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性本淫,我一直都很明白by雲上椰子

意外很萌的短文(♡˙︶˙♡)
不過我一開始以為是肉文結果沒想到後面有點小催淚
但也有可能是我自己淚點低哈哈哈


文案:

自鳳九霄有記憶起


那條龍一直在日虎日牛日蛤蟆、日鳥日魚日王八


日天日地日木頭老淫龍 VS 三界第一美貌老鳳凰


================================================


【一】


鳳九霄作為一個等級很高的養老上仙。

百年難得一次的接到了一個天庭任務。

“你說什麼?讓我去把龍炎找回來?”

命格老兒擦擦汗:“已經找到了!已經找到了!散於天地的三魂七魄現在經由多輪轉世,都在一個凡人身上,只要仙尊把那凡人帶到西嶺之鏡的玉壺泉地界,那泉下埋有帝君的真身。屆時魂魄歸位,任務就算圓滿完成!”

聽起來只是一個很簡單的任務。

但現在人間科技發達,妖魔鬼神都達成一致協定:不現人世。

這簡簡單單的任務完成起來也就變得很麻煩。

又不能作法把人一陣風刮到玉壺泉去。

況且,那條自鳳九霄有記憶起就一直在日遍天下的淫龍,他是理一下都嫌齷蹉。

但是命格老兒跟他說:“仙尊與帝君自小一起長大,這喜迎帝君歸位的事由您來做最是合適了。事成之後天帝允諾把玉瓊山的地界劃給您養老。”

鳳九霄眼眸亮了亮。

玉瓊山上奇珍仙果甚多,他最喜歡那兒產的一種珍珠大小的紅果子了。

可惜看管甚嚴,一年也吃不到一兩顆。

思索片刻。

還是敵不過口腹之欲。

接了下來。


【二】


三天后。

鳳九霄站在一輛賓利車旁。

那車的主人是凡間某娛樂傳媒巨頭的大股東。

姓龍。

生性荒淫。

從十六歲開葷至今,就從沒自己解決過欲`望的。

現在他在昏暗的車裡脫了褲頭,壓著一個當紅藝人正要操幹。

“嘭——”一聲巨響。

車被人砸了一下。

龍總提了褲頭怒氣衝衝打開車門,一抬眼就看到了什麼?!

千萬朵無形的玫瑰在他身後綻放。

金光閃閃,照的整個地下停車場都亮了。

眼前的長髮美人比他有生以來見過的任何美人都要漂亮。

漂亮的他頭暈目眩,心跳加速。

下邊那根剛剛溫順的小兄弟立時就腫的老高。

這是絕對沒有過的!

鳳九霄收回鄙夷的目光,佯怒看向龍總,質問:“你車裡是誰?!”

龍總:“我不認識他。”

“叫他滾下去!”

龍總立馬照辦。

鳳九霄怒道:“我說你走了後就再也沒來找我,原來是在這城裡逍遙快活了!要不是有人看見你經常出入這家公司,我還逮不著你了!你說!你是不是打算拋棄我了?!”

龍總雖常年色`欲熏心,但人又不傻。

即刻明白美人是將人錯認,又或是編排了劇本專門來勾搭他的。

無恥如他,自然笑納。

貼過來攬了鳳九霄肩背,就把人往車裡帶。

伏低做小,溫柔勸哄:“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在這邊無時無刻不記掛著你呢,你既然找了過來,就先跟我回家好嗎?”


【三】


龍總口中的家,是他在半山的花園別墅。

那兒被圈內人士戲稱為“龍王的淫窟”。

龍總早年“身掛六顆腎,夜禦七個人”的光榮事蹟就是從那兒傳出來的。

現在把鳳九霄剛帶進家門,就想著要如何把人往床上拐。

“時候也不早了,你先進房裡的浴室去洗澡吧。”龍總把絲綢睡衣遞給對方。

對方沒接,定定站在走廊片刻。

忽然道:“我餓了,你去弄些好吃的甜點來。”

龍總:“你先去洗澡,我叫人去準備。”

“不,我要先吃再洗。”鳳九霄堅持。

他好不容易奉旨來凡間一趟,自然是要吃吃一些甜點美食的。

公私兼顧,兩不耽誤!

龍總無法,對著美人他雖然急色,但也是無條件寵溺的。

越美在他這兒越有效。

像鳳九霄這樣的,持靚行兇龍總也只會覺得可愛。

不久餐廳飯桌上就擺滿了各種甜點。

他坐在一旁滿心淫`欲的看著美人吃,看著美人吃,看著美人吃……

吃吃吃,慢慢吃。

……不知不覺眼皮就耷拉了下去。

醒來已是天亮!

他竟然趴著桌子睡了一宿!

卻見空盤滿桌,乾乾淨淨。

正主就躺在一旁的沙發上呼呼大睡。

乖乖,他是撿了個什麼回來?!



