靜的看了他一眼:“我養了一個寶貝。”
  友人A不解,他轉頭看了一眼兵杉的飯盆,驚恐道:“靠!兵杉你不是最討厭古老肉了麼?!”
  戴蒙真心覺得性騷擾的搓背師傅是個好人,就算他喜歡給自己搓背,戴蒙也覺得已經無所謂了。
  最重要的是他被搓的也很舒服……
  戴蒙想著就又把手機拿了出來,仔仔細細的將性騷擾的搓背師傅改成了古老肉的搓背師傅……
  於是古老肉的搓背師傅發來了短信:“你不打遊戲麼?”
  戴蒙現在已經懶得看對面宿舍樓了:“今天沒有工會活動啦。”
  對方很快回了一條:“那你把衣服脫了。”
  戴蒙:“……為什麼老要我脫衣服啊。”
  對方:“因為你光著身子的時候最好看。”
  戴蒙趴在窗臺上的臉紅了紅,他掃了一圈對面宿舍的視窗,忍不住問道:“你在我們宿舍對面的幾零幾啊?”
  對方:“你脫了衣服我再告訴你。”
  戴蒙咬了咬牙,一口氣把身上的T恤脫了。
  對方緊接著又發來一條:“站起來。”
  戴蒙慢吞吞的站起來,手臂剛下意識的抬起來,對方的短信又來了:“這次不許捂胸部。”
  戴蒙:“……”


  ACT7.5:

  戴蒙靠著窗臺站著,夏天微涼的夜風吹得他起了一身小小的雞皮疙瘩,他的宿舍在二樓,雖然天晚了,但是樓下的小情侶們仍是熱情不減。
  要是哪個組合身高差異大一點的,女的接吻只要一抬頭就能看見他……
  戴蒙縮著身子,給搓背師傅發短信:“你快告訴我啊……我都脫了……”
  對方過了一會兒發回來:“你對面2樓,第23個窗戶。”
  戴蒙吸了吸鼻子,他看著對面一溜排黑漆漆的窗口,內心一片汪洋似海的草泥馬們瞬間跪地集體合唱傷不起呀傷不起……
  結果剛數到第十三個視窗,對方的短信又來了一條:“忘了說了,23是從左邊數起。”
  …………………戴蒙和他的小草泥馬們是從右邊開始的………………
  在無數的馬蹄蹂躪摧殘之下,戴蒙終於數到了23個……然後他驚恐的發現,那是兵衫的宿舍……
  戴蒙的腦細胞瞬間轉化成了不可思議的聯立等式:
  兵衫和搓背師傅在一個宿舍?!
  兵衫中午也點了古老肉!!
  兵衫星期一坐在他身後!
  戴蒙的腦子轟轟的亂成了一團,他緊張的向前傾了傾,結果一不小心手一滑,握在手裡的手機直接從二樓摔了下去……
  戴蒙下意識的“啊!”了一聲,然後他就看見對面兵衫宿舍的燈亮了亮。
  有人從容的穿過走廊,慢慢沿著樓梯走下來。
  戴蒙抱著手臂眼睛都不敢眨的盯著對方的動作,直到來人走到他樓下,撿起掉落在草坪上的手機,微微揚起下巴,臉孔清晰的朝著他的方向。
  兵衫面無表情的看了他一會兒,淡淡道:“不是跟你說過了,不許捂住胸部麼。”
  戴蒙張了張嘴,臉憋得通紅也沒說出話,只是乖乖的把手放了下來。
  兵衫眯著眼,他的目光緊緊的盯著戴蒙的上半身,突然開口,聲音有些低啞:“你很喜歡我看你裸體麼。”
  戴蒙很傻很天真的看著對方……
  兵衫虛指了一下自己的胸口,語氣有些不懷好意:“你乳頭都硬了。”
  戴蒙:“……………………………………”


  END:

