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爺心太汙by呂天逸

萌萌的短文(。•ㅅ•。)♡


文案:


一個唐門不小心拿錯了被通緝的前輩的通關文牒……
結果被冤枉地抓了起來。
還認識了一個心特別汙的軍爺。
從此就開始了逃獄,被抓回來,逃獄,被抓回來,逃獄,被抓回來啪啪啪【劃掉】……的倒楣人生……
內容標籤:

搜索關鍵字:主角:李歆梧,唐離 ┃ 配角: ┃ 其它:


系列文
小唐門只想要回自己的褲子by呂天逸



  ☆、01

  01
  唐離抱膝坐在牢房裡的茅草堆上,心裡特別特別委屈。
  他是冤枉的,初出唐門,一清二白,想在江湖上闖蕩闖蕩,誰知前幾日偶然遇到了一個唐門前輩,兩人聊得投機,同吃同住了幾日後那唐門前輩出任務先行離開了。
  而唐離也不知是錯手拿串了,還是別的什麼原因,總之出城時才發現自己的通關文牒不知為什麼變成了那個唐門前輩的。
  在城門口盤查的天策士兵拿著那文牒掃了一眼,一臉震驚地看著唐離:你膽兒不小啊。
  唐離無辜地眨眨大眼睛:啊?
  天策士兵:來人啊!把他拿下!
  唐離還沒來得反應就被一幫一擁而上的天策按住了,混亂中偶然瞥見牆上掛著的通緝令上的名字,居然正是前幾日結識的前輩。
  唐離大喊:等一下!我是冤枉的!我拿錯……
  然後就被一手刀砍暈了。
  02
  唐離在監獄裡蹲了一整天,除了一個送飯送水獄卒沒看見過別人,偏偏這個獄卒還啞巴似的,問什麼都沒反應。
  唐離正絕望著,忽然聽見外面傳來一陣腳步聲,唐離扒著牢門往外看,只見一個將領樣的年輕天策被一群獄卒文書樣的人眾星拱月似的走過來。
  唐離忙搖晃著牢門大喊:軍爺!我冤枉我冤枉!
  那天策一襲紅袍銀甲,目光靜若寒霜,幽暗月色下熒然有光,掃過唐離時讓他心裡一顫,沒來由地打了個冷戰。
  天策轉向唐離:嗯?
  唐離怔了一下,小心翼翼道:我是冤枉的,我拿錯了別人的通關文牒才被抓進來。
  天策面無表情:冤枉?
  唐離狂點頭:嗯嗯!
  天策盯著他看了會兒,忽然露出一個讓唐離頗覺毛骨悚然的冷笑:你是說我天策府辦事不力,黑白顛倒,徇私舞弊,貪贓枉法,抓錯了人?
  他身邊的文書立馬低頭唰唰開始往小本本上記。
  唐離連連搖頭:我沒說前面那些,只是說抓錯人嘛……
  天策冷著臉:你沒說,但你就是這個意思。
  唐離委屈:真沒啊!
  天策一眯眼:流言誹謗天策府,罪加一等。
  唐離愣住了:……我操?
  天策冷笑:我操?污言穢語辱駡天策統領,罪又加一等。
  文書又笑嘻嘻地開始記。
  唐離崩潰地抓住牢門欄杆大力搖晃,委委屈屈地辯解:你怎麼這樣?我又沒罵你,就是個語氣詞呀,你平時不說啊……
  天策抬手摸了摸唐離抓著欄杆的手:猥.褻天策統領,罪加三等。
  文書深以為然,邊點頭邊記。
  唐離發了會兒楞,默默縮回手退到牢房角落:……
  媽的,這天策有問題!很有問題!
  03
  雖然唐離不敢說話了,但那天策似乎還是不肯放過他,站在牢門外,抱著冷懷若有所思地摸著下巴。
  旁邊一個師爺狗腿地湊過去:李統領,在下看這江洋大盜狡猾得很,一會兒說冤枉,一會兒污蔑天策府,一會兒又對統領您動手動腳的,顯然是毫無悔過之心,不可不防。
  天策點頭:你說的對。
  而危險的江洋大盜唐離,正蜷在牢房角落裡,委屈地踩草。
  獄卒頭頭幫腔:聽說這江洋大盜可飛天遁地,隱身潛行,穿牆入室,無惡不作,小的真怕他跑了。
  天策擊掌:來人啊!
  唐離嚇得一個激靈,還以為要拖出去斬了。
  天策一臉威嚴:押到天策府,由我親自看管。
  唐離舒了口氣,可剛對上那天策厲如鷹隼的眼睛,又感覺好像不太好,忙道:我留在這行不行?
  天策:放肆。
  唐離:好好好,我放肆我放肆。
  天策:目無法紀,罪加……
  唐離:別加了!要殺要剮都聽你的還不行麼!
  天策冷酷地看著他,突然做了個自我介紹:我叫李歆梧。
  唐離奇怪:喔,我叫唐離。
  天策冷笑:我沒問你,來人啊,押走。
  唐離悲憤地踩草。
作者有話要說:  