【四】


龍總悄悄走近熟睡的美人。

下麵的小兄弟便又有些硬了。

只見沙發上的美人披散著一頭柔順長髮,乖乖側躺。

他穿著龍總昨夜給的那件絲綢睡袍,暗紅的顏色,襯得他白`皙的肌膚瑩瑩生光。

好看的雙唇上還沾著一點巧克力粉,顯然是昨夜洗了澡又還吃了不少東西,才倒在這兒睡覺的。

龍總看的眼睛有些發直,想著是先舔他嘴角的粉呢,還是先摸他修長的腿?

情不自禁就一手捉住了美人的腳踝,打開那腿就十分色`情的舔吻起來。

從腳踝沿著小腿一路往上,正吻得忘我……

“砰——”的巨響。

龍總就被一腳給踹了!

背部撞在那茶几上,整個胸腔都在震盪。

但這還不是最慘的。

那腳好死不死,踹在他褲襠那處,頓時疼得冷汗直下,捂著褲襠就蜷縮在了地上。

鳳九霄坐起怒瞪:“活該!”

龍總:“…………”

鳳九霄攏了攏肩上的長髮:“不是說好了要結婚後才可以的嗎,你都沒跟我回村子裡拜見父母請客擺酒,就想睡我?!門都沒有!”

龍總:“……回村子?”

鳳九霄:“你都忘了不成?你答應過我的!你要是不跟我回去見父母,我怎麼跟你好!”

龍總忍痛坐起,摸著鳳九霄的小腿:“按理是該這樣……那結婚之後是不是就可以?”

鳳九霄心中咬牙,面上高傲的點了點頭:“出嫁從夫,自然隨你怎樣。”



【五】


但話是這樣說。

龍總也不可能馬上就抽出數天的時間陪鳳九霄去那荒山野嶺。

總是先用美食哄得美人乖乖呆在家裡。

他才能安心去上班。

再說這凡間的美食不知凡幾,鳳九霄吃的很開心,幾乎快要忘了正事。

家裡的吃不夠,就叫司機師傅帶著去吃外面的。

每晚龍總回來和他交流心得,又會介紹幾處有美食的好去處,說的鳳九霄在心裡口水直流,恨不得馬上就到明天。

就是夜裡睡覺時,過得不甚爽快。

無論他是睡在哪間,龍總總是有辦法進來悄悄爬上床。

鑽進被窩從背後抱住他。

然後在他身上唧唧歪歪的磨蹭,動手動腳,十分下流。

鳳九霄第一百零八次怒氣衝衝的甩開龍總摸在他小腹的手:“你滾出去!”

龍總幽幽道:“我有個朋友明天酒店開業,那晚宴會請各地名廚來掌勺,要不要我帶你去?”

靜默片刻。

鳳九霄的聲音幾不可聞:“……要去。”

龍總滿意一笑,繼續蹭蹭。



【六】


翌日晚宴。

龍總攜鳳九霄高調出席。

這美人早在圈裡被傳得神乎其神。

特別是龍總這幾日暖床的一個都沒召見,下了班就往家跑。

大家都紛紛擔憂這怕是遇上正宮,要收心了?

待一見到那人的姿色,饒是當下娛樂圈被捧上天的美人也難以望其項背,一眾後宮更是灰心。

這些暗地裡的打量猜忌,鳳九霄倒是不知。

龍總忙著去應酬,再三關切後不得不先放他的美人獨自一人站在那兒吃吃喝喝。

鳳九霄正吃得開心。

冷不防視線裡就出現了一雙黑皮鞋。

順著往上看去,一身做工精良考究的黑西裝,一張冷峻帥氣的臉。

黑髮,褐瞳。

鳳九霄嚼不動了。

他有些心虛。

眼前的青年眼眸冰冷:“我不過是去西天聽了一場講經,回府你就不見了!”

鳳九霄:“…………”

名叫嘲風的青年繼續斥責:“為了一點吃食就出賣色相,這種事你都幹得出來?!”

鳳九霄:“……我沒有。”

嘲風:“還敢狡辯!”

鳳九霄:“…………”

嘲風神色稍緩:“跟我回去。”

鳳九霄:“這不好,畢竟是天帝下達的任務。”

嘲風怒斥:“你這種老傢伙就是耍賴也沒人能拿你怎樣!跟我回去!”

鳳九霄不為所動。

嘲風痛心疾首,彆扭乞求:“……我可不想莫名其妙再多個弟弟,父親大人!”

鳳九霄:“……!”

冤枉!

他就是被那條老淫龍日上一萬遍!也生不出個蛋啊!




【七】


關於“我並不能生蛋蛋”這個話題,鳳九霄不知同嘲風說過多少次。

但他的養子總是不聽。

並堅持認為他就是鳳九霄親生。

沒辦法,誰叫他的原型似龍似鳳。

東南西北四海的龍孫見了他都得恭敬有禮的叫一聲叔公。

但他卻對這攀親帶故的稱呼有些厭惡。

只因自小就聽著傳說中的某龍在各地日虎日牛日蛤蟆,日鳥日魚日王八。

最荒唐的時候,據說他還日過枯木!