番外

  兵杉站在樓下,看著戴蒙一跑一跳的下來,快到他面前的時候還猛的急刹車(……)以為他沒看見,整了整髮型斯溫又優雅的挪著步子靠近過來。
  戴蒙前幾天剪了頭髮,對於再也看不到對方紮馬尾裸背的畫面,兵杉面癱著臉內心默默遺憾著。
  戴蒙偷偷的看著身邊的兵杉,越看越覺得對方真是帥的要死,在不知偷看了多少次後終於被對方抓了個正著。
  兵杉淡定的對他伸出了手:“要不要拉著手走?”
  以下是戴蒙同學的腦內回音:要不要拉著手走……不要拉著手走……要拉著手走……拉著手走……著手走……手走……走……
  於是戴蒙一個激動,一巴掌直接把對方伸過來的手拍到了一邊。
  兵杉:“……”
  戴蒙:“……”
  對面一對小情侶膩歪著走了過來,兵杉漠然的收回手插進口袋裡,淡淡道:“走吧。”
  ……戴蒙覺得自己燃燒的小宇宙在哭泣……
  兵杉走了幾步,看他還沒有跟上來,便站在原定等著。
  戴蒙一臉死灰的表情慢慢移到他面前。
  兵杉低頭看著他,突然嚴肅道:“不許再拍開我的手。”
  戴蒙呆呆的張著嘴,發現他的手正汗津津的被對方握在手裡。
  兵杉平靜道:“我會抓緊你的。”
  戴蒙被暈乎乎的一直拉著手進了教室,兩人難得並排坐在了一起,上課的人本來就不多,他兩又坐在後面,戴蒙剛靜下心來聽老師點名,就感覺背後被人上下左右的輕撫著。
  他忍不住偏過臉,結結巴巴道:“你、你、又搓、搓我背、背了……”
  兵杉危險的眯了眯眼,手掌慢慢下移:“我很早就告訴過你,這不是搓背了。”
  手掌從脊椎移到腰部,最後慢慢探進對方有些寬大的牛仔褲裡。
  兵杉滿意的看著戴蒙的臉越來越紅。
  他湊近了對方耳旁輕聲道:“這叫愛的性騷擾。”