  ☆、02

  04
  於是唐離就被關進了天策府專屬牢房,被李歆梧嚴加看管,重點防治。
  李歆梧把唐離往牢房裡一推:老實點兒。
  唐離往床上一坐抱著膝蓋,下巴埋在胳膊裡,只露出一雙淚汪汪的大眼睛,委委屈屈的。
  李歆梧看了他一會兒:不服?
  唐離賭氣嘲諷道:不敢不服。
  一陣漫長的沉默後,唐離似乎聽見李歆梧輕笑了一聲。
  再抬頭時,人已經不見了。
  唐離小心翼翼地扒著門往外看了會兒,確認李歆梧的確是走了,於是打算研究一下牢門的鎖頭,身為一個天羅,最擅長的就是機關之術,這牢房的鎖頭應該難不倒他,之前沒逃是因為覺得自己是冤枉的,解釋清楚了自會放他出去,但看這李歆梧根本就不講道理,唐離已經不指望他放自己出去了。
  唐離從口中吐出一根極細的小籤子,是他被搜身時趁亂從暗器上卸下來的,就是為防萬一。
  鼓搗了沒幾下,唐離就把牢房鎖捅開了,他把小籤子壓在舌下藏好,輕手輕腳地推開門走出去,按照來時的記憶往外走。
  然後剛走到第一個轉角,近處就突然響起腳步聲,隨即李歆梧完美的側臉就忽地從牆後冒了出來。
  唐離嚇得差點叫出來,瞬間使出浮光掠影,隱沒在黑暗中。
  他覺得李歆梧大概是沒看見。
  05
  李歆梧一步一步地走過來,唐離小心地屏住呼吸,他是貼著牆隱身的,而走道還算寬敞,這個李歆梧除非是有病非得遛牆根走,否則應該不會撞到他。
  五秒鐘後……
  望著遛牆根走的李歆梧,唐離在心裡暗罵:說你有病,你還真他媽有病!
  然而李歆梧走到唐離面前就停下了,唐離心裡還抱著一絲希望他會突然換個方向,結果李歆梧突然抬手在唐離胸口摸了一把。
  唐離:……
  他今天穿的是一身破軍,胸口大敞著,李歆梧這一下頓時把他摸得面紅耳赤,腦子一片空白。李歆梧摸完了這一把,卻像不知道自己摸到人了似的,又繼續在唐離胸口胡亂揉捏了幾把,面無表情地自言自語:什麼東西?
  唐離實在忍不下去了,只好紅著臉現了形,一把拍開李歆梧的手:你!你摸夠了沒!
  李歆梧容色冷淡:你怎麼跑出來了。
  唐離羞憤不已:你方才亂摸什麼!
  李歆梧冷笑:我還當是見了鬼呢,誰知道是你?
  唐離狠狠瞪他:你若真以為是鬼,還敢這麼上手摸?
  李歆梧危險地一眯眼睛:我不止敢摸。
  唐離不敢頂嘴了,生怕這個變態說出什麼糟糕的話來。
  06
  李歆梧微微低頭,就著月光看看唐離:你臉紅。
  唐離抹了把臉:誰讓你亂摸。
  李歆梧聲音平板:你不僅意圖逃獄,還耍流氓。
  唐離惱怒:我們兩個,是誰在耍流氓?
  李歆梧一臉理所當然:自然是你,你用胸碰我的手。
  唐離理智快斷弦了:你!你這個人太壞了!
  李歆梧點頭:嗯。
  唐離冤得恨不得一頭撞死:我真是無辜的!你怎麼能這樣,審都不審,就胡亂給人定罪?
  李歆梧眸光一閃:你不無辜。
  唐離:怎麼?
  李歆梧嚴肅:領口開這麼大,一看就不是好人。
  唐離:這是唐門制服啊,怪我?
  李歆梧望著唐離的眼睛:眼睛是紅色的,一看就不是好人。
  唐離快哭出來:我這是天生的啊……
  李歆梧沉默了片刻,突然笑了一下,然而一瞬間後立刻恢復嚴肅冷硬的模樣:強詞奪理。
  唐離:……
  你方才是終於繃不住了嗎你這個混蛋?
  07
  今天唐離第二次被李歆梧投進牢裡。
  唐離無助:你告訴我要關我多久,我心裡有個數。
  李歆梧摸摸下巴:也就十天半個月。
  唐離驚訝之余也舒了口氣:那還好,你怎麼不早說,嚇得我……
  然而他還沒說完,李歆梧就打斷道:不過你現在逃獄而且耍流氓,要關八十年。
  唐離:……
  操操操操操操操!
  李歆梧保持著一張面癱臉轉身走開了。
  可是唐離很確定自己聽見他壓抑的笑聲了。
  唐離:媽的,狗官。
作者有話要說:  