粗大的龍身纏著一節木頭樁子在那樹洞裡磨蹭,最後龍精一灑,萬分舒爽,飛天而去。

哪知枯木逢春,又開了好幾千年的桃花。

劣跡斑斑……是個神仙都會覺得丟臉。

更何況天界的傢伙還都默認那條淫龍就是嘲風的父親。

現在家裡這個不成器的還為五斗米折腰。

痛心疾首。

痛心疾首啊。

龍總端著酒杯走了過來,攬著鳳九霄就宣誓主權:“看你們聊的這麼歡,認識?”

嘲風連話都懶得搭,冷冷看一眼鳳九霄:“既然你不聽勸告,那好自為之!”

轉身走了。

龍總看著鳳九霄,笑得危險:“他是?不解釋解釋?”

鳳九霄歎一口氣:“我兒子。”

龍總:“…………”



【八】


事實證明,不聽家裡有腦子的人說話,是要吃虧的。

回去時,鳳九霄已經喝醉。

他在這晚吃的心滿意足。

甜甜的果子酒喝了一杯又一杯。

現在臉上還紅撲撲的。

被龍總放倒在軟綿綿的大床上。

壓上身軀就開始深吻。

舌頭糾纏著舌頭,極盡調戲之能事。只把鳳九霄吻得嗚嗚咽咽,壓抑著嗓音在輕輕呻吟。

龍總只覺狼(?)血沸騰。

下麵的小兄弟早就翹的老高,勢要在美人體內征伐廝殺一通了。

那雙大手也不閑著,十分情`色的在美人腰腹流連撫摸,鑽進衣擺就往上摸。

光滑的肌膚在他掌下顫慄,鳳九霄被他吻得揚起了脖頸。

龍總正要舔那脖子讓他放聲吟叫。

手掌就在那胸前摸到了一個東西。

心裡一突,極其粗暴就扯開了美人的襯衫。

雙眸都是睜大。

他看到了什麼。

鳳九霄右側胸前乳首上刺穿著一片形似水滴,烏黑泛金的……鱗甲乳環?!



【九】


這個認知讓龍總整個人都鬱卒了。

他的美人啊。

不知在什麼時候就被別的野男人給褻玩過了!

剛才觀他情動的厲害,怕也是飽嘗情愛的身體有的正常反應。

更是痛心疾首,恨不能早些遇到鳳九霄。

轉瞬腦海裡又響起鳳九霄初見他時說的話。

龍總驚出一身冷汗。

莫非這美人其實不是有意來勾搭他的?而是真的認錯人?

一想到有這個可能,龍總覺得自己更不能隨他回村子了。

萬一那野男人就在村子裡等著可怎生是好?!

對,不能跟他回去。

他要把美人變成他一個人的。

今晚就先在他體內先射滿了精`液讓他含著,叫他好好熟悉他男人味道。

龍總正重燃鬥志,就被一腳踢下了床!

鳳九霄皺眉坐了起來,不甚愉悅的看著自己衣襟大敞。

下床又補了幾腳:“說了要結婚才可以睡我!你又犯淫了是不是?!”

“哎哎,你輕點!輕點!別踹!別踹!”

龍總恬不知恥的抱著鳳九霄小腿,試探著說:“我這是情難自禁,咱們以前不都是可以的嗎?怎麼現在就不行了?”

一說這個就來氣,鳳九霄一腳把龍總踹向床頭櫃。

龍總被磕的眼冒金星。

鳳九霄還逕自怒駡:“誰叫你睡了我還敢出去日天日地日木頭!”

“淫`蕩!”

“下流!!”

“活該!!!”



【十】



當晚自是什麼也沒有發生。

兇殘的家暴讓龍總的男性自尊受到了傷害。

他覺得鳳九霄發起酒瘋來太狠了。

這麼粗暴,一點都不可愛。

他打算冷處理一下美人,不能讓他騎到自己頭上發瘋。

再者……

或者說根本原因還是……

他許久沒有做`愛!是真的要忍不住了!

就算姿色比不上鳳九霄的,也總好過沒有。

兩天后。

就攬了之前那個沒來得及上的當紅藝人去了郊外的花園酒店。

路過大堂時,沒注意到一旁站了個黑髮褐瞳的青年。

嘲風本來也就是到凡間處理個公務的。

不想撞到老淫龍搞外遇。

唇邊悠悠漾開一個微笑,就用心訣告知了他父親。

這等龍渣,自是要讓他父親看的清清楚楚。打從心眼裡嫌棄噁心,才能跟他回去。


【十一】


於是。

酒店頂樓套房。

龍總抱著那藝人糾糾纏纏倒在床上,手法迅速的脫了褲頭正要操幹。

連接陽臺的落地窗就被敲響了!

龍總猛地抬頭,只見窗外站著倆人。

嚇得他的小兄弟立馬萎了下去。

嘲風拉開窗門,站他身後的鳳九霄步履優雅,走了進來。

龍總褲頭都來不及提,臉色尷尬:“你們是怎麼站在外面的?!”

“爬過來的。”嘲風敷衍回答。

轉頭對著鳳九霄:“你都看清楚了?這種人渣多看一下都是髒了你的眼,跟我回去。”

“不。”鳳九霄目光冰冷,“你先帶那個凡人出去。”

嘲風不置可否,默默照辦。

待房間裡只剩倆人。

龍總終於慫逼了,跪倒在鳳九霄身前,抱著大腿萬分誠懇:“我錯了,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

鳳九霄幾不可聞的歎了一口氣。

下一刻,抬腳把龍總推倒在地,跨坐上去。

“你個毫無節操!不知廉恥的老淫龍!”