  ——————————————END

  番外1:冰山對呆萌默默的一見鍾情

  兵杉第一次見到戴蒙的時候並不是震驚兩棟宿舍樓的美背影殺手事件(……),雖然這是他順利勾搭上戴蒙同學的最重要契機,但是他死也不會說出來的。
  其實在剛開學的時候,戴蒙就走錯了宿舍,並且毫不知情的一個人像小螞蟻一樣的把東西哼哧哼哧的搬進了別人的宿舍裡。
  兵杉在門口看了他好一會兒,才提醒道:“同學,我們宿舍四個人已經滿了。”
  戴蒙一臉迷茫的看著他,想了半天才稍顯委屈的不確定道:“你的意思是……我要打地鋪了?”
  兵杉:“……”
  最後還是兵杉幫著他把東西重新搬了回去。
  戴蒙很不好意思,大熱天的,讓人家陪著他跑上跑下,他看著幾乎濕了整個後背的兵杉不好意思道:“你把衣服脫了涼快涼快吧。”
  兵杉抹了把汗,的確熱的不行,反正都是男人他便一撩衣擺乾脆的脫了T恤。
  結果還沒反應過來,掛在手臂上的衣服便被戴蒙搶了過去,對方邊往衛生間走著邊把自己的T恤也脫了,麻利的接了盆水,倒上洗衣粉。
  戴蒙自然而然的蹲在地上光著膀子的開始搓衣服。
  兵杉呆呆的看著他的脊背,第一反應就是好白好瘦啊……
  戴蒙邊搓著嘴巴還不停:“同學真是謝謝你啊,太麻煩你了,我幫你洗衣服就不請你吃飯了啊,還有我叫戴蒙,XXXX系的,我老喜歡玩魔
  獸了,不知到你喜不喜歡哦,我玩奶媽的哦,不過奶的比較水……”
  兵杉完全沒有在聽對方說什麼。
  他眼裡只剩下戴蒙又白又瘦的背,和因為蹲坐而牛仔褲過大的原因,露出的一小節股溝上……
  以兵杉視角的一見鍾情喲,人家比呆萌還要先愛上滴,GN們放心~~~
  番外2:粗長的八字母番外!!
  戴蒙考研成功的那一天,正好是兵杉成立了自己的法律諮詢室整整一年。
  這一年裡可以說兩人是聚少離多,兵杉搬出了宿舍,戴蒙走不了,白天讀書晚上做題,魔獸都AFK了許久,為了能跟戴蒙見面,兵杉在半年
  後添了車,偶爾接戴蒙回自己那裡去睡。
  說到睡,真的是好好睡……
  一來兵杉忙了整整一天,二來戴蒙其實很怕疼……
  他有瞞著兵杉私底下偷偷研究過GV,幾次下來被嚇的不輕,總覺得幹那事之前不好好清清腸,絕對會屎崩的……
  當然這話他沒跟兵杉說過。
  因為太煞風景了……
  戴蒙坐在校門口的石墩子上等著兵杉來接他。
  為了這一天他已經準備好久了,連著幾天喝粥吃醬瓜,連最喜歡的古老肉都放棄了……要是今晚再不能上本壘……
  戴蒙默默的在心底握了握拳!
  兵杉看著戴蒙緊緊抱在懷裡的袋子,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什麼東西?”
  戴蒙有些緊張的咽了咽口水:“那個今晚,今晚要用的……”
  兵杉挑了挑眉,面無表情的攬過戴蒙親了親他的鼻尖兒,塞了一樣東西到他口袋裡。
  戴蒙手忙腳亂的拿出來一看,是一把鑰匙。
  “我去年就給我們準備的房子,上個月終於裝修好了。”兵杉抱著戴蒙,下巴在對方頭頂親昵的蹭了蹭,滿足的歎了口氣:“終於可以藏好我最重要的寶貝了。”
  戴蒙在洗澡的時候兵杉將兩人的被子鋪好,他將床頭燈調暗了些,坐在床邊看了會兒卷宗。
  結果不知道為什麼,等了半天戴蒙也沒有出來。
  兵杉走到衛生間門口敲了敲門:“戴蒙?”
  過了半天,門才慢慢露出一條縫。
  兵杉愣在原地,有些驚訝的微微睜大了眼睛,他好像看見了……一對貓耳?
  戴蒙紅著臉慢慢蹭了出來,頭上頂著兩隻棕色的短貓耳,脖子還有個鈴鐺項圈,下半身是一條緊身的丁字褲,股間翹著同色的貓尾吧,上上下下的晃悠。
  兵杉已經被震的完全失去了面部表情功能,戴蒙忐忑的看著他,半晌硬著頭皮哼哼了一聲:“喵……”
  “……………………”兵杉捂住了臉。
  戴蒙嚇了一跳,他剛忙湊上去,伸出舌頭舔了舔對方的下巴,小心翼翼的問道:“你喜歡麼?”
  兵杉抱著他歎了口氣:“真是,喜歡的要了我命了。”
  等到兩人真坦誠相對的時候,戴蒙還是被兵杉的尺寸給嚇到了……
  可惜對方壓根就沒給他猶豫的機會。
  兵杉握著戴蒙的臀部,語氣裡帶著不加掩飾的笑意:“這尾巴褲子做的很有水準麼。”
  戴蒙不是很明白,他看著兵杉隔著內褲舔著他的下體,舌尖輕輕的掃過頂端用力吸了一下,戴蒙抓著他的頭髮,大腿都何不攏的微微打著顫兒。
  兵杉將他整個人翻了過來,沿著脖頸一直吮吻到背部,戴蒙跪趴在床上斷斷續續的呻吟著,感覺兵杉的唇越來越往下面,於是便下意識的想逃。
  對方穩穩的扣著他的腰。
  兵杉幾乎是毫不猶豫的用舌頭給戴蒙做著擴張,很快後面便濕嗒嗒的一片也不知是誰的口水還是精液。
  戴蒙被刺激的眼角都紅了,憋著嘴不肯轉過臉來。
  兵杉輕輕的含著他的肩膀,腰一挺便輕鬆插到了最裡面。
  戴蒙急促的“啊。”了一聲,他背對著兵杉整個脊背都微微顫抖著,貓尾夾在兩人中間一跳一跳的晃動。
  兵杉沒插幾下戴蒙就已經到了高潮,正要恩恩著射出來的時候,卻被兵杉掐住了根部。
  戴蒙急的眼淚都下來了。
  兵杉深吸了一口氣,低伏了身子哄道:“再叫一聲來聽聽。”
  戴蒙呆了半天才想明白對方指的是什麼,顫顫巍巍的輕輕哼了一聲:“喵……”
  兵杉咬了咬牙,他拍了拍戴蒙的屁股:“要加主人!”
  戴蒙:“……”
  兩人一直折騰到了半夜,過程中洗了3次澡,最後一次戴蒙直接再浴缸裡睡著了過去。
  迷迷糊糊中感覺兵杉抱著自己上床,伸手一撈摸到了自己頭上還帶著貓耳。
  兵杉沒讓他摘來下,將人摟在懷裡蓋好了被子。
  “明天早上要對我說‘主人,起床了喵’明白了麼?”兵杉拍了拍戴蒙的臉很認真的提要求。
  戴蒙:“……”



 

Comment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回到此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