  ☆、03

  軍爺日記:
  摸到胸了,嘿嘿。
  08
  為了讓李歆梧放鬆警惕,唐離在牢裡老老實實地待了兩天,不吵不鬧,努力改造。
  第三天午夜,唐離故技重施,把牢門鎖頭打開,躡手躡腳地往監牢外走。
  一路上非常順利,獄卒都像又聾又瞎一樣,唐離路過幾個值夜的看守時發現他們正在打麻將,吆五喝六的好不熱鬧,根本沒人理他。
  唐離松了口氣,剛邁出監獄大門,就看見李歆梧盤腿坐在緊靠大門邊的視覺死角處打坐。
  半夜三更,堂堂天策府統領,不他媽好好睡覺,跑到監獄門口,打坐。
  唐離在心裡把這個精神病吊在樹上抽了八百個來回兒,慌忙退回暗處隱了身。
  李歆梧冷笑一聲,站起來,鎧甲鏗然作響。
  唐離的心涼了半截。
  李歆梧走到唐離面前,湊到唐離頸窩嗅了嗅,嘴唇似有似無地刮過唐離的鎖骨。
  媽個雞的,肯定是故意的!
  唐離不敢再抱僥倖心理,怕李歆梧再幹點兒別的,於是忙顯了形:別聞了。
  李歆梧一挑眉,像只終於等到了獵物的狼:怎麼又是你?
  09
  有那麼一瞬間,唐離甚至懷疑李歆梧是故意等在這裡就為了抓自己的。
  唐離垂頭喪氣:你把我關回去吧。
  李歆梧想了想:你是怎麼跑出來的?
  唐離支支吾吾地:門沒鎖好……
  李歆梧目光犀利:你身上藏了能開鎖的東西。
  唐離緊張地咽了咽口水,如果被他沒收了自己嘴裡藏的東西,以後再想開鎖就難了。
  李歆梧一把鉗住唐離的手腕往監獄外拉:走。
  唐離掙扎:你幹嘛呀?
  李歆梧冷冷吐出兩個字:搜身。
  唐離隱約感覺危險:在這搜不行嗎?讓獄卒搜。
  李歆梧:不行。
  唐離站定:我不跟你走。
  李歆梧瞟了他一眼,一把把人扛起來往肩上一放。
  唐離奮力掙扎:你是軍官還是馬匪啊!救命!
  然而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理他,畢竟這裡是李歆梧的地盤。
  軍爺日記:
  太慢了,特意叮囑獄卒不許抓他。
  結果還是等了三個通宵。
  10
  唐離被李歆梧扛回自己的臥房,放在地上。
  李歆梧薄唇微啟:脫。
  唐離抓緊衣服:不要。
  李歆梧緩緩露出一個冷笑:我幫你。
  唐離帶著哭腔控訴他:你怎麼能這樣欺負我,我是冤枉的呀……
  李歆梧不為所動,抬手摸了一把唐離的屁股,自言自語:一定藏在這裡。
  唐離慌忙躲開,為了屁股的安全招供了:沒在那,在我嘴裡!
  還沒等唐離把東西吐出來,李歆梧突然一把按住他的後腦,低頭吻了上去,舌頭靈活地撬開唐離因震驚而微微張開的嘴唇,在口腔中肆意翻卷舔舐了一番,把唐離親得氣喘吁吁才放開他。
  唐離心跳如鼓,整個人都懵逼了,只是面紅耳赤地看著李歆梧。
  李歆梧掩唇一笑,又瞬間拉下臉。
  唐離回過神來:……你、你方才幹什麼!
  李歆梧冷冷的:搜查你的嘴。
  唐離一臉敬佩地看著他,簡直不知道得罵什麼才能配得上李歆梧的無恥。
  然而這時,李歆梧又一次湊了過來。
  唐離嚇得直縮:你還要幹什麼!
  李歆梧一臉凜然正氣:方才沒搜到,再搜一遍。
  唐離這才意識到自己嘴裡的東西還在,連忙一口吐了出來:就在這,別搜了!
  如果給他搜,搜一百次也搜不到!
  李歆梧一臉不開心地接過那東西,沉默了。
  似乎在思考計策。
  唐離警惕:你快把我關回去,要不我先自己回去了。
  李歆梧:不行,你方才再次意圖逃獄,不可不罰。
  唐離突然有種糟糕的預感:你要罰什麼?
  李歆梧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
  唐離:……
  大事不妙!救命啊媽媽我要回家!