鳳九霄怒容,一把抓住龍總還裸露在外的小兄弟!

“啊嗷嗷——”

龍總慘烈哀嚎,疼得面容扭曲。

“你一日不幹這齷齪事就龍根癢是不是?!有多癢?!啊?!我現在掐一掐還癢麼!”

“嗷嗷——”龍總冷汗直下,全身僵硬。

伸著手就要去制止。

被鳳九霄一掌拍開。

抓著他命根的手卻是狠狠擼了起來。

伏在龍總身上,輕聲教訓:“現在舒服嗎?!你天天拿色兮兮的眼珠子盯著我瞧,不就是想要跟我幹這事嗎,不就是想要我伺候你嗎,怎麼樣?!舒服麼?!”

“嗷——你——鬆手——”龍總嚎得慘烈,感覺自己的雞`巴都快被擼出血了。

鳳九霄厲聲呵斥:“說!舒服麼?!”

龍總疼得臉色青白,神志昏聵,咬牙吐出一句:“你他媽……簡直不是人!”



【十二】


最終龍總疼得暈了過去。

經此一回,他的男性自尊受到了更加嚴重的打擊。

他蔫了。

窩在家裡,裹著被子。

一個人在昏暗的房間裡反思人生。

鳳九霄砰的打開`房門,床上的被窩抖了三抖。

“半死不活的像什麼樣子?既然那麼閑就跟我回村子!”

“……我現在不想看到你。”

鳳九霄挑眉,在床邊坐下,那被窩又抖了一下。

“你自己做錯還有理了?跟我回去,事成之後你愛怎樣就怎樣。”

“…………”

鳳九霄跨坐上去,龍總嚇得立刻揭開被子,驚恐萬狀:“你、你別亂來!”

鳳九霄微微挑眉,俯下`身去抱住了龍總。

一時安安靜靜。

龍總懵逼:“你這是做什麼……”

鳳九霄:“安慰你。”

龍總:這麼驚悚的安慰他可不可以不要?

過了片刻。

鳳九霄:“好了,你別不高興了,只要快些同我回村子,婚後你要對我怎樣都行。”

龍總心旌動搖。

他想像著把鳳九霄操得淚水漣漣的畫面。

下麵的小兄弟很快就有些發硬。

不過他可不敢讓鳳九霄摸了。

龍總:“那你這個安慰還不夠,我心裡的創傷沒有撫平,就提不起勁來跟你回去。”

鳳九霄抬起頭,冷笑看著龍總。

正把龍總看得一陣心慌。

下一瞬,嘴唇就被親了。

鳳九霄的舌尖軟軟的鑽進來,勾纏了龍總的,一起嬉戲。

把龍總吻得心花怒放,按著鳳九霄後腦勺就要加深這個吻,嘴裡冷不防被推進一個東西,更冷不防一口吞了下去。

龍總推開鳳九霄,驚怒:“你給我吃的什麼?!”

“放心,只是讓你睡一覺的東西。”


【十三】


在家裡有腦子的人的策劃下,使用簡單粗暴的辦法,把昏睡的龍總連夜運往了西嶺之鏡的玉壺山。

鳳九霄有些不好意思:“這真是難為你了,還用上了一點法術。”

嘲風冷著一張臉,他因公職之故,在凡間使用些輕微法術是獲過批准的。不想家裡那沒腦子的一點也沒有想到兒子的作用。

“你要早跟我商量此事,何必犧牲色相至此。”

鳳九霄呐呐無語:“…………”

嘲風:“你沒被這條老淫龍怎麼樣吧?”

鳳九霄:“那倒沒有。”

嘲風轉頭不搭理。

兀自痛心疾首。

他才不會說幼時無意間看見過父親在泉裡泡澡。

那胸前乳`頭上的龍鱗真是差點沒刺瞎他眼。

那時他就對拋妻(?)棄子(?),素未謀面的老淫龍怨氣深重了。


……

到了冒著寒氣的玉壺泉邊,命格老兒早已等在那兒。

“現在要如何做?”

命格老兒:“按理,把人拋進湖裡就好。”

鳳九霄:“…………”

嘲風:“…………”

鳳九霄:“能說出這話橫豎他不是你家的牲口!”