  李歆梧再次把唐離抓起來往肩上一扛:走。
  軍爺日記:
  親到了,嘿嘿。
作者有話要說:  

  ☆、04

  11
  被李歆梧扛著的這一路,唐離腦補了幾十種不堪入目的場景。
  這並不是因為他喜歡,而是按照這個氣氛、這個節奏,接下來的事就應該是這麼發展的,小黃書裡都是這麼寫的。
  然後,到了地方,李歆梧把他放在地上。
  唐離一看,面前兩個大盆,一個盆裡是水,一個盆裡是堆積如山的衣物。
  李歆梧冷冷道:洗。
  唐離一時沒轉過彎兒來:什麼?
  李歆梧義正辭嚴:罰你洗衣服。
  唐離松了口氣,蹲下拿起一件衣物抖開一看,是一條褻褲。
  唐離嘴角一抽,先放下了,又拿起一件打開一看,還是褻褲。
  唐離又放下了,手伸到大盆最下面掏了一條出來一看,還是……
  唐離頓時感覺手要爛掉了:這都是誰的?
  李歆梧帶著一絲笑意:我的。
  唐離一臉糾結:你哪來這麼多!
  李歆梧理所當然:一天換兩次。
  唐離飛快地估算了一下然後整個人都崩潰了:那要攢多少天才能攢出來!你是不是有病!
  李歆梧沉下臉:洗不洗?
  唐離在水盆裡洗手:不洗。
  李歆梧:好的。
  唐離一怔,還以為李歆梧良心發現了,結果下一秒這個混蛋淡淡地說了句:那就拖出去斬了吧。
  唐離連忙抄起一條搓起來:我洗!洗還不行麼!
  媽的,狗官。
  就會欺負人。
  12
  李歆梧饒有興味地觀察著唐離屈辱的神情,聲音清冷又乾淨:仔仔細細地洗,裡外前後都要搓到。
  唐離聽著他的聲音,又抬眼看了看他的臉,簡直不敢相信一個長得這麼好看,嗓音這麼好聽的人,居然是這麼個變態。
  李歆梧面若冰霜地站定在唐離面前監工。
  於是唐離手中一條接一條地搓洗著各種花色式樣十分騷包的褻褲,然而一抬頭目光就直對著李歆梧的……
  襠部。
  整個人都不能更不好了。
  唐離只好低著頭奮力苦洗,想趕快從這個尷尬的場景中解脫出來。
  13
  過了不知道多長時間,唐離總算是把堆積如山的李歆梧的褻褲都洗完了。
  整個人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李歆梧不知從哪里弄了一套乾淨衣服,往唐離懷裡一遞:一身臭汗,快換了。
  唐離在牢裡蹲了這幾天,沒洗澡沒換衣服的,身上的味道的確也是不太好聞了,迫切地想換身乾淨衣服,於是乖乖接了過來。
  李歆梧又對著旁邊一個小房間努努嘴:進去換。
  唐離躊躇了一下,見李歆梧並沒有要跟著自己進去的意思,於是抱著衣服跑進去,做賊似的飛快地換上了。
  出去之後,李歆梧對唐離一伸手:拿來。
  唐離睜大眼睛:什麼?
  李歆梧冷冷掃了他一眼:你換下來的衣服,我拿去叫人洗了。
  唐離小心翼翼地遞過去,李歆梧一把接了,催促道:走,回牢房。
  唐離松了口氣,正要走,卻突然看見李歆梧拿著自己剛換下來的衣服,貼在鼻子上,嗅了嗅。
  唐離一臉臥槽:……
  李歆梧鐵面無私地正視唐離:這是搜查你的衣服裡有沒有隱藏毒物。
  唐離頓時很想死:……
  李歆梧像是怕他死得不夠徹底似的,加了一句:我鼻子很靈。
  唐離結結巴巴地:我、我覺著我還是自己洗吧,不敢勞動您老人家……
  李歆梧面色森寒:不行,走。
  唐離心情複雜地走了幾步,一回頭,李歆梧又捧著自己的衣服聞上了。
  這一臉陶醉的。
  唐離:……
  這個世界太髒了!太骯髒了!太污穢了!
  14
  唐離:軍爺,我斗膽問一句,您是不是變態?
  李歆梧凜然正氣:本統領懷疑你的衣服有毒,越聞越可疑。
  唐離:你就扯吧。
  李歆梧正氣凜然:閉嘴,走。
  軍爺日記:
  爽。
作者有話要說:  

  ☆、05

  15
  唐離被關回牢房後,又老老實實地待了幾天,這期間李歆梧動不動就過來,貌似鐵面無私地騷擾他,唐離深深覺得如果再不抓緊逃跑,自己的小雛菊恐怕就保不住了。
  於是,這天獄卒過來送晚飯時,唐離捂著肚子滿地翻滾:這位軍爺,我肚子疼。
  獄卒一拍大腿:唉呀媽呀,你可算是有動靜了。
  唐離如墜五里霧中:……你說什麼?
  獄卒面無表情打開牢門走進去:沒什麼,我看看你肚子。
  唐離咬著牙裝出疼得受不了的樣子,然後趁獄卒貼近時一拳招呼上去。
  獄卒捂著臉上躥下跳,原地轉了好幾個圈,慘叫著臥倒在地,腿兒還抽搐了幾下:啊!好痛!這就是傳說中的……追命箭……嗎……
  唐離目瞪口呆,整個被獄卒浮誇華麗的演技震驚了。
  並沒有箭啊!就算你很愛演很會演也要結合一下實際情況啊!
  16
  無論如何,逃跑的機會總是不容錯過的,唐離從獄卒仍然在不斷抽搐的身體上跨過去,第三次朝著自由的方向,奔跑。
  這回他學聰明了,跑到監獄大門口時機智地只探出一個腦袋,左看看,右看看,確認李歆梧並沒有在視覺死角處打坐,才放心地走了出去。
  然而剛邁出一步,李歆梧就突然從天而降,落到唐離面前,一臉“你怎麼才來”的表情:你又逃獄,當真目無法紀,毫無悔改之心,要重罰。
  唐離有氣無力:你方才躲在哪……
  李歆梧一眯眼:本統領需要躲?
  唐離改口:你方才在哪?
  李歆梧指指屋頂。
  唐離醉得醉舞九天:你在屋頂上幹什麼?
  李歆梧鎮定:看月亮。
  唐離抬頭看了眼烏漆墨黑烏雲密佈的天空,嘴角一抽:說得跟有月亮似的……
  李歆梧:放肆。
  唐離:好好好,我又放肆了。
  李歆梧:本統領要重重地罰你。
  唐離翻了個白眼:你又想怎樣?
  李歆梧摸摸下巴,冷峻道:你可會寫字?
  唐離:會啊。
  李歆梧:我這裡有幾篇公文要謄寫,就罰你抄公文。
  唐離松了口氣,天真地想,抄公文總抄不出什麼夭蛾子吧,於是這回沒用李歆梧扛著,乖乖地跟他走了。
  軍爺日記:
  這回等得更久。
  為了堵他,還在屋頂上淋了一晚上雨。
  要重罰!
  17
  隨著李歆梧進了他的臥房,唐離的視線不小心掃過了李歆梧的床,這一掃,唐離立刻就發現不對了。
  ——上次自己換下來的衣服,居然被李歆梧放在枕頭邊。
  皺皺巴巴的,而且好像……更髒了。
  李歆梧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面無表情地走到床頭,把那團衣服往枕頭底下一塞,隨即若無其事道:你看什麼?
  唐離的小臉一陣紅一陣白的:你……你把我衣服放枕頭邊幹嘛呀?上面沾的什麼東西?
  李歆梧沉默了片刻,強行岔開話題:公文你要好好抄,抄得不好我要罰你。
  唐離又羞又氣:你這個人好髒好下流,我不幫你抄。
  李歆梧輕輕喔了一聲,表情有點受傷。
  唐離心腸軟,看他這幅樣子,覺得自己剛才說的是不是有點過分,語氣就軟下來了:你把衣服還給我,我就不和你計較了。
  李歆梧眸光一閃:其實這不算髒。
  唐離:啊?
  李歆梧破罐破摔,貼近了鉗住唐離的手腕:還有更髒的,你想見識一下嗎?
  唐離:不要!
  李歆梧:晚了。
  於是半個時辰後,唐離面紅耳赤地坐在案前幫李歆梧抄公文,手抖得幾乎握不住筆。
  手酸,胳膊也酸,都快抽筋了。
  18
  李歆梧用籤子撥了撥火:暗嗎?能看清嗎?
  唐離紅著臉:我不想和你說話,我想洗手。
  李歆梧選擇性無視:餓嗎?
  唐離:不餓,我想洗手。
  李歆梧貼近了些:冷嗎?
  唐離身子一顫:不冷!我想洗手!
  李歆梧從後面一把抱住他:我冷。
  唐離崩潰地在李歆梧懷裡扭來扭去:你抱我幹嘛?鬆手!
  李歆梧冷冰冰:取暖。
  折騰了一會兒,唐離發現,論起力氣來自己這種以身法速度見長的刺客和李歆梧這種常年騎馬使槍的差太多了,於是只好憋屈地妥協,在李歆梧懷裡哆哆嗦嗦地抄著公文,李歆梧時不時用手碰碰唐離的胳膊,唐離一被碰就寫錯字。
  李歆梧用臉頰蹭蹭唐離的脖子:公文上不許有錯字,撕了重抄。
  唐離只好咬牙切齒地重抄。
  然而心裡已經把李歆梧五花大綁沉進海裡喂魚八百次了。
  突然,李歆梧的手,從唐離腰間一路下滑,滑到胯.部,然後一把握住了唐離的……那啥。
  唐離整個人瞬間就炸了:你幹什麼!你放手!
  李歆梧仍然冷冰冰:焐手。
  唐離:……
  焐你妹妹啊!誰焐手會把手放在別人的那啥上面焐!
  李歆梧一隻手在外面隔著褲子揉弄著,一手探進唐離衣服裡面,沉聲道:這也是焐手。
  唐離從沒與人如此親近過,李歆梧幾下子就摸得他全身顫抖起來,呼吸淩亂,蘸飽了墨的筆在紙上亂畫了好幾道。
  李歆梧含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再抄不好,二十大板。
  唐離喘著氣,難受地扭著:你、你這個狗官!
  李歆梧輕輕嗯了一聲,咬著唐離耳朵叫:汪。
  唐離被耳邊的熱氣與李歆梧磁性的嗓音一激,立刻就繳械投降了,毛筆在公文上劃出一道長長的墨蹟。
  李歆梧毫不留情:二十大板。
  唐離拽著褲子,身下一片濕.粘,難受得不行:都這樣了,你還欺負我……
  李歆梧憋著笑,在唐離屁股上啪啪打了兩下:這是兩大板。
  於是唐離就被李歆梧手動打了二十大板,屁股又疼,心裡又氣,可憐極了。
  打完了,李歆梧又拿出一套乾淨衣物:褲子髒了,換上。
  唐離在屏風後換好衣服,萬念俱灰地把髒褲子往李歆梧枕頭上一摔:拿去擼,狗官。
  李歆梧正人君子狀:看你生得乾乾淨淨的,怎麼如此下流?
  唐離眼含淚光,咬牙切齒地繼續抄公文。
  這回李歆梧不打擾他了,唐離偶爾抄錯兩個字李歆梧也不讓他重抄了,就是這麼法無定法,沒有辦法。
  唐離抄著抄著就睡著了,李歆梧把他抱到床上,摟著睡了。
  軍爺日記:
  嗚嗷嗷嗷嗷嗷嗷嗷!
  汪汪汪!
  爽。
作者有話要說:  