命格老兒安慰:“帝君命硬得很,這點狀況他能應付的。”

嘲風覺得有理,扛著龍總就要拋湖沉屍(?)。

鳳九霄厲聲:“等下。”

不知從哪兒摸出一根熠熠生輝,金光閃閃的羽毛插在了龍總腦袋上。

“去拋吧。”

好歹插了根毛,要是沉湖半晌都沒有動靜,他那羽毛就能把人原封不動的給帶回來。



【十四】



把人噗通一聲丟進湖裡。

龍總的身軀就在冰冷徹骨,深不見底的湖水裡沉啊沉,沉啊沉……

直至被湖底的黑暗吞噬。

寧靜的夜空,風雲驟變,電閃雷鳴。

雨點吧嗒吧嗒的砸下,一瞬間就變成了狂風暴雨。

吹得山裡呼呼作響,湖面更是波瀾壯闊。

那腳下站立的地面也轟轟作響,寸寸開裂。

這毀天滅地的架勢左右不過持續了兩刻鐘。

冰冷的湖水就跟沸騰了似的滾滾上湧。

緩緩的,托出一人來。

周身隱隱可見一條泛著暗金的威嚴巨龍盤盤纏繞。

烏髮,暗金黑瞳。

面容與之前那肉`體凡胎酷似,卻更為俊美,氣質高貴凜冽。

瞥一眼,目光裡都像是帶著遠古戰場的血腥殺氣。

上古大戰時他也不過才一千歲。

往後三界幾度繁華都跟他這個傳說中的神祗沒有任何關係。

他的靈魂被山風帶到山河各處。

沉睡。

後幾千年才漸漸有了感覺,在一世又一世的艱苦輪回中積蓄。

直至最近。

才得以回歸。

畢竟是太久遠了。

久遠的所有的人和事都在他記憶裡模糊。

所以龍炎只是面無表情的把頭上那根插得跟賣身葬父似的呆毛拿下。

隨手丟進湖裡。

招呼也不跟岸上三位打一下,化作一道金光,竄沒了。



【十五】



命格老兒訝然:不都傳說這倆龍鳳是一對嘛?怎麼多年不見跟不認識一樣?

“帝君這是?”

鳳九霄皺眉:“他竟然扔我羽毛!”

嘲風:“跟我回家。”

話不投機,鳥走獸散。

……

鳳九霄回府繼續養老。

耳邊卻總是能聽到那條老淫龍的消息。

他是如何威風八面啦,龍族又是如何興高采烈啦。

前幾天四海龍王還在蓬萊島擺宴,讓底下的龍子龍孫好好見識了一下活祖上。

嘲風冷哼:“據聞散宴後,四個龍王送了百名美侍,他全帶回府了。”

鳳九霄掐碎了手裡的紅葡萄。

嘲風拿巾帕仔細為鳳九霄擦手:“不說這些不開心的了,天帝賜給你的山頭已經可以去了,你什麼時候有空就去看看吧。”

於是。

鳳九霄當天夜裡就獨自一仙來到了心心念念,雲蒸霧繞的玉瓊山。

還沒登頂就聽到桃林裡一陣歡聲笑語。

衣袂飄飄的粉衫美侍嬉笑怒駡,端盤疊衣。

竟都是為了伺候天湖裡某條沐浴的淫龍。

鳳九霄臉色一瞬就被陰沉籠罩。

跺腳喚出土地,咬牙切齒:“這怎麼回事?!”

土地抖著身子答:“回稟仙尊,這、這山頭本來就是天帝留給帝君的府邸之一。”

鳳九霄:“那又說好了給我?!”

土地抱頭鼠竄:“可你們是三界公認的天生一對,帝君的就是您的!您的還是您的呀!”

“……!!”

去你娘的天生一對!

他被坑了!



【十六】



龍炎在美侍的伺候下穿好衣袍。

自然也注意到了不遠處的怨氣。

揮揮手讓外人全部退下,自己從容走到鳳九霄面前。

嗓音如鐘鼎般冰冷:“你來這兒作甚?”

鳳九霄目光幽怨,語氣幽怨:“這山頭是我的。”

龍炎不語。

鳳九霄:“我說這山頭是我的。”

龍炎不耐糾纏:“你自便。”

轉身就要走,被鳳九霄一把扯住。

那冒著寒氣的目光就順著那手一直打量到主人,用眼神質問:你這是何意!

鳳九霄看著熟悉的面容,終於忍不住哀怨質問:“你為什麼不來找我?!”

“還有你這是什麼眼神?!”

“我不就是小小懲罰了你作為凡人時出軌的行為,你至於占我山頭?!”

“你至於跟我慪氣?!”

“萬八千年不見的,回來招呼都不打一個!”

“就知道跟你那些龍族親近!”

“要不就是跟這些美人廝混!”

“有空洗個澡都沒空來找我!”

“難道你都……你都不想我的麼!”

仙老了就是容易傷感。

說得多了鳳九霄自己都覺得心酸。

偏偏龍炎毫無觸動,冷冷看著鳳九霄道:“你是我誰,為何要我想你。”

這話猶如晴天霹靂。

把鳳九霄震得五臟俱疼。

龍炎還猶自道:“莫非我以前睡過你?”



【十七】



鳳九霄一句話也說不出。

落魄頓走。

他去找命格老兒質問:“他許多記憶都沒了!你還說三魂七魄都已歸位!你還說拋進湖裡就好了!”

命格老兒擦汗:“這個、這個按理是沒有問題的嘛。”

鳳九霄怒容:“去你的按理!去你的沒問題!你說現在要如何辦!”

命格老兒唯唯諾諾:“能、能怎麼辦,帝君記憶不完整不也做的好好的哈,如果仙尊怕這影響到你二人感情真是大可不必,你們就好比是出生自帶結婚證的,沒人能插足你二人感情。”

鳳九霄聽得簡直要動粗。

被嘲風攔手制止。

拖回府上。

百般教育:“反正他花名在外,私德敗壞,趁此做個了斷也未嘗不好。”

鳳九霄抬頭怔怔看著嘲風。

嘲風:“無論以前以後,都還是我們一起過吧,那種連根木頭都不放過的傢伙,我情願沒有。”

鳳九霄呐呐:“其實也不算是日木頭。”

嘲風:“什麼?”

鳳九霄呐呐:“他日木頭的時候我就站在邊上……”

嘲風:“…………”

所以嚴格說起來是視奸性`高`潮。



【十八】


鳳九霄同龍炎乃天地孕育的神胎。

自小一起長大。

三百歲的時候,腦子還蠢得一團漿糊的龍炎就開始發了情。

他把鳳九霄壓在身下親吻舔舐,憑著本能把勃`起的龍根插進了鳳九霄下`身的小洞。

把鳳九霄操得嗷嗷哭叫。

龍炎只覺舒爽無邊,化了原型用四個爪爪按住鳳九霄。

不眠不休的糾纏著他,操幹著他。

每次發情隨便起來都要幾十天才能盡興。

他們在腦子還拎不清的年紀就嘗遍了世間極樂。

但靠交歡維持起來的朦朧感情還是太脆弱,受不得一點爭吵。

某次吵架後,龍炎強上鳳九霄,刺激的鳳九霄邊哭邊罵:“滾開!你弄疼我了!我最討厭你弄疼我了!滾開!”

操完後龍炎果真就滾了。

他開始出去日虎日牛日蛤蟆、日鳥日魚日王八。

只要興致來了,逮著身邊有什麼動物就日什麼動物。

一邊日還一邊憤憤想著不就是一個洞!

要日隨便都有的日!

搞得老子多稀罕似的!

這一日就是日了一百多年。

直到鳳九霄黑臉找來。

那時傲嬌的蠢龍正盤在一棵枯樹上,不屑揚言:我不回去,回去你又不給我日。看見沒,這兒有個洞,老子插著這洞也能出精,何必回去求你給我日。

說著就為了證明什麼似的,一邊目光如炬的看著鳳九霄,一邊對著木頭幹起了齷齪事。

完事後瀟灑飛天。

半道就被慶祝他五百歲的天雷給劈了。



【十九】


那雷劈完後算是徹底開了竅。

眉心多出一縷金色印記。

是靈台清明,知榮知恥了。

不過鳳九霄同他早就結了怨,於是之後五百年是各種雞毛蒜皮,糾糾纏纏。

有時被撩撥的情動了,也會天雷勾地火滾在一起交歡。

完事後,鳳九霄又會臭臉一甩。


惱怒於情事做得太狠太過(某次還穿刺了龍鱗乳環)。

龍炎倒是大度,他親著鳳九霄手腕,目光深情款款:“我都為你守身如玉了,你還不原諒我少時那些荒唐事麼。”

鳳九霄冷哼。

龍炎只得裝可憐道:“不久又要有天戰,我要好些時日不能見你了,等我回來我們再玩些別的可好?”

鳳九霄不搭理。

龍炎吻了吻愛侶的肩膀,相擁睡去。

之後去打那什麼天仗,就再也沒回來。

鳳九霄作為一個孤高自傲的仙。

孤零零住在這個山頭幾百年,在那個山頭幾百年,再住在天上幾千年。

只有不斷給自己洗腦那個拋棄自己的是個私德敗壞,花名在外,看一眼都嫌齷蹉的老淫龍。

才能敵過這萬八千年,無窮無盡的……

徹骨相思。


【二十】


清風涼夜。

明月高懸。

鳳九霄又獨身來到玉瓊山。

龍炎正喝著小酒,側臥湖邊榻上。

看到不請自來的客人也沒惱。

經過這些時日,他早已從旁人口中知曉鳳九霄和他的關係。

不過很抱歉。

他忘了。

所以他只是客氣的問一聲鳳九霄要不要喝酒。

然後他們就坐在月下小酌。

彼此緘默不語。

直到鳳九霄臉上染上一層微紅。

他端著酒杯坐到龍炎榻上,微微笑的看著他。

看他凜冽如劍的眉,看他深沉似海的眸。

低聲問他:“你眉心的印記哪去了?”

龍炎搖頭。

鳳九霄就逕自說:“你五百歲時長出來的,之後你就沒那麼混蛋了,不過之前你氣我太過,我對著你也就沒好臉色。”

鳳九霄說著緩緩伏在龍炎身上,腦袋枕著他溫熱的胸膛,耳邊是熟悉到令他顫動的心跳。

低聲道:“其實我早就原諒你了,對不起,現在才跟你說。”

龍炎默然不語。

“不過,都沒用了。”

鳳九霄搖搖晃晃就要起來,卻差點跌倒,被龍炎扶住攬抱回了懷裡。

鳳九霄就這麼抬頭看著他,目光愣愣怔怔,溫柔似水:“你能抱抱我嗎?假裝還……認識我的樣子。”