  ☆、06

  19
  第二天,在唐離的激烈要求下,他又被送回了牢房。
  這回他老老實實地待了好幾天,他也不傻,知道李歆梧是故意戲弄自己,既然如此怎樣都是逃不掉的,乾脆不掙扎了。
  這天獄卒送飯時試探著問:你肚子疼不?
  唐離:不疼。
  獄卒:你怎麼不疼呢?
  唐離翻了個白眼:我為什麼一定要疼?
  獄卒轟然倒地:那我肚子疼。
  唐離起來踹踹他:別裝了,假死了。
  獄卒灰溜溜地跑了。
  演技沒有得到充分的發揮,一點也不開心。
  20
  又平靜地過了幾天之後,李歆梧一臉不高興地出現了。
  唐離簡直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面對他。
  上次那天夜裡過後,唐離每次想起李歆梧臉上都有點兒燒,但是他又覺得李歆梧太變態了,不是好人,告誡自己一定不可以對他動心。
  李歆梧進了牢房,盯著唐離看了看,目光涼如秋月:你為何不逃了?
  唐離別開目光:你就等我逃,好找藉口戲弄我,那我偏就不逃。
  一陣漫長的沉默後,唐離感覺一隻大手按在自己頭髮上揉了揉,隨即耳邊傳來李歆梧清清冷冷的聲音:我沒戲弄你。
  唐離的心臟漏跳了一拍。
  李歆梧的神情突然變得很柔軟,欲言又止:我……
  唐離莫名地看著他,心跳越來越不受控制:你……什麼?
  李歆梧唰地換回冰山臉:我懷疑你在牢房裡挖暗道。
  唐離長出了口氣,也不知是失望還是如釋重負:我沒挖,你儘管檢查。
  李歆梧草草地四處看了一圈:有暗道。
  唐離:哪裡?
  李歆梧:你站起來。
  唐離狐疑地站起來往身下看:哪裡?
  李歆梧拍拍他的屁股:這裡,有暗道。
  唐離:……
  暗道你妹妹啊!死!變!態!
  軍爺日記:
  蹲了他半個月,風裡來,雨裡去。
  他居然說不逃了。
  要重罰!
  21
  李歆梧把唐離往床上一按:我要罰你。
  唐離奮力掙扎:你這個變態!
  但是李歆梧的力氣比較大,掙扎也沒有什麼卵用,獄卒們默契地集體消失了,唐離感覺自己被李歆梧的氣息整個包圍起來,黑暗的囚室仿佛就是全世界,只剩下他和李歆梧兩個人,除此之外的一切都靜止了。
  兩個人糾纏在一起,唐離努力地試圖制止李歆梧脫褲子的行為。
  然而李歆梧還是把褲子脫下來了。
  場面非常污穢,簡直不能好了!
  唐離又羞又惱:你說你要罰我什麼?我又沒挖暗道,你睜著眼睛說瞎話丟不丟人!
  李歆梧想了想,把唐離的手按在自己下.身:罰你褻褲沒洗乾淨。
  唐離頓時就懵逼了。
  李歆梧欺身壓上:你喊破喉嚨也沒人救你。
  唐離有氣無力:你終於露出馬匪的真面目了?
  李歆梧用手指輕輕摩挲著他的嘴唇:放肆。
  唐離順勢就咬了他一口:狗官。
  李歆梧點頭:既然你這麼說了,本狗官不能讓你失望。
  唐離有種不好的預感:你要幹什麼?
  李歆梧:你的嘴唇很漂亮。
  22
  半個時辰後,唐離崩潰地蜷縮在牢房角落裡,臉頰緋紅,嘴唇有點腫。
  李歆梧把他抱起來,放在大腿上,掐掐小腰:看我。
  唐離哭唧唧:我要漱口。
  李歆梧淡淡道:不許。
  唐離一口咬在他肩膀上:你欺負人。
  李歆梧由著他咬,一手摩挲著他的背,一手給他擦眼淚,突然沒頭沒腦地輕聲問了句:你喜歡我嗎?
  唐離抹了把嘴:喜歡個屁。
  李歆梧一臉不高興:那以後會喜歡嗎?
  唐離揪著他衣領子大力搖晃:不可能!我討厭你還來不及!
  李歆梧垂下眼簾:你討厭我。
  唐離憤憤地:廢話,我就是打不過你,不然我非打死你不可。
  李歆梧突然抱緊他:可是你以前明明說過喜歡我的。
  唐離:你瘋了吧。
  李歆梧冷冷地:不是我瘋了,是你忘了。
  唐離怔了怔,還沒來得及回應就被李歆梧再次撲倒在床上,他帶著一絲瘋狂的意味掠奪侵佔唐離的嘴唇,唐離口中還殘餘著一股淡淡的腥膻味道,李歆梧被刺激得愈發激動起來,手指探進唐離的衣服,渴求地撫摸著內裡炙熱光滑的皮肉。
  唐離推拒著他:你方才不是……有過一次了嗎?還要做什麼?
  李歆梧親吻著唐離的鎖骨:檢查暗道。
  唐離怒駡:操。
  李歆梧:好的。
  軍爺日記:
  他一點都不記得我了。