龍炎目光沉靜。

鳳九霄就伸手抱住他,腦袋埋在對方頸窩,默默流下淚來:“因為我實在……太想你了……”



【二十一】



那脆弱的樣子讓龍炎動了惻隱之心。

便抱著鳳九霄倒在榻上。

他輕撫他鬢角亂髮,看他如畫眉眼。

情不自禁就給了對方一個親吻,兩個親吻,三個親吻……

他抱著他翻滾壓在身下。

動作漸漸變得狂躁起來。

天知道他也是一頭禁欲萬八千年的老龍了!(就仙身而言)

這乍然絕色當前的,怎麼可能把持得住。

兩人火熱糾纏間衣衫就褪了大半,龍炎看見鳳九霄胸前的龍鱗,眸色還暗了幾許。

他摸著對方的腰背,舔舐對方的胸膛。

把人掌控在懷裡慢慢疼愛,聽著鳳九霄難以自抑的仰頭呻吟。

長長的烏髮散落下來,眼角都是晶瑩又緋紅。

龍炎把人托著進入,鳳九霄疼得嗚咽吟叫,卻又無比堅定的抱著他的肩背。

那誘惑不自知,乖順惹人愛的樣子真是令他心旌大動。

鳳九霄卻在他懷裡洶湧著流下淚來。

抱著龍炎哭得全身顫抖。

是心中酸楚太過了。

恍惚之間,幾縷暗金自那胸前龍鱗飛出,飄飄然收落在龍炎身上。

眉間倏忽就多了一縷金色印記。

一雙手撫上了鳳九霄的肩背。

熟悉安慰響在耳邊。

“小九,別哭了。”

縱使魂飛魄散,我愛你的情意都一直陪著你,守著你。

千年萬年。




=
=
=
=
=



【超級無敵粗長大肉特肉番外】

玉瓊山。

日日夜夜。

遊!龍(根)!戲!鳳!

氣的嘲風只能傳音怒駡:不要弟弟!



=
=
=
=
=



日常就是無劇情的雞毛蒜皮




【日常一】

龍炎喜歡把鳳九霄拖到天湖裡戲耍。

老鳳凰畏水,越大的池子他越怕。

到了湖裡就變得十分依賴老淫龍。

勾著他的脖子,緊緊抱著他。

任由老淫龍把那龍根插進來,變著法的在他體內戲弄。

他只會皺著眉頭,婉轉呻吟。

一點也反抗不得。

把老淫龍伺候的心花怒放,化了龍身在水裡纏著他赤`裸的身體,無休無止的肏著他。

是真·游龍戲鳳。

場面端的萬分香豔。






【日常二】

嘲風的傳音讓鳳九霄十分苦惱。

彼時他們剛剛完成一場交歡。

鳳九霄窩在龍炎懷裡:“該怎麼跟他說清楚,我是真的不可能下蛋!”

龍炎:“不,其實嘲風就是你我的親子。”

鳳九霄:“你騙我!”

龍炎表情嚴肅的騙他:“我的龍精在你體內轉化孕育成的胎珠,很小的時候就被你生出,一直被我收藏在你我曾經的洞府。那蛋稍大時便自動滾去找你了,是也不是?”

鳳九霄白了一張臉,身體在龍炎懷裡僵硬:“我、我生的?”

龍炎點點頭:“你給我生的,兒子。”

說罷翻身壓住鳳九霄,埋在他體內的龍根又挺動撞擊起來:“再生一個吧。”

鳳九霄被操得臉色潮紅,淚水漣漣:“唔嗚……嗚嗚……不要……你拔出去!”

“我不要給你生!”


許久。


“唔……不許射在裡面!”


再許久。

“你聽到了沒有,不許……啊——”





【日常三】

後來嘲風知道,自己對老淫龍怨恨頗深,有一大半是鳳九霄日日洗腦的功勞。

待到恩怨化解。

其實嘲風也很願意親近龍炎。

畢竟和家裡有腦子的交流起來要輕鬆得多。

沒腦子的那個,用來寵就好了。

他經常跟龍炎去東南西北四海走親戚。

那些龍族的親戚見了就總是會問龍炎:你老婆鳳凰怎麼不見你帶來呀。

父子倆在心裡呵呵:要他下海,不如殺了他罷。



【日常四】

待回到府上。

龍炎叫住嘲風,朝他展開手掌,手心赫然兩顆瑩潤的珠子:“你總跟你父親說不要弟弟,這倆東西就由你保管罷。”

嘲風皺眉:“這是什麼?”

龍炎:“無形無主,天地孕育的胎珠。”

龍炎還是小龍的時候就喜歡撿一些發光發亮的珠子收藏在洞府。

無意間就撿了這三顆。

後來和鳳九霄交媾時,他把其中一顆塞進鳳九霄濕淋淋的小`穴裡,自己的龍根再頂進去。

推著珠子百般戲弄鳳九霄。

把人折騰的眼淚汪汪,嗓音嘶啞。

幾十天的交媾後。

那玩過的珠子更是糊滿了這對淫龍淫鳳的精水。


嘲風臉色鐵青:“夠了,你不要再說了。”

他拒絕知道自己的來歷!

“這倆珠子還是你們保管吧,愛生幾個生幾個!”

說罷甩袖離去。

龍炎把那兩顆胎珠收入懷中,轉身去找鳳九霄了。




【日常五】

嘲風打算遠離這對淫龍淫鳳。

接了個要去凡間辦的大差事。

臨走前去看了一會兒鳳九霄。

他的父親正散著長髮,臥在榻上小憩。

即使在睡夢中,他的父親也是光豔動人,風華無雙。

不愧為三界第一美人。

就是此時美人露出的左腳腳踝上戴著一串瑩瑩生光,墜滿銀鈴的腳鏈。

嘲風面容都是一沉。

再聯想到鳳九霄胸前還有個東西。

臉色更臭。

心裡直罵兩個為老不尊的傢伙,不知又玩了些什麼花樣!

還是速速離去。

眼不見為淨的好。





【日常六】

待到嘲風走了。

鳳九霄才揪著毯子,有些難受的在榻上翻滾起來。

龍炎進來將他抱起。

鳳九霄紅著眼角,顫聲怒駡:“把我體內的東西拿出去……嗯……”

龍炎撩開毯子,摸到鳳九霄濕漉漉的大腿根,笑盈盈道:“你不是很喜歡這種果子麼,一下喂你吃了六個,是嫌太少?”

“啊……拿出去……”鳳九霄緊緊揪著龍炎衣襟,氣的都不會罵人了。

他心心念念的玉瓊山紅果子。

好不容易結了一樹!

老淫龍問他要不要喂給他吃。

鳳九霄自然是高傲的點點頭說:可。

然後就被這樣對待了!

太可惡。

真是太可惡。

以後都別想近他身了!




【日常七】

鳳九霄生起氣來不理老淫龍了。

他跑去凡間找兒子。

在兒子那兒吃吃喝喝,住的不亦樂乎。

龍炎自然是跟著找來。

哄著說帶他去吃好吃的。

關係才稍稍緩和。

某日路過一熱鬧廣場,鳳九霄忽然就停下腳步。

指著巨幅海報,笑容森森:“看看,這個就是你當初一心想上卻沒上成的大明星。”

龍炎:“…………”

鳳九霄:“那次壞了你在花園酒店的好事,可真是對不住!”

龍炎:“…………”

這些日子的努力,要前功盡棄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日常八】

夜裡自然是各種勸哄。

鳳九霄便趁機提出要求:“把我胸前的龍鱗摘掉,我就揭過此事。”

龍炎:“…………”

鳳九霄憤憤:“都是你這破鱗片,這萬八千年沐浴都不敢叫人伺候,就怕被別人看見。”

龍炎聽得心情愉悅。

就應下此事。

過程又是異常難熬。

鳳九霄赤身裸`體被龍炎抱在懷裡,任他輕薄戲弄胸前挺立嫣紅的乳珠。

咬牙咽下痛苦呻吟,催著他快點拿掉。

龍炎將手掌覆鳳九霄胸前揉弄,笑意盈盈:“小九乖,這龍鱗與你的乳尖有些長在一處了,你再忍忍。”

等龍炎舔著鳳九霄的乳尖,取下那片鱗甲。

鳳九霄早就被折騰的汗濕鬢角,淚眼模糊了。

他被龍炎抱在懷裡仔細疼愛。

被下`身的進攻弄得嗚嗚咽咽。

胸前的乳首還被老淫龍舔得又紅又腫,羞得自己都不忍再看一眼。

正舒爽無邊,貼近心房的乳尖一疼。

“啊啊!……”

鳳九霄痛的哭叫出聲。

是被那混蛋穿過一片新的黑金龍鱗了!





【日常九】

嘲風被夜裡奇怪的叫聲弄得拋棄孝道。

將他的父親們趕回府去。

等過了許久。

他再回到天界,卻不見鳳九霄身影。

嘲風:“父親呢?”

龍炎道:“他在孵蛋。”

嘲風:“…………”

偷偷去看。

屋裡被映照的金碧輝煌。

一隻金光熠熠,華美異常的金紅色鳳凰窩在榻上。

腦袋枕著長長的擺尾。

腹下隱約可見一弧圓白。

儘管畫面溫馨。

可嘲風的腦子不受控制就想到了一些不好的東西。

對弟弟的來歷顯然十分嫌棄。



【日常十】

等蛋裡的小傢伙破殼而出。

大家都驚呆。

龍炎皺著眉頭:“大概是……那個的……比例不對,所以是條龍。”

鳳九霄掩面不語。

嘲風假裝聽不懂的樣子。

……

有了這個小傢伙,府上就熱鬧多了。

小龍全身是金紅色的。

四個小爪爪緊緊抓著鳳九霄,盤在他胸口就要喝奶奶。

被龍炎拎起來甩開。

噗通一聲丟進湖裡。

到夜裡才爬回被窩。

嗚嗚著窩在鳳九霄懷裡,只想同家裡這個長得最好看的親近。

龍炎盤算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龍族血脈是什麼德行他最清楚。

趕忙把小兒子丟給了在凡間辦事的嘲風。

吩咐:被雷劈了,才能回來。




Comment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回到此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