  難過。
  委屈。
  心裡苦。
  嗚嗷……
作者有話要說:  

  ☆、07

  23
  被他強迫著做點別的也就算了,真刀真槍地被上完全不在唐離的承受範圍內,他拼盡全力推拒著李歆梧,掙扎中不小心將李歆梧的衣領子扯了開,露出一片鼓脹結實的胸肌與漂亮的鎖骨,以及一枚被串起來掛在胸口的銅錢。
  那銅錢陳舊斑駁,下半圈密密匝匝地纏了紅線,似乎遭受過什麼衝擊似的,有些扭曲變形了。
  唐離上手碰了一下那枚銅錢,隨即像被燙了似的收回手:你身上戴枚銅錢幹什麼……
  李歆梧不動聲色地將衣領重新掩好:撿的。
  唐離又去扒他衣領掏出那枚銅錢:少騙我,你怎麼可能撿這種東西!
  李歆梧沉默了片刻:是一個戰死的兄弟給我的。
  唐離驚呆了,如遭雷劈:戰死?
  李歆梧親親他的嘴唇:他說這是他媳婦給的定情信物,讓我留好。
  唐離抹了把眼淚,看看李歆梧,又看看銅錢,再看看李歆梧。
  李歆梧不自在地咳了一聲。
  唐離突然一把捏住李歆梧的臉皮,一字一字咬牙切齒道:李——狗——蛋——!就是你!
  李歆梧鎮定地看著他:不是我。
  24
  唐離把李歆梧大敞的衣服又扯開了些,在李歆梧腰間一道不起眼的傷疤上狠狠掐了一把:你再裝!這是你七歲那年和野狗搶東西被狗追了三條街咬的!
  李歆梧冷笑:大膽,這是本統領在戰場上被狼牙軍刺的。
  唐離又把李歆梧左手袖子擼起來,指著上面的傷疤:這是你六歲那年爬樹掏鳥蛋掉下來被樹枝劃的!
  李歆梧一把把他按在床上,將腰帶抽了去:滿口胡言,這是本統領參加名劍大會時受的傷。
  唐離又去脫李歆梧的褲子:我記得你還有一次偷饅頭讓人家逮住拿鞭子抽,屁股都開花了!
  李歆梧罕見地把住褲子不讓脫,冷冷道:本統領屁股上的疤是……
  唐離又哭又笑地捶他:李狗蛋!就是你!
  李歆梧臉上一副開心到飛起的樣子,語氣卻冷冷的:你膽敢誹謗本統領,要狠狠地罰。
  簡直就像精神分裂,非常可怕。
  唐離激動了一會兒,發自肺腑地問:你以前那麼好,現在為什麼這麼變態?
  李歆梧不應,只輕輕親著他的臉,雨點般溫柔細緻的吻落在唐離額頭、眉心、臉頰、鼻尖,唐離也不似之前那麼抗拒他了,甚至還小心翼翼地將舌尖探進李歆梧口中,觸到李歆梧口中的滑軟時,唐離心神一蕩,似乎此生第一次和人親吻似的。李歆梧輕笑一聲,手指遊蛇般靈活地探進唐離衣下,一邊四處點火一邊慢慢剝去唐離身上的衣服。
  25
  唐離由著他剝,帶著哭腔回憶著:你還記不記得你那天掏鳥蛋從樹上掉下來,胳膊上全是血,還給我烤鳥蛋吃?
  李歆梧柔聲道:本統領不掏鳥蛋。
  唐離:你記不記得我被人欺負,你沖上去打他們,結果被他們圍著打,我嚇哭了,你還鼻青臉腫地逗我笑。
  李歆梧在他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胡說,只有我打別人的份兒。
  唐離:你記不記得我說自己是個怪物,將來娶不到媳婦,你說我可以娶你,還收了我一枚銅錢做彩禮……
  李歆梧:喔?不記得。
  唐離氣惱地咬了咬他的嘴唇:你明明記得,我爹娘嫌我紅眼睛不吉利不想留在身邊,送我去唐門學武,臨走那天你教給我離這個字,告訴我這是兩個人分開的意思,讓我別忘了你……
  李歆梧臉色一沉:結果呢?
  唐離心虛地低下頭:十年不見了。
  李歆梧:我記得你。
  唐離:我紅眼睛,好認。
  李歆梧冷笑:與這無關,你燒成灰我也認得你。
  唐離哭唧唧地湊過去親親他的嘴唇:李狗蛋!
  李歆梧唇角一挑:放肆,不許叫。
  唐離摟住他用臉蛋在他胸口蹭蹭:李狗蛋李狗蛋!狗蛋兒!
  李歆梧笑了:大膽刁民。
  唐離委屈:你不要再欺負我了,你說你要嫁給我當媳婦的,還收了我的彩禮。
  李歆梧強行岔開話題:本統領進暗道檢查一下,怎麼能是欺負。
  唐離這才反應過來,於是慌忙捂屁股,口不擇言道:你別,說好了我娶你的,你怎麼能對自己相公這樣?
  李歆梧把他壓住:李狗蛋答應你的,我又不是李狗蛋。
  軍爺日記:
  看見銅錢才想起來,不高興。
  還是要罰。
作者有話要說:  因為被鎖了,所以刪了一些描寫,咳。應該可以了。

  ☆、08

作者有話要說:  以下是拉燈後。
  找那個什麼什麼什麼的,去我WB好了……_(:з」∠)_
  27
  李歆梧心滿意足地扯過床單把唐離包起來,整個摟在懷裡親了親:還要嗎?
  唐離嚇得直往外掙:不!
  李歆梧有點小失望:好的,那明日繼續檢查。
  唐離一巴掌拍在他臉上:還檢查個屁!
  李歆梧嚴肅點頭:檢查個屁。
  唐離完全不想說話了。
  李歆梧把下巴抵在唐離肩上,用臉頰蹭蹭他的脖子,然後拿起胸口那枚變形的銅錢:它替我擋過一箭。
  唐離抬手揉揉李歆梧濃密的頭髮,像摸大狗似的。
  李歆梧柔聲道:它是你給我的,是你不希望我死,要我活著見你。
  唐離輕輕嗯了一聲。
  李歆梧:我好想你。
  唐離很感動:我也想你。
  氣氛十分溫馨甜蜜。
  李歆梧一臉深沉:天天想上你,想把你弄得亂七八糟,哭著求饒,身上每一處都沾滿我的……
  唐離:閉嘴,死變態。
  這時,非常愛演的獄卒高舉雙手走了過來,一看見兩人的情形就立刻閉上眼睛:統領我什麼都沒看見,嘻。
  唐離:嘻你妹。
  天策府還有個正常人嗎?李承恩你什麼脾氣?
  李歆梧皺眉,非常小心眼兒地用床單把唐離露出來的一小截脖子也擋上:你來幹什麼?
  一丁點兒也不給看。
  於是這時,獄卒身後一個唐門服飾的青年從暗處顯出形來,手中的千機匣抵著獄卒的後背,臉上戴著半張面具,另外半張臉上的表情精彩得無法用語言描述。
  28
  唐離怔了怔,隨即興高采烈地招手:師兄師兄!
  唐離的師兄,名喚唐晏,比唐離大三歲,自唐離十歲入門起便和他形影不離,每日同吃同睡同練功,一個編號二三三三,一個編號九五二七,兄弟感情非常深厚,這次見唐離失蹤多日便循著線索一路追過來打算劫獄救人。
  然而,萬萬沒想到。
  唐晏冷靜地吸了吸鼻子,看看李歆梧,看看唐離,再看看牆上那一灘糟糕物,陷入了可怕的沉默。
  怎會有如此□□之事!
  唐離紅了臉:師兄你不要亂想,聽我解釋。
  唐晏:我就是來看看你。
  唐離:師兄你什麼意思。
  唐晏真誠地看著師弟:你要好好改造,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唐離焦急地扭來扭去:師兄你聽我說。
  唐晏擺擺手,一溜煙兒跑沒影了。
  李歆梧:噗。
  唐離捶他:笑什麼!
  李歆梧冷酷:裡應外合,勾結逃獄,你說該怎麼罰?
  唐離嚇得臉都白了:不許再來了,好痛。
  李歆梧露出一個糟糕的笑容:不用那裡,我們來點兒別的。
  29
  唐離感覺自己看到了終極。
  軍爺日記:
  這樣又那樣了。
  咕唧咕唧劈裡啪啦滋溜滋溜啪嘰啪嘰。
  成功地變態了。
  30
  那次過後,唐離就離開牢房,可以自由活動了。
  不過每天仍然會被李歆梧安上各種奇奇怪怪的罪名,比如什麼吃飯沒把米粒吃淨浪費糧食罪,上茅房多用了一張草紙浪費草紙罪,早晨起來練功動靜太大打擾統領睡覺罪,然後扛回臥房這樣那樣,特別污穢特別髒,如果寫出來就是一本活生生的變態百科全書。
  唐晏每天打木樁做機關,和獄卒鬥鬥嘴,順便聽聽牆角,感覺自己也要變態了。
  但是李歆梧不讓他走,還給了他一堆不知從哪搞出來的圖紙和配方,讓他照著做。
  唐晏這些天聽師弟說了,李歆梧就是那個和他青梅竹馬一起長大,處處護著他,還收了他一枚銅錢當彩禮的人。
  唐晏知道以後,整個三觀都稀碎稀碎的。
  因為根據唐離的描述,他一直覺得師弟這段初戀是非常純真懵懂的。
  就是那種兩人多年以後相見,羞澀地掏出定情信物,說一句:你還好嗎。
  而不是,兩人多年以後相見,變態地掏出一根那啥,說一句:幹的爽不。
  或者……
  尿給我看。
  檢查暗道。
  跪下含好。
  屁股抬高。
  ……
  唐晏感覺自己都不想談戀愛了。
  太污穢了,一想起戀愛,就是一股那啥的味道。
  31
  一個多月過去了。
  傍晚時分,唐離就泡在木桶裡沐浴,把身上黏糊糊的東西洗掉。
  李歆梧突然推門而入,唐離條件反射地就是一哆嗦,捂屁股。
  李歆梧關上門湊過去,眼中閃爍著變態的光芒。
  唐離戒備:……你又要來!不許!
  李歆梧搖頭:猜猜今天什麼日子。
  唐離緊張地思索著,上次就是被李歆梧這麼問,自己說不知道,結果李歆梧說那天是大唐馬術節,為了歡慶節日,把唐離扛到馬上從天策府跑到青騅牧場又跑回來一路在馬上啪啪啪啪啪啪啪搞得唐離現在看見馬就腿軟。還有一次也是被這麼問,自己隨口亂說了個節日,結果李歆梧說不對,那天是大唐植樹節,為了歡慶節日,把唐離扛到小樹林裡壓在樹上啪啪啪啪啪啪啪搞得唐離現在看見小樹林就哆嗦。
  除此之外,還有大唐荷花節、大唐賞月節、大唐踏青節、大唐游泳節……總之十個有八個都是李歆梧瞎他媽編的。
  所以李歆梧這個變態這麼問的時候,就意味著……
  唐離從浴桶裡跳出來一言不發濕漉漉地裹上衣服就跑。
  李歆梧一聲輕笑,攔腰把唐離撈回來,拿起塊毛巾給他擦身子:你跑什麼?
  唐離:我不。
  李歆梧:嗯?
  唐離:不管什麼我都不。
  李歆梧一本正經:別鬧,今天七夕,帶你看個好東西。
  唐離指了指李歆梧的□□:看這個好東西?
  李歆梧哈哈大笑:你腦袋裡裝的都是什麼?
  唐離:……笑屁,都是你害的。
  李歆梧溫柔地親親他:不是,是別的,換上衣服我們走。
  32
  當唐離穿得乾乾淨淨整整齊齊和李歆梧一起站在集市人流熙攘的橋邊時,他才終於找到一絲安全感。
  畢竟人這麼多,李歆梧再變態也不可能當街那啥。
  嗯,應該不能……
  李歆梧從後面抱著唐離,握著他的手,微微彎著腰,把下巴搭在唐離肩膀上,完全不顧周圍人訝異的目光,輕聲細語道:馬上就開始了,你師兄做了一個多月。
  唐離臉上有點燙:是什麼呀?
  李歆梧親親他:倒數五個數。
  唐離很聽話:五、四、三、二、一……
  河面突然亮起一點珠光,以這一點為原點,明亮柔軟的光芒如同四散奔遊的魚,在水中飛速擴散開來,絢爛光點所至之處,又啟動了其它的機關,漸漸整條河上都盈滿了流光溢彩的花火,將河邊映得通明奪目,點點躍動流光如絞碎的金箔貼在浪尖上。與此同時,不遠處突然傳來一聲接一聲的炮響,大朵炫麗煙花沖上天幕,將黯藍蒼穹點亮,倏然明滅,交替不休。天上煙火與水中華光亮成一片,天上水下,皆被明黃橙紅耀得通明如白晝,那光焰明麗灼人,燒得人心窩裡都是又熱又燙的,燃燒後的迷霧如同飄渺天河,紛揚落下,又被夜風吹散。
  唐離的呼吸停滯了片刻,火光落在他暗紅色的瞳仁中,慢慢化了開:這是什麼……
  李歆梧輕笑:我的嫁妝。
  唐離感動得要命,淚汪汪地回頭看他。
  李歆梧親親他,掏出銅錢晃了晃:彩禮,嫁妝,都齊了。我們成親吧。
  唐離回身勾住他的脖子,狠狠咬了他一口,哽咽道:……嗯!狗蛋兒你對我最好了!你是我媳婦了!狗蛋兒狗蛋兒!
  李歆梧把唐離推倒欄杆邊吻住,良久,才眉眼彎彎地柔聲說了句:放肆,要罰。
  33
  天上,水上,煙火人間。
  你心,我心,地久天長。
  【全文完】 

Comment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回到此頁首